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自己打造贏家世界觀,不用成為全才,也能思考像個全才

心理學家/藝術家/歷史學家/工程師/領導者/科學家/創業家/經濟學家

8堂斜槓思考課程,擊碎你毫無自覺的思想監獄,走上全然不同的贏家思路。

╳ 輸家思維:自尊等同於我是誰。

○心理學家:自尊是可以放大或縮小的工具,而不是自我囚禁的監獄。

當你代表公司去談判、做簡報,不妨放大自尊,提醒自己:其他人跟你沒有兩樣,都在掩飾緊張、強裝有自信,扮演著真實自我的「加強版」。

當你與別人意見分歧,試著縮小自己的自尊,承認這次錯的可能是自己。不妨記錄有多少次自己原本篤信的事情,最後的發展卻背道而馳。這樣的謙遜有助於你擺脫輸家思維。

╳ 輸家思維:事情的真相,一定是你想到的那一個。

○藝術家:缺乏想像力,會導致我們做出糟糕的假設。

【精彩書摘】

同行相輕

我在大公司工作的那段時間,與很多工程師、程式設計師以及其他科技相關人員一起工作,這段經歷教了我寶貴的一課,讓我了解到面對專家應該相信到何種程度,我認為這點很值得分享。

許多年來,在坐辦公室時期以及之後成為漫畫家與企業家時,我都參與過許多軟體升級的專案;有一件事情一定會發生,就是無論是誰,只要你請他來升級軟體,就會聽到做出前一個版本的那個人是白痴這樣的話。

我們把這個現象標示為同行相輕,儘管嘲笑前一位員工工作的動機有很多種,舉例來說,嘲笑上一個程式設計師,等同將你過人的能力與前任員工的無用相比較,這是提升自己在別人心中價值的好方法,而且,最棒之處在於,你所批評的目標通常都已離職,對於這些指控也無法替自己辯護。有個通則就是,批評不在現場的人總是比較高明。

怪罪上一位做這件專案的人並不限於科技業員工,在各行各業以及政治界都看得見,一旦當你夠頻繁地看到這件事反覆發生,就可以把它納入你的思維當中。意即每當你在跟任何領域裡的某位專家談話時,要意識到下一位專家可能會告訴你前一位專家的作品看起來像是一隻猴子用香蕉敲鍵盤。然後再下一位專家對待前一位專家也會是一樣的粗暴,就這樣無止盡地發展下去。如果專家們反覆地對於前任專家持懷疑態度,那你不也應該對專家們持懷疑態度嗎?

我顯然是為了效果,講得比較誇張,但我想這個概念你懂。對於單純的情況,專家們通常都會同意彼此,問題出在遇到複雜的情況時,會有很多那種「留給裁判決定吧」的機會。而當我提到專家時,在這個狀況下,我指的是任何針對某個主題擁有額外知識和資訊的人,包含你的同事。

如果你在想,面對專家針對複雜議題所做的建議,你該保持多大程度的懷疑時,記住下一位專家都不會尊重前任專家,反之亦然。

把因果分開

工程師所受的訓練就是,即便在那些非專業人士被情緒和政治因素牽著鼻子走而想錯方向時,工程師也能替問題找到實際的解決方法。非工程師的人經常會發現自己被鎖在一座精神監獄裡,這座精神監獄就是認為問題的解法與造成問題的原因,肯定是一個鍋配一個蓋密切相關;這通常是正確的方向。但有時候一個問題的肇因並不是尋找解答最好的地方,受過專業訓練的工程師,目的就是理解這件事。舉例來說,單單2017年,在美國因藥物過量死亡的就有七萬二千例,有人說,造成這個問題的原因就是藥物成癮者自身,因為沒有人強迫他們吸食這些藥物。因此,許多觀察家表示,藥物過量致死完全屬於「不關我的事」這個類別。

如果你放著讓成癮者自己去修正鴉片過量的問題,你將永遠無法獲得解決方法。當有錯的那些人無法或是不願意去解決問題,你能做的選擇就是與這個問題共存,或去找出跟問題根源無關的解決方法。在鴉片成癮的這個例子裡,通常是由政府或慈善機構介入,資助成癮者,讓他們接受治療並且康復。當每年因鴉片致死的人數已然超越美軍在越南、伊拉克以及阿富汗死亡人數的總和時,這就是整個國家的問題了,而目前狀況正是如此。每一個因藥物過量死亡的案子都會讓至少一個家庭受到永久性的傷害,因為成癮者是「責任最大」的一方,而等著他們自行去解決鴉片問題就是輸家思維。

如果你家反覆遭人入侵行竊,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會說那是犯下罪行之人的錯,但是解決方法可能完全與犯罪之人無關;解決方法可能會包括,像是養狗、換個更好的門鎖、加裝警報系統,以及在門前貼上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的貼紙等等。 輸家思維會把解決方法與是誰的錯綁在一起;一個更有效的方法則是去想說解決方法無所不在。

大部分在讀這本書的人,相較於純粹的社會主義,會更偏好資本主義,而資本主義需要大眾在各自的財物成就上負起責任;我們的法律系統也是一樣。當大眾都在法律以及金錢相關事務上,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時,對於社會的運轉來說,會是最佳的狀態。但是將這種個人責任的概念用到每一個情況、以及每一個問題上,就是個錯誤了。工程師不可能會犯這種錯誤,對他們來說,最佳的解決方法,可能跟我們所感覺到的問題肇因完全無關。

有一種常見的輸家思維是提出這種問題:「是誰先開始的?」這是另一種指定責任歸屬的方法。有非常多的理由可為事情的結果指定責任歸屬,但是,這不一定每次都可以讓你知道,誰才是最適合站在解決問題位置上的那個人。如果開始造成問題的那群人無法或是不願意解決,如以一來,問題的解法就與原因無關了,不過這樣也沒關係。工程師學習到如何在做決定時,排除情緒,這一點使得他們不會被是誰的錯這個問題給侷限住,並得以找到最佳解決方法。

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法經常與是誰的錯無關。如果你的思考方向與此相反,就是輸家思維。

如果你家裡不只有一個小孩,你可能會知道,當他們把錯怪在兄弟姊妹身上的時候,要他們收拾善後有多困難。對家長來說,允許「是誰做的」這個問題來影響自己決定誰該善後,就是輸家思維。我母親在處理這種事上是箇中翹楚,都該獲頒冠軍獎盃了。

媽媽:史考特,把亂七八糟的客廳收拾乾淨。

史考特:不是我弄的!是戴夫!

媽媽:我沒問你是誰弄的。

然後,我就把客廳收拾乾淨了。老媽對於輸家思維零容忍。在所有情況下都堅持著,唯有繫鈴人才該去解開鈴鐺這種想法相當天真,多一點點彈性將大有助益。

(本文摘自《斜槓思考:開啟大腦的多職潛能,思考像個全才》/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史考特.亞當斯 Scott Adams

《呆伯特》的創作者,是史上最紅的連環漫畫之一。他在科技產業待了 16 年,服務過的公司包括克羅克國家銀行以及太平洋貝爾公司,自 1995 年起,他成為全職的漫畫家。他有許多暢銷的著作,包括《呆伯特法則》、《狗伯特的最高機密管理手冊》、《要怎麼樣幾乎做什麼都失敗卻還是大獲全勝》、Whenhub 的共同創辦人,目前住在舊金山市外郊。

【譯者簡介】

陳映竹

義大利波隆那大學、法國上亞爾薩斯大學雙碩士,現任專職英/法/義口筆譯,熱愛文學,更熱愛文字。譯作有《專注力協定》等書。

《斜槓思考:開啟大腦的多職潛能,思考像個全才》/時報出版
《斜槓思考:開啟大腦的多職潛能,思考像個全才》/時報出版

(中時新聞網)

#同行相輕 #批評 #因果分開 #思考方向 #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