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陸天災不斷,新冠疫情之外還有長江水患,其中長江水患除了在長江流域一帶釀重災,甚至還「淹」到國銀;一宗「兆恆水力發電」聯貸案,國銀總曝險部位高達等值20億台幣,正因為長江水患,使得公司還不出錢,現在已到了要打跨國官司的階段,也使多家銀行在今年底、明年初,還要再進行新一波提存、打呆。

據金融圈知情人士透露,兆恆水電在長江水患時,位於四川的數個發電站被洪水沖毀,更嚴重的是,因為長江水患一度使三峽大壩陷入危機,當時大陸當局要求該公司「全力配合洩洪」以免大壩支撐不住,這使兆恆水電完全無法作水力發電的主力營運、現金流因此中斷。

和兆恆水力發電幾乎同一時期發生問題的,還包括了Kingsbridge衛星公司國際聯貸案,同樣有還本困難的問題。兆恆水力發電這宗聯貸案,目前在各國銀之間的曝險餘額計有彰銀1,291萬美元、合庫1,259萬美元、台銀及兆豐、安泰則各850萬美元,遠銀378萬美元、永豐及台企銀各630萬美元;Kingsbridge的國銀曝險餘額,則包括兆豐銀1,238萬美元、一銀825萬美元、安泰銀792萬美元,至於元大銀原本亦在該兩案都有部位,但已在11月份透過一次性的100%提存,把所有曝險部位全數歸0。

不論是兆恆水電或是Kingsbridge,由於水患及新冠疫情等影響使原本銀行團看好「有前景」的公司,頓時「豬羊變色」,每家銀行都很無奈。銀行團成員對此指出,兆恆水力發電,不僅由知名投行摩根士坦利出來當管理銀行,甚至大摩旗下的「基礎建設基金」還投資該公司10年之久,且大摩等三大基金公司持股達49%,形同對該案的「品質保證」,當時大家都很有信心。

但沒想到今年以來前有新冠疫情,後有長江水患,而長江水患對該公司而言,更形同「壓死駱駝最後一根稻草」,不僅導致該公司更無力還債,此時還發生負責人疑似透過關係人交易挪移公司資產的弊端,最後引發銀行團向公司負責人提出跨國訴訟,展開債權保衛戰。

Kingsbridge則是另一個優質公司慘遭疫情崩壞的例子。據金融圈知情人士指出,Kingsbridge背後為知名的歐系私募基金Permira所投資,而Kingsbridge也是全球知名的衛星公司,過去尤以全球各地的體育賽事、音樂會、演唱會等為轉播重點,不過新冠疫情來襲快一年,全球多場跨國體育賽事、大型演唱會等活動停擺,也使這家公司幾乎沒有轉播營運收入,而該公司原本也有以出售,或是處份資產來還款的規劃,但也全部因為疫情而執行「碰壁」,而該公司原本要配合5G轉型的計畫,亦因為技術上的問題無法克服而不能執行,終於演變為銀行接下來要面對的逾放問題。

經過這二個案子,國銀業者之間也記取了教訓,一是天災人禍得防,再好的「名牌」,也不能當作永久的「品質保證」,例如,這二件聯貸案都是知名老牌大型外資銀行出任管理銀行,但仍然出事,二是外商管理銀行來對聯貸案招兵買馬時,其「動向」也必須關注。據了解,上述兩案外資銀行在先前已賣出了若干部位,在不少國銀眼中看來形同「事先跳車」,未來在國際聯貸案的評估上,國銀與外銀之間還剩下多少的互信,亦有待觀察。

(工商 )

#彰銀 #全球 #安泰銀 #國銀 #長江水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