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卸任在即,卻不甘當看守政權,近期內爭選舉無效、對外頻對中國、俄羅斯、伊朗出手。但有知名學者警告,美國除了應對突發事件的韌性(resilience)有明顯弱點之外,各種國力指標都領先中國,而川普所為正在削弱另項指標,軟實力。此外,疫情拖得越久,世界對美國的脆弱性(vulnerailities)了解得就越多。

川普敗選後對大陸針對性更強,近期包括在實體清單增列中國企業、要求在美上市中企必須接受美國審計與會計檢查、增加制裁名單,甚至將國務卿與情報單位查出俄羅斯駭客攻擊都在毫無證據下說成北京所為,都是顯例。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學院傑出教授布蘭茲(Hal Brands)指出,依照最近趨勢,用來衡量國力4種指標,包括傳統上對經濟與軍事力量掌握、網路與系統力量、軟實力都是美國占上風,僅在韌性上亮紅燈。

布蘭茲在第1類指標援引美國企業研究所同僚貝克利(Michael Beckley)研究,指出中國維持內部安全成本比美國高昂,刺激增長的方法也更浪費。儘管中國GDP(國內生產總值)總量超過美國只是時間問題,但考慮到人口數目差異,美國每人平均GDP仍然能長期領先,這表示美國養活自己的人口後,還有更多財富餘裕去追求全球影響力。

論述第2類指標,布蘭茲強調美元作為世界貨幣的優勢,而美國領導的軍事、經濟、外交夥伴網路塑造了當今國際政治體系,美國在全球事務中的獨一無二和舉足輕重也不是中國能比較的。

第3類指標是國家能激發欽佩和仿效的程度,也就是軟實力,即使川普領導之下美國的全球青睞度下降,但根據新加坡國立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渥太華大學聯合研究,全球仍較傾向西方民主體制與自由市場經濟政策,因此中國短期內不太可能成為霸主。

但第3類指標美國並非絕對優勢,布蘭茲指出,「美國可能會因為濫用力量耗盡超級大國地位,例如過度使用金融制裁和貿易壁壘,特別是對盟國築起關稅壁壘,會鼓勵各國尋求退出美國主導的體系。如果華府向川普那樣,退出領導世界開放經濟,會失去與之相關的一些影響力;如果美國在總統不顧一切試圖於卸任之際破壞國內民主,將對海外的軟實力產生重大影響。」

第4類指標,布蘭茲讚揚美國強大的民營企業與聯邦政府合作,以驚人速度開發出疫苗來幫助世界脫離噩夢(註:但輝瑞(Pfizer)否認參與政府計畫),但也指出事實是美國與許多已開發民主國家相較,病例數、死亡人數都相對更高,政治分化也阻止美國對如何防疫達成共識。據11月下旬媒體所公布抗疫表現排名,前5是紐西蘭、日本、台灣、韓國、芬蘭,中國第8,美國只排第18,「在巨大跨國威脅考驗美國適應能力的時代,這是閃紅燈。」

在結語布蘭茲寫到:「我們越了解權力,就越能意識到美國在爭奪全球領導權上仍具有巨大優勢。但疫情持續的時間越長,我們對美國的脆弱性了解也會更多。」

(中時新聞網)

#中國 #美國 #軟實力 #GDP #川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