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總愛說「讓世界看見台灣」,顯然他們「大外宣」的力度相當強,只是我們並不知道詳情。一位美國政治分析師撰文表示,台灣經貿文化辦事處(TECRO)捐了很多錢給美國的5大智庫,以換取研究學者為台灣說話。

去年才成立的「昆西國家事務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研究員伊利‧克拉夫頓(Eli Clifton)撰文「台灣對美國智庫的資助:無所不在且鮮為人知」,提到台灣不惜花大錢捐助美國智庫,使得許多研究員提出對台灣友善的政策意見,這就影響了智庫的核心價值:客觀的提出建議。該文章的主要意思如下:

美國川普政府在過去幾年,確定了與中國大陸進行冷戰式的互動,然後在最後一年,發生了新冠肺炎COVID-19,它引起的全球經濟衰退,也嚴重衝擊美國大選。川普陣營試圖將疫情大流行的責任全部推給中國大陸,因此多次以「中國病毒」稱呼。川普在選戰中,也指責對手拜登是「北京拜登」,咬定他的中國政策軟弱。拜登當然也要回擊,聲稱川普的錯誤手段,使中國大陸的國際影響力愈來愈強。

先把兩陣營的口水戰擺一邊,我們要思考的是,這些枱面政治人物主張與意見的來源,其實都需要專家提供可靠的政策建議,其中許多專家就華盛頓的研究機構。可以注意到,最近幾年華盛頓最著名的5個智庫乎都在敦促美國政府打出「台灣牌」,也就是與台灣建立更緊密的關係,以牽制中國大陸。

然而,這些研究機構所提出的台灣牌建議,可能並不完全出於他們的專業與公正分析,因為來自台灣經濟與文化代表處(TECRO)的資金,或許影響了他們研究人員的專業。

5個拿了台灣資金的智庫分別是: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CAP)、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CNAS)、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和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因為必須資訊公開,他們也都有披露TECRO的資助,但是並不顯眼,只深深地埋在了他們的網站上或年度報告裡,一般人並不容易得知。

他們的研究人員在提出台灣牌的政策時,都沒有透露自己其實是收台灣資金的。

這引起一些同行分析師的疑慮,國際政策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對外影響力透明度倡議者班·佛里曼( Ben Freeman)說:「台灣是一個有趣的案例,因為我們知道台灣為美國的智庫提供了大量資金,而且我們知道這樣做有效,的確出現很大的影響力。」

佛里曼說:「為什麼這些報告,不在開頭說『我們從這個政府那裡得到資金,我看不出他們如此保密的原因。」

佛里曼為此出了一本書,名叫《美國智庫的外國資金》(Foreign Funding of Think Tanks in America)。

布魯金斯學會的何瑞恩(Ryan Hass)在12月時,為台北時報(Taipei Times)撰文寫在台灣和美國的兩黨支持的重要性,這似乎是一個公正的專欄文,但是文章中沒有任何地方提到,台灣政府對布魯金斯學會其實給了很多資助。人們必須去布魯金斯學會2019年的年度報告中,才會看到TECRO捐了25萬至49萬9999美元。

同樣,傾向支持民主黨、與柯林頓和歐巴馬政府都有密切聯繫的自由派智庫-美國進步中心(CAP),在2019年也收了5萬~9萬9999美元,該些捐款紀錄只在「年度感謝榜」中被提及。

這個「投資」有效果,CAP高級研究員特雷福‧蘇頓(Trevor Sutton)在《華盛頓月刊》發表過「加強美台關係,將有助自由世界」,CAP高級研究員邁克·福區斯(Michael H. Fuchs)在2019年9月發表題為「如何在亞洲支持民主和人權」的報告時,也提到「堅定支持台灣」,同樣的,CAP也沒有透露是收了TECRO的資金。

雖然CAP機構發言人說:「 CAP對全世界民主陣營的支持,是我們的使命,與任何資助沒有關係。」但是該中心於2014年、2016年和2017年,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獲得了50萬~99萬9,999美元的年度資金,然後就在2016年的報告中,鼓勵與不民主的沙烏地阿拉伯、埃及、約旦、摩洛哥、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阿曼,建立盟友夥伴關係。

哈德森研究所也對台灣相當友善,持續提出了他們的政策建議,鼓勵美國決策者更明確的支持台灣,比如哈德遜美國海上力量中心主任塞思‧克羅普西(Seth Cropsey)上個月在網站上寫道,「他敦促美國決策者承認台灣的獨立地位」,他承認這一舉動「將激怒中共,但是有必要」。

哈德森沒有透露其從TECRO獲得多少的資金。

佛里曼對這些智庫的不誠實感到不滿,他說「我的理念是,如果您要編寫任何報告,應該先把致謝列在最前面,讓讀者自己判斷,是否存在利益衝突。」

有趣的是,這些拿台灣錢的智庫,也在自己的報告中提到「慎防北京的資金影響美國政治圈」,比如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的2020年年度報告中,倡導美國應與台灣建立貿易協定,同時警告「有些智庫從北京獲得大量資金,游說對中國友好的看法和良好形象」。他們也建議「提高收受資金的透明度」,但是卻沒有從自己做起,也避談從台北方面收到的資金流。

文章來源:Taiwan Funding of Think Tanks: Omnipresent and Rarely Disclosed

(中時新聞網)

#台灣 #資金 #智庫 #CAP #TEC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