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監察委員陳師孟今年一月請辭,今天舉辦《尖尾週記:司法與惡的距離》新書發表會。陳師孟透露,其實當初遞辭呈給蔡總統的時候,內心還是希望總統慰留,想不到蔡總統要我不要發言,結果總統府又對外發言「慰留但尊重意願」,所以我只好辭掉。

陳師孟說,他在監委任內專注於司法官作為第一責任,希望司法改革能發揮維持社會正義的功能,結果引起司法院反彈,抵制不配合他的調查,甚至嗆明監察院的調查報告無法拘束他們。事實上,審判過程中監委當然不會干涉,可是案件都定讞了,監察院就是人民的最後救濟途徑,而司法始終自以為是對的排斥監察,一錯再錯,這就是另一種形式的惡。

陳師孟指出,今年初蔡總統確定連任成功,選舉過後的第一個禮拜一就向蔡總統遞了辭呈,辭呈中希望蔡總統能夠利用憲法賦予的院際調解權調和司法、監察的緊張關係,總統應該召集兩院院長會商解決院際紛爭。

陳師孟透露,雖然自己是遞了辭呈,但心裡面還是期望如果蔡總統把他叫進去勸留,說不定就會留下來繼續奮鬥。不過蔡總統要我不要對外發言,總統府就就對外發言說「有慰留但尊重意願」,這個意思就很明顯,所以只好辭掉。

陳師孟認為,蔡總統對於監察權的重要性沒有觀念,蔡總統七月講廢考監朝野有共識,可以列為優先項目,這也代表蔡總統對司法改革沒有觀念,「她不知道監察權是司法權唯一制衡力量,她完全不了解這一點,所以我把這個請辭經過都寫在書裡。」

#蔡總統 #陳師孟 #辭呈 #發言 #慰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