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游錫堃院長今出席「民主的浪漫之路:雷震傳」新書發表會」,游錫堃致詞以孟子「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形容雷震,是大丈夫中的大丈夫。

他說,雷震1949年來到台灣,50年代出版自由中國,是那個年代相當具有代表性且重要的自由主義思想人物。在台海局勢穩定後,對蔣家政權有不同的建議及批評,尤其對於當局侵犯人權、威權體制、擴權、違憲等持批判的角度。更要求要落實民主憲政及地方自治,這些思想都可以看得出來雷震先生對台灣的民主發展具有影響。

游提到,他看了沈建德先生提供的資料,1946年到1972年聯合國有31項決議,其中就有建議香港獨立。但是當時香港菁英選擇回歸中國,回歸就是族群認同的思考。雷震是浙江人,之所以能可以領導台灣自由民主思潮,在於超越族群認同思考。

他說,如果族群認同思考超越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或許就沒有這樣的地位,香港因為回歸才有反送中、港版國安法,雷震先生這個想法真的很值得尊敬。

游補充,終生不穿和服的林獻堂先生,228事件後主張回歸,1952年他寫了一段話:「別來倏忽已三年,相見扶桑豈偶然。異國江山堪小住,故園花草有誰憐,病體苦炎歸未得,束裝須待菊花天」。

游錫堃提到,一個世代的決定如果不夠理想,對後代也會有所影響。台灣是華人世界第一個、唯一的民主國家,一定要好好珍惜現有的成果。

(中時 )

#雷震 #游錫堃 #回歸 #大丈夫 #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