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樂團在國立臺灣博物館古生物館開唱。(好多音樂提供)
脆樂團在國立臺灣博物館古生物館開唱。(好多音樂提供)

脆樂團昨晚起連兩天在台灣博物館舉辦「我在黑暗的盡頭等你」演唱會,團員Skippy開心表示:「演奏時偷偷回頭看身後的恐龍化石,有種回到小時候的單純美好,幾乎是夢想成真的感覺。」脆樂團這次花了半年溝通才如願在台灣博物館古生物館開唱,兩人還在演唱會套上恐龍頭套,化身樂團「恐龍的皮」演唱All My Friends Are Dead。

現場不只歌手忙碌,脆樂團也安排「傳送遊戲」給觀眾,觀眾需傳遞恐龍玩偶,音樂停止時,哪名歌迷拿著恐龍玩偶,就要執行站著看演出、搖呼拉圈等各種指令,為演唱會增添趣味。對於在台灣博物館開唱,Skippy直言超開心,「演奏時回頭看身後的恐龍化石,有種回到小時候的單純美好,幾乎是夢想成真的感覺。也許是被化石包圍,特別能感受時間的重量,也因為與觀眾很近,覺得那份連結更加強烈。」

丁丁表示能在台灣博物館開唱是夢想成真,「7年前就讀研究所時,很常來博物館咖啡廳寫論文,這裡也陪伴了我們一段時間。」被問到覺得自己像是哪種恐龍,丁丁認為是三角龍,「雖然看起來駑鈍笨重,實際上非常強,與暴龍對抗也完全不會輸,是非常厲害的草食性動物,而且長得可愛。」Skippy則自認是迅猛龍,「感覺動作跟思緒都很敏銳,跟急性子的我很像。」

(中時 )

#恐龍 #博物館 #脆樂團 #台灣 #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