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第七聯隊林姓三等士官長,在任職測評戰研隊飛機機械士期間,遭同單位的女通電官檢舉性騷擾,性騷擾申訴會調查後認定成立,遭空軍司令部記大過2次並勒令退伍,林男提起申復、訴願都失敗,遂提起行政訴訟,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不採信其主張,判林男敗訴,可上訴。

女通電官檢舉指出,林男趁她重病時,將她帶到小木屋內獨處,並趁她意識不清時毛手毛腳,甚至將她鎖在小木屋內,限制人身自由。性騷擾申訴會調查後,認定林男2019年9月11日碰觸胸部行為成立性騷擾,空軍司令部依申訴會建議記2大過,勒令林男退伍。

林男提告主張,他沒有碰觸女子胸部及下體,被控刑事強制猥褻罪當未判決確定,申復會決議違反無罪推定原則。當時他是為了照顧女子,協助女子躺臥、拉被單、幫扣上衣扣子等,沒有性騷擾犯意,不知女子感到被冒犯,但願意認錯,申復會未完整審酌對他有利的事項,違反行政中立客觀原則。

合議庭認為,申訴會、申復會組織及程序都合法,認定成立性騷擾也不違反論理法則及經驗法則,林男雖否認性騷擾,但女子與林男平日相處正常,案發後卻悶悶不樂,經其他女同事詢問後,才表示懷疑昏迷時遭人撫摸身體,顯然沒有陷害林男動機。

此外,女子身體狀況危急時,林男未尋求醫療支援,反而單獨帶女子進入小木屋休息,且頻繁進出小木屋,女子恢復意識時表示要打電話求助同事,林男也要求同事不要回報,明顯不合常情,故不採信林男主張。

(中時 )

#空軍 #性騷擾 #女軍官 #士官長 #勒令退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