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跨越世代、不同領域的匠師們攜手創作,會激盪出什麼火花?

這一天,台南全美戲院電影看板畫師顏振發主持的繪畫體驗行程,我們找來二度入選亞洲50大酒吧的TCRC調酒師,聯名一幅跨世代創作。

現年67歲的顏振發,從事這一行已50年載,由於長時間作畫,他右眼視網膜剝離,只能倚靠左眼視力。可是當老匠師一持畫刷,眼眸便閃爍著光、手臂穩固如山,再複雜的稜角、粗細,都能一筆成型,猶如人體印刷機。

蹲坐一旁的TCRC店長兼調酒師許建晟看得入迷。他說,師傅與畫刷,好似調酒師與吧叉匙。吧叉匙的攪拌力度、圈數,決定調酒融冰速度與酒體平衡,一如畫師操控畫刷,成就版畫的大千世界。「要多久時間,才能下筆如此果斷、又如此溫柔?」許建晟讚歎。

顏振發出生台南下營,從小就愛臨摹報紙的電影廣告,但父親寄望他好好讀書、未來當醫生。18歲那年,他執意學畫,「我爸就拿扁擔一揮,把我趕出門。」從此離家踏上作畫路。

在姑姑牽線下,顏振發被延平戲院畫師陳峰永收為徒弟(編按:陳峰永師承國寶級油畫家郭柏川,顏振發等於是郭柏川的徒孫)。他回憶,當學徒一個月只能領200塊,他就住在戲院,「餐餐白飯配菜湯,」過了2年苦日子才出師。

全美戲院職員吳堉田說,顏振發的創作非無中生有,而是高超的素描及臨摹技術。技巧難度在於「等比放大」及「調色」,一張A4的底稿放大到3層樓高的巨型版畫,也不失準,「這至少要10年功。」

且顏振發作畫,顏料僅油漆6罐:黑、白、紅、藍、黃、玫瑰紅,任何色彩經他畫刷左沾點、右沾些,一一精準調配。他的功夫也曾被英國廣播公司(BBC)譽為台灣國寶,義大利精品Gucci、樂團Coldplay都跨海找他合作。

而對比顏振發的調色功力,調酒也有異曲同工。TCRC酒吧主理人黃奕翔說,調酒組成元素,一是主體烈酒,二是水果、蔬菜構成風味,三為香料添加層次感,四則是與冰交融後達到氣味及滋味平衡。就如版畫的色調,只是調酒師改以味覺及嗅覺混搭創作。

黃奕翔說,任何形式的創作,少不了長時間的磨練及犧牲,「我沒聽過一個真正的技術,幾小時、幾天就能學會。」他也曾搖雪克杯到手腕抽筋、手掌凍傷、一晚鑿100顆冰球,皮膚被冰屑刻出彈孔般的痕跡。

苦練、堅忍、追尋完美⋯⋯跨越世代、不同領域的青銀匠師們,共通點細數不完。

顏振發在漆黑版畫,以白色線條畫出TCRC招牌的標誌馬丁尼,由黃奕翔與許建晟為櫻桃點上紅暈。這幅畫現已擺在TCRC酒吧牆面,客人一進店門,抬頭即可看見。

顏振發曾說,「要畫到青瞑(台語:瞎眼)為止。」黃奕翔則佩服道,「一生懸命,一輩子做好一件事的執著。」顏師傅的畫作是對他的激勵與提醒。

《商業周刊1727期》
《商業周刊1727期》

(中時新聞網)

#台南 #顏振發 #創作 #Gucci #調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