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軍決定,將改裝幾架C-130J-30型超級力士型運輸機(Super Hercules),做為下一種核威懾武器空中指揮機。現在擔任此一角色的是波音707改裝而成的E-6B「水星式」(Mercury)通訊中繼機,此型負責在執行傳遞核武打擊的命令,因此又有「末日飛機」之稱。其實這是C-130第2度被選為末日飛機,可見C-130實在老而彌堅。

海軍航空系統司令部(NAVAIR)在2020年12月18日發布一則通知,表示有意選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的3架C-130J-30,擔任「TACAMO」的測試,合約通知書:「替代方案分析(AoA)結果表明,4引擎的軍用運輸機C-130J-30,是執行TACAMO任務的最佳飛機,因為此型飛機能在嚴峻環境中,仍保持強大的作戰部署能力。」

TACAMO是「接收命令並傳達」(Take Charge And Move Out)的縮寫,隱諱的表示核打擊命令的接收與傳達。

E-6B通信管制機,其中一個任務是傳送核武打擊,因此又被稱為末日飛機。(圖/美國空軍)
E-6B通信管制機,其中一個任務是傳送核武打擊,因此又被稱為末日飛機。(圖/美國空軍)

C-130J是著名的「力士運輸機」(Hercules)家族中的最新型號,基本上是C-130運輸機的加長型。於1999年正式服役,在美國空軍,逐漸取代運量較小的C-130H。美國海軍也逐漸以C-130J來取代老式的C-130T。

C-130J已經是加長型,但還有「再加長型」,也就是C-130J-30,它是標準C-130J的加長版本,機身長度又拉長了15英尺(4.5公尺)。根據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說法,這增加了「貨艙中的可用空間」 。

要擔任TACAMO的飛機,必須加裝許多電波接收/發送天線,以即時收到重要命令,然後再轉發給水下的核動力戰略飛彈潛艦,要把電波送到水下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只有波長極長的超低頻(VLF)才能穿透水體,為發送這種超低頻波,訊號天線也會的很長。

以E-6B來說,機上的VLF天線,長度會超過5英里(約8公里),拖在飛機後面。然後,飛機繞著小圓圈飛行,從而使天線以螺旋向下旋轉以獲得最佳性能。

TACAMO是確保美國核威懾尊嚴的絕對至關重要命令,它也是更大的指揮和控制基礎設施的一部分,旨在確保美國政府無論在何種情況下,都可以發動大規模的核報復性打擊,即使美國本土發生意外襲擊仍然可以反擊。(當然屆時也就世界末日了)

E-6B一但奉命要核打擊,會伸出很長的VLF天線,向水下的彈彈飛彈潛艦通知轟炸座標。(圖/fas)
E-6B一但奉命要核打擊,會伸出很長的VLF天線,向水下的彈彈飛彈潛艦通知轟炸座標。(圖/fas)

在許多層面上,海軍選用C-130J-30,做為新一代的TACAMO飛機並不奇怪。自從1954年C-130首次飛行以來,「力士系列」運輸機一次又一次地被證明,它是一個適應性極強的平台。可以適應大多數的機場與跑道,並且運量與航程都表現極好,後勤維護也相當方便。

事實上,美國海軍的第一種TACAMO飛機,就是於1963年開始服役的EC-130G,之後改裝為EC-130Q,也是同樣的角色,數量有8架。

已退役的EC-130G,它是第一代的末日飛機。(圖/THE DRIVE)
已退役的EC-130G,它是第一代的末日飛機。(圖/THE DRIVE)

到了1989年,美國海軍開始選用E-6A水星,代替多數的EC-130Q。隨後E-6A又經過升級,成為E-6B。

值得指出的是,E-6B是波音707架噴射機改裝而成,從性能上來看,它比EC-130Q飛機更大,速度更快,飛行高度也更高,這是當初選用E-6B的原因,飛的更高,能夠克服低空的惡劣天氣,建立更好的通信系統。

但是,E-6B所需要的機場跑道更長,沒有C-130J-30那樣,使用簡易跑道就可起飛,這在應急情況下非常有用,因為要是發生大規模戰爭,對手可能摧毀了許多重要基地,以及大型商業機場,這時候E-6B很可能就會無處可去。相對的C-130J-30仍有很多可選擇的機場可以應變。

無論如何,看到EC-130Q僅僅退役30年後,又看到C-130家族成員,又擔任TACAMO平台的角色,這當然很有趣,也是再一次對C-130這款經典運輸機的肯定。

文章來源:The Navy\'s Wants To Go Back To Flying The C-130 Hercules As Its Next Doomsday Plane

#C-130J-30 #末日飛機 #TACAMO #E-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