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美國防部副部長諾奎斯特(David Norquist)日前提出《海軍長程造艦》計畫(又稱30年造艦計畫),並透過淘汰老舊系統、伊拉克與阿富汗撤軍、內部節撙改革與裁減兵力等途徑,籌措足夠資金以完成該計畫;但「Defense News」11日總結眾專家看法,認為「挖東牆補西牆式」的籌錢造艦,最終恐仍以失敗告終。

報導認為,不論是「355大艦隊」、「500艦隊計畫」,還是《海軍長程造艦計畫》,其目的都在提升海軍力量,以因應中國大陸海軍實力的快速成長。但問題的癥結點不在於繼任的拜登政府是否將之束諸高閣,而是海軍的根本問題仍未獲得解決。

在與《30年造艦計畫》一起提出的2022財年國防預算計畫架構中,國防預算金額高達7590億美元(約21.59兆元);其中五角大廈經費總合就高達7219億美元,較2021財年預算需求高出2.3%。

但是,五角大廈卻指出,預算成長須達3至5%,才足以讓「實際預算」成長超過通膨的幅度。換言之,雖然《30年造艦計畫》四處挪移,卻始終無法抵抗通膨帶來的貨幣萎縮,遑論籌錢造艦。

該計畫提出比現行2030年初達到355艘船艦更雄大的野心。即藉由投資海軍與陸戰隊新型後勤船艦,加速星座級巡防艦的生產與提高潛艦產量,於2030年末達到405艘船艦的目標。

但專家在檢視白宮管理及預算局(OMB)的文件後對於川普籌措資金的方式感到懷疑。川普政府強調造艦計畫即使在通膨之下,也能挪出資金不至斷炊,故拜登政府仍能持續適用。但是,用來湊錢的方法,不論是撤軍阿富汗與伊拉克,還是淘汰老舊系統,都頗不切實際。

川普提出的方法之一為撤軍伊拉克與阿富汗。透過撤出阿富汗、中東與非洲軍隊,可節撙350億美元的經費。此外,川普政府也想節省2022財年海外應變作戰(OCO)費用,將其挪用於基本預算中。

不過,美國企業研究所分析,不論美國在海外國家部署人數為5000人還是1.5萬人,相關費用都是固定的;除非美軍海外部署人數歸零,否則不可能挪出閒錢。

其次,《30年造艦計畫》將老舊的地面系統、水面艦艇與戰機淘汰,除可節省66億美元外,還能將資源集中在現代化平台與系統,以呼應未來高強度衝突與激烈環境中的作戰。

事實上,五角大廈每年都試圖將老舊裝備淘汰,卻始終為國會所拒絕。最直接的例子就是空軍想要讓A-10退役,卻遭2021年《國防授權法案》所拒,川普政府此舉根本一廂情願。

再者,川普政府認為自2017財年以來,政府稽核處(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GAO)透過內部改革已節撙逾370億美元,光2021財年就節省逾60億美元;不過,推動相關改革的營運長辦公室將遭國會解散,改革的腳步可能受影響。

最後,與2021財年預算請求相比,《30年造艦計畫》試圖將現役陸軍900人、國民兵500人、預備役300人完全除役,藉此節省26億美元。其宣稱這樣能節省國防預算,並確保現役人員擁有現代化裝備與武器系統,進而獲取戰場的勝利。

然而,這本來就是勢在必行之事。隨著大國競爭讓國防重心朝太平洋過度傾斜,加上人事費用過高,陸軍成為裁員大刀的對象為遲早的事情。

文章來源:Trump’s massive Navy buildup bets on savings that wont materialize, experts say

(中時新聞網)

#海軍長程造艦 #30年造艦計畫 #355艦隊 #500艦隊計畫 #大國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