《星條旗報》報導,美國參眾兩院的軍事委員會3日就《2021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的最終版本,已妥協並達成共識。其中,2021年NDAA要求軍方無限期暫停「陸軍戰鬥體適能鑑測」(ACFT)的實施,直到對徵募與留營的完整評估報告出爐為止。

除對招募與留營的影響評估外,NDAA也要求陸軍應評估處在不同的環境中,是否造成受鑑測者的不利影響。此外,該調查報告應由獨立於五角大廈的研究單位進行。

這不是對ACFT開出的第一槍。在11月中旬,由退役女官兵組成的團體「服役女性行動網絡」(Service Women\'s Action Network, SWAN)便致函國會。敦促2021年版的NDAA暫停ACFT的施行,直到對女性官兵影響的獨立研究報告出爐為止。

SWAN主張,陸軍應該評估多項因素後才讓ACFT上路,如士兵為訓練ACFT而導致受傷的風險,招募與留營率的影響,尤其是對女性與年長官兵職業生涯的影響。

早在10月份時,民主黨議員陸天娜(Kirsten Gillibran)也致函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呼籲陸軍應研究ACFT對男女兩性是否公平,以及對醫務、法律、網路等不需要這麼高身體素質的軍職專長,設定不切實際的要求。

SWAN強調,ACFT於10月正式上路過於草率,因為還有太多士兵鑑測不及格。支持ACFT的人主張,肌力與體力在戰鬥中至關重要,不論軍職專長為何,每個士兵都應有基礎肌力與體能。

但SWAN認為,除強大的肌力與耐力外,道德、心理等其他素質也相當重要。當士兵花大量時間與精力來通過ACFT,將排擠對其他重要特質的重視。

甚至,截至2020年第3季為止,通過ACFT的女性不到50%,箇中原因在於軍方鑑測方式過於標準化。參與ACFT研發過程的男性平均24歲,女性人數僅16名,平均年齡23歲,所擬定的標準卻放諸各性別、年齡層一體適用。軍方說研究結果具80%的預測性,實在過於偏頗。

事實上,陸軍智庫早在2019年底便警告,ACFT過度高舉體能與肌力,卻忽略不同軍職專長(MOS)有不同的肌力與體能需求。儘管ACFT針對不同的MOS設定適中、特殊與高強度3種標準,但陸軍應針對不同專長需要的身體素質,客製化專屬測驗內容,而非訂定全軍通用的測驗型態。

此外,過度強調肌力與體能,造成短視的體能文化,最終陸軍只剩體能專長人才,而失去其他專才。對女性而言,兩性身體素質先天就不同,採取同樣成績標準,已是性別不平等,不利女性升遷。

ACFT各項目詳解。

女性先天上肢力量就不若男性,要投入更多時間進行弱項訓練,卻忽視身體整體的素質培養;加上爭取戰鬥職缺時,男女應機會平等,但實際上女性付出更多努力,成功機會卻更小。

甚至,ACFT讓訓練變得更為困難,招募與留營率恐降低。6大測驗的難度相當高,必須在現有MOS新增運動生理與訓練專長,培養種子教官並派往各單位指導訓練,這些非一蹴可幾,但陸軍卻於今年10月正式上路。

對於前述質疑,陸軍回應ACFT雖然已上路,但要到2022年才正式計算。為得就是讓部隊有更多時間訓練,以及考量到新冠肺炎大流行,導致全國體育館封閉使用。換言之,ACFT雖然取代傳統體能三項,但實施上一點都不倉促。陸軍甚至已針對部隊實測結果,調整成績標準。

由於ACFT不論性別、年齡,統一適用一樣的成績標準。特別是懸垂舉腿,大多數的女性都鎩羽在此一項目。先前陸軍「初級訓練中心」(CIMT)指揮官希柏德認為,不合格者多半是首次測驗此一動作,過於陌生而導致,未來將加強訓練技巧宣傳,並依據全軍測驗結果進行改善。

此外,針對論者認為預備役與國民兵缺乏場地與裝備訓練,希柏德指出已編列7000萬美元(約新臺幣21.9億元)購買裝備;但因為疫情關係,才導致相關設備無法到位。

至於運動生理與訓練專長人才不足方面,陸軍已推動「整體健康與體適能」計畫(Holistic Health and Fitness, H2F),將在2026年前部署專業健身團隊至現役110個旅級單位,全面提升士兵戰場運動表現。

文章來源:Congress has agreed on a $740.5B defense bill; here\'s how it impacts pay, ACFT, Space Force and more
文章來源:Group Wants to Halt ACFT Until the Army Assesses Whether It\'s Fair to Female Soldiers

(中時新聞網)

#ACFT #陸軍戰鬥體適能 #科學化訓練 #NDAA #肌力與體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