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現在處於疫情後的經濟恢復期,不斷擴大基建以刺激經濟,鐵路、機場、公路、橋樑和港口都需要大量的鋼鐵。圖為興建中的四川天府國際機場。(圖/新華社)
大陸現在處於疫情後的經濟恢復期,不斷擴大基建以刺激經濟,鐵路、機場、公路、橋樑和港口都需要大量的鋼鐵。圖為興建中的四川天府國際機場。(圖/新華社)

在美國發動對中國大陸貿易戰之後,大陸與澳大利亞之間的關係就不太穩定,待到美中戰略競爭格局完全浮現,中澳關係更跌至谷底。近幾個月大陸連續祭出多項對澳貿易制裁措施,包括葡萄酒、煤炭、大麥和棉花等多項商品,但澳洲似乎還未完全服軟。大陸許多評論都認為,要快速有效地壓制澳洲,就該下重手砍斷其出口命脈澳洲鐵礦,但是,大陸真的會對澳洲發起鐵礦大戰嗎?

根據澳方公佈的數字,2019至2020年期間,澳對大陸出口的鐵礦石占其出口總量的87%,總交易額高達1020億澳元(約778億美元)。今年大陸處於疫情後的復蘇期間,前10個月生產鋼材10.8億噸,比去年同期增長6.5%,顯示大陸對鋼材需求極為強勁。雖有評論鼓吹限制澳洲礦砂,改向巴西採購,但實際上有2項困難,一是澳洲的礦砂確實品質較佳,可替代性低;其次是海運上的便利,運費相對低很多。因此經濟學家也分析,鑒於大陸大規模基礎建設(國內與對外輸出)對鋼鐵業的旺盛需求,短期內無法降低對澳洲鐵礦砂採購。

昨日大陸的中國鋼鐵工業協會與澳洲礦業巨擘必和必拓召開鐵礦砂產銷協調會議,討論了生產、銷售、價格與運輸等狀況,其中還包括近幾月來鐵礦砂期貨價格狂飆的問題。據悉,到11月30日鐵礦石主要期別合約價格突破2013年鐵礦石期貨推出以來的最高點,亦即在2019年7月創下的924.5元(人民幣/噸)。12月初鐵礦砂期貨合約價劇烈震盪向上,一度上探1042元(人民幣/噸),相比今年最低價,已經足足漲了一倍有餘。

鋼材爆發的需求首先來自於大陸經濟的復蘇,國外經濟也開始回暖,各種原材料價格都明顯上揚。但鐵礦砂上漲較快還有巴西與澳洲礦砂因天氣關係運量恢復較慢的問題,供需失調導致價格急升。

鐵礦石出口確實是澳大利亞經濟支柱,上一個財年澳大利亞鐵礦石出口量佔全球53%,收入1020億美元,其中849億美元出口額由大陸貢獻。排名第2的巴西出口量佔全球21%,其餘國家只有零星個位數。因此對鐵礦砂超級大戶中國來說,其鋼鐵業幾乎不可能沒有澳洲鐵礦砂。

此外,大陸現在處於疫情後的經濟恢復期,仍然走的是擴大基建刺激經濟的老路,不論是鐵路、機場、橋樑和港口等專案,都需要大量的鋼鐵。若再加上因應一帶一路計劃所需要的基建項目輸出,鋼鐵的需求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

包括鐵礦砂產業分析師與國際經濟專家都認為,大陸國內鐵礦砂行業正在萎縮,僅能滿足鋼鐵廠20%的需求,預計近期澳大利亞對中國的出口量不會下降,未來幾年也沒有中斷的可能。中澳的鐵礦砂貿易已形成一種「雙向依賴」,大陸是澳洲最大市場,而澳洲是大陸最大供應者。

長期而論,中澳這種關係不是沒有變數,其中最大的變數是非洲的鐵礦。目前已探勘確定的中非與西非鐵礦儲量有22.5億噸,總儲藏量可能達100億噸。雖然儲藏量大,品質亦佳,但因當地政局不穩,運輸物流能力不足,前景較難預料。大陸多年來積極投入非洲礦藏開發,但成果有限,主要還是非洲國家的政治紛亂,即便推動一帶一路綁定礦藏開發,很多困難還是不易解決。

總之,在中澳的政治紛爭中,大陸能下手的不會輕易放過,不動手的也一定有理由。禁葡萄酒影響不大,煤炭大陸本身供應夠,小麥大麥本來就必須向美國買,棉花替代性很高。因此,北京嘴上雖然罵得很兇,算盤卻打得很精,中澳的鐵礦砂大戰是打不起來的。

(中時新聞網)

#大陸 #鐵礦砂 #澳洲 #基礎建設 #貿易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