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簡秀枝專欄】疫情,讓音樂才子,留在台灣,而國家音樂廳的耀眼舞台,第一次完整留給台灣子弟,同時留住遠飛不得的熱情樂友們,響亮掌聲與滿滿祝福。

2020年新逸交響樂團年度公演,於12月6日下午在國家音樂廳舉行,樂曲的巧心安排,不同凡響。

尤其長相英挺的小提琴新秀李齊,在拉奏布魯赫《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展現明星級台風,以及專業音樂家的音色,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6日接受友人贈票到國家音樂廳,第一次接觸新逸交響樂團,上半場除了開場的威拉爾的《小丑晨歌》外,配合新逸合唱團演出數首通俗歌曲,包括拈花、黃昏的故鄉、思慕的人、甜蜜蜜、魯冰花、菊花台。

流行歌曲被譜成交響樂曲,帶進國家音樂廳,老少咸宜,然而演出水準一般,連領唱女歌音蔣啓真的表現,都不如前次在台中歌劇院,讓人有著些許失望感。

然而,下半場,情況丕變。

德國浪漫樂派作曲家布魯赫(Max Christian Friedrich Bruch,1838-1920)的力作《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深情優雅又具有歌唱旋律性,吸引住大家的注意力。

這首有著3個樂章的曲子,創作於1865年,翌年首演由作曲家親自指揮,從第一樂章前奏曲的快速音群獨奏演出,到次樂章的抒情慢版,以及終章的精神抖擻,加注了匈牙利吉普賽風味,展現異國情趣,十分動聽。

而拉奏該曲的年輕樂手叫李齊,白襯衫黑長褲,一臉清秀俊美,當他登上舞台,琴弦一起,淳厚澄澈,在快板樂章中,有如行雲流水,十足炫技;慢板樂章𥚃,則深情款款,絮語呢喃,感人肺腑;連夾雜吉普賽風的終樂章,也展現千里飄泊下,悲壯豪邁氣息,餘音繞樑。

李齊是在台灣接受音樂啓蒙,出國留學,贏得茱莉亞音樂學院、舊金山音樂學院⋯等完整學歷,征戰無數國際比賽,成績亮眼的小提琴奇葩,更難得的是,他跨領域參與影視表演、品牌代言,累積了不少明星光環,倍受各界關注與期待。

因為疫情,李齊留在國內發展,廣被聚光燈照射,音樂的專業之外,影視表演,更豐富了他的人生體悟,台前幕後,自在轉換,國家音樂廳的專業演出舞台上,他成熟穩重,收放自如,令聽眾喜出望外,大加讚賞。

同屬於20世紀浪漫樂派的義大利作曲家雷斯皮基(Ottorino Respighi,1879-1936),他的作品融合了印象派和新古典主義風格,對16-18世紀的音樂有深入獨特的研究。

管絃樂作品「羅馬三部曲」,即《羅馬節慶》、《羅馬之泉》以及《羅馬之松》,讓他在管弦曲目中,擁有特別地位。

新逸交響樂團即以雷斯皮基的《羅馬之松》作為壓軸演出,果然華麗多變,令人讚賞。

這首曲子,描述許多特殊場景,例如,刺目耀眼的正午時分,艶陽高照的特萊維噴泉;孩童在廣場嬉戲耍鬧的可愛模樣,還有競技場上揮汗如雨的鬥牛士的搏命演出。樂曲成功地把羅馬古城的豐盈歷史、文化題材,完美詮釋。

擅長管弦樂、室內樂與歌劇的雷斯皮基,煞費苦心,他在傳統管弦樂團中,加入許多樂器,像管風琴、鋼琴、鋼片琴、鐵琴、曼陀林和鈴鼓,讓整個演出精彩絕倫。

尤其他在古典音樂中,使用留聲機,把夜鶯啼叫聲,巧妙加融入樂,令人嘆為觀止。

久違的管風琴今天下午為這首羅馬之松開奏,而且在樂曲尾聲,12位銅管樂手從邊門,井然有序加入演出,壯觀景象,令人印象深刻。

值得一提的是,新逸交響樂團指揮姜智譯、樂團首席王逸超,都身兼指揮與小提琴家,當演出結束前的安可曲時間,除了演奏版《望春風》之後,首席王逸超把手上小提琴遞交給指揮姜智譯,讓賓主易位,王逸超拿起指揮棒,扮演指揮角色,而姜智譯也立即變身為獨奏樂手,拉奏起大家耳熟能詳的《快樂出航》,台上默契演出,台下擊掌助興,共同把氣氛炒熱,劃下賓主盡歡的圓滿句點。

疫情,對台灣樂手與觀眾來說,並非全然壞事,不但偌大音樂廳,完整留給樂手,而擁有十八般武藝的音樂才子們,動靜之間全是戲,真的令人驚嘆叫絕。

作者為典藏雜誌社社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中時新聞網)

#羅馬 #國家音樂廳 #樂章 #李齊 #新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