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大陸透過在南海的一系列灰色行動,一方面展現實力,一方面持續爭奪爭議島嶼主權;美國太平洋空軍(PACAF)司令維巴赫(Kenneth Wilsbach)表示,2021年美空軍將擴大太平洋地區的「彈性戰鬥部署」(Agile Combat Employment, ACE),以反制大陸在南海的灰色行動。

據「Military.com」22日報導,司令部位於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聯合基地(Joint Base Pearl Harbor-Hickam)的PACAF,正計畫來年時擴張在太平洋的「跳島戰役」(island-hopping campaign)。「跳島戰役」又稱為「彈性戰鬥部署」,目的在於讓官兵磨練戰技,使其在有需要時可在任何地點作戰。

維巴赫表示,將與盟國與合作夥伴聯手,持續擴大ACE的涵蓋範圍、涉及領域與能力,使其執行範圍更為廣泛。其指出,ACE有幾項特點,第一個是非常靈活而具機動性。從第三人的角度來看甚至是隨機的,好讓空軍的行動更難以讓俄國或大陸這樣的行為者攔截。

報導中表示,ACE的概念由PACAF所設計。藉由打造小型樞紐,以收容來自全球地點的快速反應部隊。此一概念近幾個月,在歐洲大行其道。

PACAF是美國印太司令部(INDOPACOM)的一部分,也負責INDOPACOM的空軍任務。後者責任區東起自美國西海岸,西至印度西海岸,北起自北極北部,南到南極南部,涵蓋面積達地球表面的52%,而這也成為PACAF的任務範圍。

要在這數百萬英里的廣大範圍作戰,敏捷成為最大的關鍵。維巴赫認為,這是為何PACAF「幾乎每項任務都帶有ACE的成分在其中」。「ACE的目的不是建立大量的大型基地與無數的基礎建設,否則將轉化為龐大的成本」;重點在於提升PACAF的行動敏捷性。

自2018年時任防長的馬提斯公布《國防戰略》以來,空軍持續研究新概念,即如何勸阻美國的潛在對手。特別是,如果美國持續轉換兵力部署點,勢必讓大陸感到頭疼。這樣「跳島」的概念陸戰隊也正實踐,以強化遠距條件(remote condition)下艦對岸能力。

維巴赫日前訪談更提到,PACAF甚至研究太平洋與印太區的每一塊混凝土,以判斷從最先進的戰機到最笨重的貨機可停在哪。

ACE選擇在太平洋多個小島持續轉移。關島北方的蒂尼安尼安島為例(Tinian Island),美國空軍於2016年選其為備用演習訓練島,自去年起F-15開始在該島進行訓練。

同樣地, 11月部署至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的F-22,日前才在帛琉與C-130J進行熱加油訓練。為巴赫強調,「這是我們首次在帛琉讓戰鬥機進行ACE」。F-22於2019年首次飛往帛琉進行降落起飛訓練。

此外,為結交新朋友,前防長艾斯培8月才走訪帛琉,成為首位訪問該國的美國國防部長。當時五角大廈聲明稿指出,「我們會持續與盟國、合作夥伴,一起保護受中國大陸威脅的國際體系,以及大陸在區域進行的破壞穩定行動」。

維巴赫強調,由於帛琉要求美方與其拓展更多互動,讓美方可進一步做大,也理解區域的盟友與合作夥伴希望與美國合作。

此外,PACAF還需關注南北極動態。目前北極的軍事與商業活動頻繁,令人憂心;而對手在南極也進行太多科學實驗。特別是愈來愈多聯盟行為者對北極感到興趣,但從軍事角度來看,部分國家在北極發展的能力進攻性頗強,甚至可稱為「侵略」。

例如,俄國在「泰密爾半島」進行兩棲登陸演習,目地為何;迄今為止,北極充滿和平,以對話與外交解決分歧,美方將保持這種狀態,並推出自己的北極戰略。

美方也憂心,北極融冰讓中國大陸在內的對手可在新開放的北極區使用水下與空中無人武器,並建立情報蒐集平台。為此,美國海軍9月發動黑寡婦演習,藉由探測與追蹤海底船隻,以驗證反潛作戰能力。維巴赫強調,PACAF希望能降低侵略規模,消除北極任何形式的衝突與戰鬥。

文章來源:How the Air Force Will Expand Its Pacific Island-Hopping Campaign in 2021

(中時新聞網)

#PACAF #太平洋空軍 #南海 #彈性戰鬥部署 #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