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王鳳奎專欄】很多朋友看到我的LINE大頭照,都不免會問:「那真的是你嗎?」是的,真的是我在溜輪鞋。我在大學時曾代表學校滑輪社參加大專滑輪競速賽,不過那個年代滑輪是四輪式的,我可以舉腳,可以劈腿,可以跳躍,可以自旋,可以外點跳一圈半。我從來沒有正式學過溜輪鞋,完全是小時候與一群玩伴以溜輪鞋頑皮搗蛋而不小心練成的滑輪功。

從台南單純的公家宿舍社區搬回台北複雜的違章建築社區,為了防止我在「變壞」,父母對我只能以打罵方式嚴加管教,但還是阻止不了我頑皮愛玩的本性。但是貧民窟的父母為討生活根本自顧不暇,對於孩子大都是放牛吃草,所以我們這群愛玩的孩子就得「窮則變、變則通」,懂得想辦法「自得其樂」,整個違章建築區及周遭只要有好玩的地方都成為我們的「遊樂場」,其中在我們社區巷子口的中視/中廣園區就成為我小時候最大的遊樂區。

當時的中視/中廣位於現在仁愛路與建國南路路口的帝寶社區,而我們違章建築區的巷道盡頭為中視的攝影棚及道具倉庫區,許多大型道具會放在室外堆積,而這些道具就成為我們同夥孩子的樂高積木,我們會利用道具搭建藏匿密室及建構密室逃脫的通道。中視/中廣四周雖有高牆,也有警衛看守,但我們總是有辦法翻牆,成群結隊偷溜到戶外的道具區,如果警衛發現,有時我們會躲進密室,與驅趕的警衛玩起貓捉老鼠的遊戲。久而久之,我們反而與警衛熟識起來,只要我們不是太過分,他們也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攝影棚錄製的節目如果需要觀眾,還會找我們去充當觀眾。有一次奧斯蒙兄妹到中視來錄節目,我們還被動員去充當粉絲,在中視大樓門口喊叫歡迎他們。因為住在中視附近,我們在街頭遊戲經常會遇到明星,其實中視周遭也住了許多明星,在我們社區巷道轉角公寓的隔壁就是名製作人周遊的住家,經常可以看到明星在她家進出。

我從小就精力旺盛,父親鼓勵我多運動以消耗體能,他認為運動可以培養强健的身體,以利日後沒有腦力讀書,也能有體力做工。所以我從小就學會各式運動,包含國術、棒球、桌球、游泳等。有一陣子不知為什麼台灣風行溜輪鞋,我們社區有好幾個同夥都有輪鞋,父親熬不過我的請求,也買了一雙給我。因為當時中視大樓下的騎廊是由大理石鋪成的,就理所當然地成為我們的溜輪鞋場。

我們這群同夥的頑童就經常在中視大樓下溜來溜去,好不快活,因經常看到漂亮的女明星出入中視大樓,我們漸漸也練會一些溜輪鞋技巧,溜到美女前面炫耀。也不知是誰先提議,我們開始會輪流在美女旁故意碰撞溜倒,然後偷看美女的裙內風光,再告訴大家是什麼顏色的內褲。一天看到一位穿著非常時髦的女星經過,便輪到另外兩個同夥去執行偷窺任務,回來後,年紀較小的說:「是黑色!」年紀較大的拍了年紀較小的腦袋笑說:「笨蛋,那是沒穿啦!」從此以後,只要是黑色,我們會再派另一組人馬去做確認。

(待續)

作者為東海大學EMBA教授

照片由作者提供

●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中時新聞網)

#中視 #輪鞋 #社區 #同夥 #滑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