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積電、聯電兩大晶圓廠業績持續飆高的此刻,另一家台灣晶圓代工廠力積電也將在12月登上興櫃。從記憶體廠轉型至今,力積電董事長黃崇仁的兩路規畫,能讓力積電自此走得穩健?

「大家都這樣說嘛,看你要落跑、還是要跳樓,沒有人說你去還(債務)嘛!」說話不掩直率性格,力晶積成電子製造(簡稱力積電)董事長黃崇仁說起力晶科技2012年下櫃、面臨1千2百億元負債的那段日子,沒人相信力晶能夠存活下來,他卻篤信自己有一天一定能夠回歸資本市場,大聲宣告「力晶回來了」。

這一天,8年後真的來到。8年前的2012年底,力晶股價剩下0.29元下櫃,27萬名股東手上的股票淪為壁紙,如今,力積電在未上市流通價每股逼近50元,遠高於上興櫃參考價33.8元。市場熱度不斷增溫,黃崇仁成為媒體寵兒,各家媒體爭相報導他在興櫃前說明會所放送的「做晶圓代工被訂單追著跑」利多,儼然重返榮耀之姿。

對力晶股東而言,歷經2019年開放認購力積電、今年力晶減資換股,一張力晶股票變成750股的力積電,加上250股的力晶,藉由力積電登上興櫃,這些慘套的力晶股東終有機會一吐悶氣。

如今來看,力積電能一掃八年陰霾,歸功於兩件事:其一,從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分割部分工廠轉型晶圓代工,並同步強化原有的記憶體事業;其二,2008年起把力晶分割成力晶科技、力積電(前身為鉅晶電子)兩家公司,由力積電接收晶圓廠,負責製造生產,力晶如今成為持股力積電26%的控股公司。

力積電自結2020年前10個月的營收達377.94億元,EPS(每股稅後純益)1.03元,比去年亮眼。放眼未來,力積電已宣布斥資2780億元,在苗栗銅鑼投資兩座12吋晶圓廠,大力擴充產能,轉型的路愈走愈積極。

當年攻DRAM陷巨虧

轉而鎖定晶圓代工

談起轉型過程,黃崇仁直言技術實力很重要,「如果我們不強,要轉型是不可能的。」回顧一二年下櫃前,力晶仍是以DRAM為主力產品,2008年至2012年DRAM價格一路崩跌,力晶、茂德、南亞科等多家台廠莫不陷入巨大虧損。

「DRAM是一年賺、一年又不賺,這讓我耿耿於懷。」黃崇仁指出,為了分散風險,「當時我就想要從晶圓代工開始做。」 而第一個著眼的項目,就是顯示驅動晶片。

當時力晶背負千億元債務,正面臨P3廠要被法拍的威脅,廠若被拍賣,無異是斷了生機,黃崇仁於是出面說動金士頓創辦人孫大衛,請金士頓買下P3廠設備,讓力晶得以繼續代工事業。

群益投顧董事長蔡明彥解釋,「三星早期很多DRAM舊廠,都轉做高壓製程,投入生產顯示驅動晶片。」台灣的世界先進也循同樣模式,從DRAM廠成功轉型成為晶圓代工廠,顯示黃崇仁的想法並非天馬行空。甚至早自1999年,力晶就與世界先進簽訂策略結盟合作備忘錄,埋下日後轉做晶圓代工業務的種子。

但與世界先進最大的不同,就是當時的力晶並不像世界先進,有母公司台積電的大力支持,黃崇仁必須自己尋找晶圓代工客戶。強烈的求生意志能激發出潛能,黃崇仁很快想到力晶過去與日本半導體大廠瑞薩的緊密關係,由於瑞薩取得iPhone的驅動晶片訂單,委由力晶代工,讓力晶打入蘋果這個指標客戶。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請參閱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51期)

文章來源:今周刊
《今周刊》(第1251期)
《今周刊》(第1251期)

(中時新聞網)

#力積電 #聯電 #台積電 #南亞科 #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