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陳朝平專欄】亞洲週刊以蔡英文身穿清朝龍袍的合成照片製成封面,專題報導民進黨「民選獨裁」的現象。

民進黨大怒,連日高聲反駁,網軍出動癱瘓亞洲週刊網頁。亞洲週刊則加碼回應,免費下載四款「英皇」照片,仿周星馳《唐伯虎點秋香》台詞——天下第一奇獨、微笑半步顛是居家旅行必備良藥,宣稱英皇照片係「遊行上街必備良品」!

這回,亞洲週刊與台灣執政當局的攻防戰,較之24年前,可謂精采多多!

24年前的1996年,亞洲週刊也曾因報導國民黨疑似政治獻金柯林頓一案,在美台政壇及媒體界,掀起了軒然大波。

那時的亞洲週刊,不像今天的「理直氣壯」,「膽大妄為」,周刊的編輯部得到美國新聞界的聲援,力爭新聞自由,業務部則憂慮訂戶退訂,影響廣告業績,也擔心得罪台灣當局,被迫退出市場。

因此,週刊在對抗台灣執政當局的威嚇時,有些舉棋不定、左右為難。

當年的亞洲週刊事件,我「因緣際會」,親身體驗執政黨如何對付異議媒體與人事,24年後,再見亞洲週刊與當權者抗衡,感慨尤深。

96年亞洲週刊的報導,事涉國民黨金錢外交與台美兩國政治醜聞,當事人又是彼時李登輝座前的當紅炸子雞劉泰英,因此,周刊報導甫出,國民黨當下就炸了鍋。

諸多國民黨民代、御用學者,迅速動作,召開座談會控訴亞洲週刊和我為中共同路人,其惡行惡狀,完全不下於今日網軍的叫囂狂吠。

一位新科黨籍女立委,憶起黨內初選的舊恨,甚至公然在國會殿堂給我戴上了一頂紅帽子。

96年11月4日,自由時報泡製了一條新聞,大標題是「政治獻金疑案 情報顯示中共在幕後搗鬼」。

一如今天民進黨的側翼,千錯萬錯一定是中共的錯;又彷彿2019年泡製一則假共諜王立強的新聞「赤化」韓國瑜。目的,不外乎是將一切歸罪於中共。

隔天,自由時報社論再度追擊,指稱亞洲週刊:「素來傾向中國大陸,對於台灣的報導並不友善,此次以捕風捉影的手法,再度攻擊台灣,並不令人意外。」

對照亞洲週刊開罪蔡英文後,民進黨發言人顏若芳的說詞「這個媒體過去就有很大爭議,不僅立場親共,專為北京政府喉舌⋯⋯」邏輯何其相似!

回想當年,忽然醒悟,原來,民進黨今日種種宣傳技倆,源於24年前,師法於國民黨!

24年前,民進黨對於亞洲週刊報導國民黨政治獻金醜聞的態度,又是如何呢?我不知當年民進黨有無遊說亞洲週刊「起義來歸」?不過,民進黨試圖接觸我的經驗,卻頗讓我驚艷。

那段時間,好幾位認識或是素未謀面的民進黨立委,紛紛透過各種關係,試圖聯繫我,表達聲援的意思。其實,我豈有不知江湖險惡的道理?政治人物,真心聲援我等小人物,大可公開為之,何須來電知會討拍?

因此,我對於藍綠黃政治人物的聲援好意,戒慎恐懼,對於理念從來不合的綠軍聲援,更是敬謝不敏!

敬謝不敏,終究底不過政客的厚臉皮!我決定召開國際記者會時,才走到記者會會場門口,某位素不相識,且我壓根非常厭惡的民進黨立委,居然厚著臉皮,「蹭」了上來,自告奮勇要擔任記者會的主席!

此公,事前,完全不明事情的來龍去脈,事後,也完全沒有仗義執言的表現,就這樣貼了上來!

其目的,不外乎搶版面、搶鏡頭、拉抬自己的知名度罷了!他的行徑,可說是今天某些政治人物刷存在感的鼻祖呢!

物換星移,24年來,亞洲週刊的整體風格,改變不多,台灣政客與媒體,改變也不多,只是藍綠腳色互換而已!執政的,經營媒體的,24年來,不知進步為何物,只是一味地向下沉淪罷了!

兩個插曲,或可供天寒佐酒之用!

其一,劉泰英自訴亞洲周刊和我加重誹謗後,亞洲週刊聘請羅明通大律師擔任辯護律師,當時,在羅大律師旁擔任助理的是還未赴英倫深造的詹婷怡。

亞洲週刊事件爆發後20年的2016年,詹婷怡出任NCC主委,不過,她沒來得及等到亞洲週刊的龍袍事件,就在2019年4月被蘇貞昌請辭了!

不知道詹婷怡看到亞洲週刊小編和台灣網軍的大戰時,會不會思想起24年前,青澀的她也曾經為新聞自由盡過一分心力?

其二,我陷入亞洲週刊政治獻金風暴時,徵求辯護律師不可得。跟國民黨有關的律師事務所,見到我如見瘟神,無人敢接我的case。

最後,還是蔡英文介紹了一位他在政大的學生趙國生擔任我的辯護律師!不知蔡總統看到上期亞洲週刊的封面照片和專題時,會不會思想起24年前,她曾經為了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義助過一位老朋友,對抗強權?

歷史不會重演,只是似曾相似。對於曾經走過那段歷史的我,寒天飲水,冷暖自知。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中時新聞網)

#亞洲週刊 #24年 #報導 #民進黨 #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