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獎頒獎典禮上,奪下「最佳台語女歌手獎」的朱海君上台時表示,自己是高雄來的孩子,雖是客家人,但選擇唱台語歌,「我不太會講台語,但我很認真在唱台語歌,沒想到今天能站在這裡領到這個獎。」

客家庄愛唱歌的風雲小人物

朱海君愛唱歌,從小就是庄頭裡的風雲小人物。(攝影/Carter)
朱海君愛唱歌,從小就是庄頭裡的風雲小人物。(攝影/Carter)

這一席話再次勾勒起朱海君成長的點點滴滴,她是高雄美濃客家人,「我講話沒有客家腔,所以出外求學、工作時,一直被以為我是個不會講台語的閩南人」,也因此常常被問到,為何唱台語歌,而非客家歌?對於別人眼中理所當然的為什麼,反而更對照出她的簡單與天真,她就是喜歡「唱歌」這件事而已。

小時候,在父親的計程車、娃娃車上都是聽經典台語歌,「我念幼稚園時,雖然聽不懂那些台語,卻會跟著哭了」,加上堂哥愛唱歌,常聽羅時豐、李茂山、蔡小虎的歌,「我還記得第一首會唱的台語歌是楊宗憲大哥的『誰人甲我比』」,聽她娓娓細數,那些天真無邪唱台語歌的童年時光,只要唱歌就有姑姑、伯父包紅包給她,「那時候,我在庄頭已經算是有點知名度的風雲小人物,如果在流水席上去唱歌,還會有人頒獎」。

跳脫舒適圈 唱出自己的路

朱海君〈花開的時〉專輯。(攝影/Carter)
朱海君〈花開的時〉專輯。(攝影/Carter)

在開明的家庭長大,父母提供她發掘自我,探索興趣的成長空間,因為小學時不愛唸書,原本只是愛唱歌,但母親決定將她送到專業老師那邊學唱,開啟了到處參加比賽的生涯,展現驚人的唱歌天賦,這時諧星上身的她突然搞笑說,「我媽是標會幫我付學費,所以我很感謝,這一路上跟媽媽綴會仔(註:跟會的意思)的婆婆、阿伯,沒有你們就沒有我的學費」。

比起很多人闖蕩演藝圈艱辛,得靠機運,她認為一路走來很幸運,從小就知道自己未來的路,就算北漂異地生活,剛出道時也不需要適應,更不曾猶豫該不該走這條路。

在唱片公司刻意栽培下,朱海君的歌路一直是大眾市場取向,婆婆媽媽傳唱度高,只要推出專輯就是票房保證。「我有一陣子陷入低潮期,覺得自己一直原地踏步,雖然大家都會唱我的歌,但那不是我要的」,她說唱了十多年,很想要跳脫舒適圈,雖然從道地台語轉換到新台語,選擇走上一條很孤單的道路,然而在2017年《等天光》那張專輯,就迎來首度入圍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歌手獎的肯定。

雖然保持一年一張專輯的發片頻率,2018年《思念來借過》專輯並沒有乘勝追擊,反而有了沉澱的醞釀。「因為乎我期待春天,所以有冬天,這是一種美,心內畫一幅好天氣」,如同〈花開的時〉歌詞裡唱的,時隔一年,時機成熟,她終於獲得金曲獎「最佳台語女歌手獎」的殊榮肯定。

主持戲劇 多方嘗試

新專輯即將在年底發行,她笑說現在每張專輯,都要以金曲獎為目標而努力。有過主持、戲劇演出,問她接下來還想嘗試什麼?中華藝校影劇科畢業的她,聊得更加起勁了,「我很愛演戲,前陣子很想要演反派」,現場立刻對自己鄰家女孩的外型叫屈,性格開朗、笑聲爽朗的她,明明就是一個沒有偶像包袱的台語歌壇天后,「我也想主持料理節目,想要藉由美食節目,來滿足老公的胃,可以學到又賺到錢」,聽她認真聊著「NO式牛肉麵」,連經紀人也在一旁點頭比讚。

她說喜歡做菜,不論煎魚、燉肉,更喜歡音樂,生活中無時無刻都有一首歌,家裡如果少了音樂,就會給人冰冷的空間感,而她樂觀隨性的個性,採訪時也能感受到溫暖的親和力。

本文作者:陳婷芳

《Takao樂高雄》2020/12 NO.12
《Takao樂高雄》2020/12 NO.12

(中時新聞網)

#台語 #朱海君 #新科金曲 #客家庄 #最佳台語女歌手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