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日已高三丈透。他不壞他只是不知怎麼治國而已!〉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當年霓裳歌遍徹。當年霓裳歌遍徹。李後主在汴京,反覆低詠這首詞時,心一定很痛。

痛在大周后的墓,在江南,他這輩子怕也無緣回去為她掃墓,放一朵江南的菊花,置一盅清甜的美酒,仰天長嘆,填一首新詞,訴說兩人天人永隔的衷曲。

再也不能了。但李後主的痛,除了唏噓,應該還有心虛吧!大周后臨終前,發現了妹妹與李後主的幽會,她能不生氣嗎?大周后之所以發現,還是因為小周后的年幼單純。

姊姊問她,怎麼會在後宮?

「小周后尚幼,不知嫌疑」竟然直接回她姊姊,都來了好幾天了!「后恚(ㄏㄨㄟ`,忿怒),至死面不向外。」你說,李後主日後回想往事,能不心痛嗎?

難怪史書上記載:故後主過哀,以掩其迹云。(故意哀傷過度,以掩飾心虛。)

這樣一來,我們即便知道了李後主在大周后過逝,是曾洋洋灑灑,寫過一篇數千言的哀悼文,情深意切,而且還以「鰥夫煜」自稱,但一旦你知道他「背叛了」大周后,這些文字似乎也瞬間走了調了。

大周后小周后,雖然都美麗,不過正史上的描述,看來妹妹艷麗猶有過之!然而,姊姊的才貌,則勝出妹妹許多!

小周后「警敏有才思,神采端靜。」

但相較於對姊姊的描述,美貌之外,還多了「通書史,善歌舞,尤工琵琶。」,「於采戲,奕棋,糜不妙絕。」琴棋書畫無一不精。

最令人叫絕的,是大周后續補了殘缺的〈霓裳羽衣曲〉。

毫無懸念,大周后是有才有貌,內外兼修的美人。但妹妹何以能搶走她的老公呢?男人自以為多情郎,當然是關鍵。

可是,大周后病了一段時間,形容枯槁,此時來了一位經常探訪姊姊的漂亮妹妹,「尚幼,未知嫌疑」,加上姐夫多情有才,又相貌堂堂,彼此安慰之餘,感情自然起了化學變化。

李後主到底是在大周后尚未過逝前,便與小周后偷情的,於是,在朝臣面前,不免有失身份。

著名的畫作〈韓熙載夜宴圖〉的主人翁,李後主的大臣韓熙載,就寫詩嘲諷李後主。但李後主亦不以為忤,心虛吧。

為何大臣敢公然寫詩嘲諷自己老闆,不要命嗎?

一則,五代十國,擾攘不安,政權率皆短命,帝位傳承血腥味濃厚,反而是南方的南唐,相對穩定,北方讀書人紛紛避難到江南。而南唐從開國皇帝李昪,到李璟、李煜,都禮遇文人士大夫,帝王本身亦多有文采,與大臣們的互動,相較於其他政權溫柔許多,極少誅殺大臣的戾氣。

二則,李後主確實是個性格溫和,「為人仁惠」的皇帝。對自己做的有違禮法的事,常常抱持「既然被發現,便笑罵隨你」的態度。

他與大周后在一起時,荒廢國政;他與小周后在一起,違背禮教。當大臣指責他,嘲諷他時,他都摸摸鼻子,算了。

這樣的皇帝,生在承平時期,也許落得個仁君美名,但在風雨飄搖的時刻,實在不免要被當成無能來看待了。

「紅日已高三丈透,金爐次第添香獸,紅錦地衣隨步皺。」

看看這皇帝平常怎麼過日子的。

太陽都已經高高升起了,皇宮裡的金爐還不斷添進動物造型的香炭,鋪在地上的紅毯都隨著跳舞的節奏變形起皺了。一夜歌舞,還未結束。

「佳人舞點金釵溜,酒惡時拈花蕊嗅,別殿遙聞蕭鼓奏。」

跳舞的美女們妝髮都鬆脫了,不勝酒力時則拈花聞香來提神。你累了嗎?怎麼會呢?你聽隔壁的宮殿還在歌舞狂歡呢!我們繼續。

李後主不是個壞皇帝。他孝順,他仁惠,他多才多藝。他只是無法治理好這個從他父親手上交給他的小國家而已!但他的命運比父親差太多了。

他祖父警告的北方有事,在他紅日已高的日子裡,已經戰鼓頻傳了!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李後主 #大周 #小周 #姊姊 #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