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次全國科學技術會議今天舉行,iKala董事簡立峰表示,台灣人才優秀,但因為普遍不敢冒險,所以缺乏將帥之才。同時,他認為,齊頭式的薪資不可能造成人才大爆發,這個問題不解決,談什麼事情都是緣木求魚。

全國科技會議今天討論「人才價值創造議題」,簡立峰說,台灣2010年僅16萬人出生,是1963年他出生時的1/3,台灣半導體產業只靠這些人要維持世界第一,那是不可能的。外面人才若進不不來,很難培養大企業。

簡立峰表示,芬蘭是科技大國,總人口約550萬人,每年僅約4、5萬的出生人口。在芬蘭,每個小孩都是寶,他們彼此有所差異,發揮相當大的人口力量。在台灣,如果沒有做到人才差異化,只有第1名和第16萬名的區別。

簡立峰說,台灣的學生,物理如果第1名,就沒時間去讀人文社會科學。美國科技公司的產品經理,通常是商管學院畢業、又懂一點科技,而台灣人才很優秀,但卻不敢冒險,導致將帥之才難得。

簡立峰還談到薪資的問題,他表示,1995年他擔任微軟亞洲研究院顧問,當時中國大陸教授一個月薪水人民幣1000元,學生到微軟亞洲實習,一個月薪資8000元人民幣。他那時想,大陸怎會是這樣的社會?

「沒想到台灣現在也是這樣。」簡立峰說,台灣學生到外商實習,薪資是教授的3到5倍,學生只學了1年,比教授一生的薪資還要高。在台灣頂尖大學當教授,一生薪資成長不超過30%,很離譜。

台大校長管中閔呼應簡立峰的說法,他表示,台灣「雨露均霑」的制度和政策很有問題,尤其薪資缺乏彈性,若要招攬國際人才,各方面的規定都要大幅鬆綁。他認為,如果只用一刀切的制度就想培育多元人才,那是緣木求魚。

中華創業育成協會理事長黃經堯則說,學生進到大學後,教授有責任為他們創造勇敢、作夢的機會。但在台灣,教授只是協助他們完成發表論文或導進企業界,沒有提供很大的機會讓他們大膽發揮,導致創新能力不足。

(中時 )

#簡立峰 #薪資 #台灣 #學生 #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