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創生的風潮吹進鹽埕巷弄,這兩年增加許多新亮點,10月初試營運的「廢墟Bar」從整修期就受到關注,連設計師都搖頭的81歲殘破老屋,變身頹廢工業風酒吧,荒廢30年的空間再次點燈,成為鹽埕生活的一部分。

原本的樓層板早已毀壞,保留挑高空間,讓老紅磚外露,時間刻寫的殘破感無法複製。(攝影/曾信耀)
原本的樓層板早已毀壞,保留挑高空間,讓老紅磚外露,時間刻寫的殘破感無法複製。(攝影/曾信耀)

命中註定的相遇

7年前,「廢墟Bar」屋主高堂祐在鹽埕區尋找落腳地,看見老屋出售訊息,第一次邂逅的景象至今依然清晰,久無人居的老宅形同廢墟,榕樹根佔據牆面,無樓板的挑高空間通透敞亮,陽光射入打亮一隅斑駁,一陣風揚起屋內微塵,夢幻空靈,擁有老靈魂的高堂祐一見傾心,可惜當時無法負擔房屋價格,只得忍痛放棄。

或許高堂祐就是命中註定的有緣人!為了實現攝影師斜槓經營民宿的夢想,3年前開始尋找可做為合法民宿的物件,意外發現老屋尚未出售,與原屋主幾經協商議價,終於在小女兒出生的那刻成交,「不是我找到房子,是這棟房子找到我。」買下前後相連的兩棟長型街屋,後棟面向「大溝頂」,隱密安靜適合民宿,面對瀨南街的前棟,改裝成咖啡館和酒吧的複合空間,以乍見老屋的第一印象命名「廢墟Bar」。

半根圓柱突兀的鑲嵌半空中,是昔日「致美齋飯店」存在的痕跡。(攝影/曾信耀)
半根圓柱突兀的鑲嵌半空中,是昔日「致美齋飯店」存在的痕跡。(攝影/曾信耀)

歲月灌溉鹽埕樹屋

「廢墟Bar」前身是1951年知名的「致美齋飯店」,當年是高雄少數能舉辦室內宴席的場所,後來餐廳擴大經營搬離,由「振聲無線電傳習所」進駐,經營無線電發報與電子零件修理,隨著鹽埕商圈沒落,建物產權幾經轉手,直到高堂祐接手前,已30年無人居住。

高堂祐決定在結構補強的基礎上,保留建物的殘破感,諮詢擅長老屋整修的建築師,在舊磚牆內建構新的獨立鋼架,支撐三樓樓層板和頂樓舊樑柱,清理殘破的牆面,日治時期的紅磚外露,展露時光洗鍊過的滄桑韻味;屋頂榕樹恣意生長,樹根順著牆面向下蔓延至騎樓,緊緊包覆半面牆壁,刻意退縮騎樓空間,維持老屋與榕樹相依共生。

二樓的高度,半根圓柱突兀地嵌進牆面,隱約可窺昔日致美齋飯店的風華;通往二樓的階梯保留早期磨石子欄杆設計,無法復刻的歲月感,不如留下殘缺美,自然光灑落梯間,明與暗的幾何光影,結構了廢墟樣貌。

從門口魚菜共生的系統摘取新鮮薄荷,調一杯蘭姆酒香濃郁的Mojito。(攝影/曾信耀)
從門口魚菜共生的系統摘取新鮮薄荷,調一杯蘭姆酒香濃郁的Mojito。(攝影/曾信耀)

釋放壓力的街角小酒吧

本業為攝影師,高堂祐對美感相當要求,親自打點室內陳設,為斑駁老屋注入工業風的粗獷,黑色鋼鐵、皮椅、老照片和酒瓶搭配紅磚牆,自然流露陳舊頹廢風。走上二樓,鋪上人工草皮的小空間如VIP包廂,居高臨下眺望「廢墟bar」老屋全貌與鹽埕街區,三樓未來將規劃成街區故事館,可做為展覽及社區教室。

日光漫溢挑高空間,如誤闖時間靜止的縫隙,夜裡點亮投射燈,又是另一場慵懶迷離。店內提供咖啡、茶飲、自製果醬汽泡飲、生啤酒及簡單調酒,下酒菜和鄰近的知名小吃合作,「我想營造一個沒有壓力的舒服空間。」高堂祐回憶起歐洲旅遊時,泡在街角小酒吧的愜意,「早上進來喝杯咖啡,下班溜過來喝兩杯小酒,聊聊天、釋放壓力再回家。」像瀨南街的小客廳,招呼串門子的鄰居、遠到而來的老朋友、慕名而至的新朋友。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酒後不開車,安全返家」

屋主高堂祐本業為攝影工作,為廢墟留下各時期的照片,也歡迎攝影工作者借場地取景。(攝影/曾信耀)
屋主高堂祐本業為攝影工作,為廢墟留下各時期的照片,也歡迎攝影工作者借場地取景。(攝影/曾信耀)

廢墟Bar

地址:高雄市鹽埕區瀨南街205號

電話:0932-828-922

時間:週二至週四、週日11:00-21:00,週五至週六11:00-23:00,週一公休

FB:廢墟Bar X你好哇.寓所

本文作者:李曉萍

《Takao樂高雄》2020/12 NO.12
《Takao樂高雄》2020/12 NO.12

(中時新聞網)

#廢墟 #樹屋 #老屋 #小酌時光 #廢墟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