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陳朝平專欄】北一女學生擺攤「陪聊」,10分鐘收費45元,引發輿論「暴動」?!

吹皺一池春水,干卿何事?輿論「暴動」?也不過就是一派讚揚學生有創意,一派拿著物化女性的標籤,兩派相互指摘一番,一如其他新聞,激起小漣漪,沒甚麼暴動可言。

「陪」這個字,挺有意思,後面接上不同的字眼,就會產生奇妙的化學變化,生出不同的意思,從「思無邪」,到「性曖昧」。

無論是思無邪,還是性曖昧,源自何處?是個人主觀意識?還是受到社會化影響,產生刻板印象所致?

如果,我說,陪聊、陪酒、陪唱、陪遊、陪浴、陪睡,您心裡浮起甚麼念頭?別告訴我說您毫無遐思淫念。除非,您毫無被社會化的經驗,純真無邪,宛若嬰兒。

如果,我說,陪侍父母、陪孩子睡覺、陪孩子做功課、陪長輩聊天、陪老人家散步,甚至陪老婆(老公)逛街、洗碗,那麼,肯定您不是誇我孝順,便是說我愛家愛孩子,不是麼?

有些陪字當頭的詞兒,表面上沒有摻雜主觀意識或刻板印象,實則不然。

大陸經濟起飛後,許多父母將孩子送到國外念書,做父親的留在國內賺錢打拼,做母親的則陪著兒女到國外照顧生活起居,新加坡媒體稱這種媽媽為「陪讀」。這樣的字眼,看來中性,其實,還帶著點歧視的味道。

女學生擺攤辦活動,幹嘛要用「陪聊」兩字?真不知陪聊兩字隱含的社會化意義?是明知故為,語不驚人死不休?還是孩子早熟,明瞭「陪睡」的行銷效果最強?或者,在新世代的語言裡,正負刻板印象的意涵壓根兒不存在?

有人以「諮商不也是一種陪聊」為學生辯護。那,為何不用諮商兩字?事後,校長也發布聲明,說當初學生申請時,有言在先,陪聊的內容主要是課綱,目標族群是高一的學妹。那,攤位海報為何不標明聊課綱、解疑惑?為何不標明學妹優先,男生止步?

據媒體報導,校慶當天,攤位前要求陪聊的,盡是男生,目標族群一個不見!一切始於人性。

哪個自認和北一女生旗鼓相當的男生,會跑去和北一女生陪聊課綱?曾經在北一女校慶到禁區晃蕩的男生,摸摸良心,說句真話,誰不是藉機認識或接近心儀的北一女女生?誰會趁著校慶跑到一女中那兒去和女生談嚴肅的人生問題?

要說,這些男生不解陪睡兩字背後的社會化意涵,真願意耗資45元去和女生聊上10分鐘,也未免太天真、太小看今日媒體「社會化」青少年的厲害了!

水果日報和大八開雜誌裡狗仔隊在摩鐵拍來的傑作,網路上瘋傳的自拍偷拍視頻、充滿了性暗示和性動作的日本漫畫、有線電視頻道無碼的A片,早早就不知侵害多少純情的少年心靈了!

所以,千錯萬錯,是刻板印象的錯,是媒體社會化功能走入歧途的錯!不過,即使是刻板印象的不是,是社會化的不對,但是,有獨立思考判斷的年輕學子,應該捨陪聊字眼,而選擇「諮商」這兩字,若真覺「諮商」這兩字太托大,那麼,可以用交流、溝通等字眼,標題也可以取文青模式:「天涯何處無知音?交流小站等您來!」如此這般,誰會戴著有色眼鏡瞧那攤位後頭的女生?誰又會「思有邪」地提起S?

換個角度,如果攤位前收費標準是這麼寫的:「有榮幸與您聊天交流,每10分鐘收費45元,全部收入捐作慈善基金(或公益基金)」觀感是不是大不同?

誰會嘰嘰歪歪地批評女學生自我物化?搞不好,媒體和大夥兒都爭著稱讚女學生有創新、有愛心、關心社會做公益呢!

再如果,收費標準是這麼寫的:「全部收入捐給反萊豬團體」。猜猜看,政壇和輿論又會有甚麼樣風暴?

猜猜看,媒體的標題會怎麼寫?是著重在蔡英文和學妹之爭?還是聚焦在小綠綠打臉大綠綠?

學生無罪,罪在刻板印象,罪在媒體社會化功能走入歧途?!只要媒體不報,說啥沒問題,幹啥沒問題,陪啥也沒問題!

到頭來,千錯萬錯還是媒體的錯!誰叫媒體要報導,吹皺一池春水?或者,乾脆這麼說吧!都是孩子中文不好惹的禍!孩子畢竟還小,有行銷概念,稍稍懂得媒體公關,功力還是差了一大截!

以上,就是一個年過花甲的建中畢業生對北一女陪聊風波的閒聊內容!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中時新聞網)

#陪聊 #社會化 #媒體 #北一女 #刻板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