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地院審理立委集體貪汙案,今傳喚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出庭,確認檢方起訴李行賄立委蘇震清、蘇辦公室主任余學洋事實的爭點。李說,蘇震清曾主動談錢,「他開口,我就給他」,就是希望蘇能幫忙太流案。

李恆隆表示,他會認識蘇震清、余學洋,就是想要他們幫忙處理太流案,會給錢絕對不是因為認同他們的政治理念,蘇的學歷還比他低,也不可能崇拜蘇,雖然無法確定每筆錢是請託幫忙什麼任務,但都是與太流案相關,想討好2人。

李恆隆說,自認自己在本案中很可憐,因為被關38天懷恨在心,自然會有一些情緒在裡面,最初給50萬元紅包時,確實是想請蘇震清幫忙,但當時八字還沒一撇,沒有特定請託作為對價,主觀上不認為自己在行賄,沒有檢方起訴書寫的那麼嚴重。

李恆隆指出,印象中是蘇震清先提起錢的話題,談到債務問題,以及選舉需要做看板,他認為資助是OK的,未來也會需要蘇的幫忙,大家互相,因此給了230萬元,「他開口,我就給他」,這筆錢送給蘇後,並沒有還回來。

李恆隆李並說,只要余學洋來找他,有時只是報告一些小事情,他就知道意思,會給他5萬、10萬元不等,就是為了討好他,「我是以行動表示,他也收下,這是一種自然形成的默契,沒有明確的口頭承諾」,所有給錢的行為都與太流案有關,否則不會跟余來往,「我又不是吃飽閒著」。

(中時 )

#立委集體貪汙 #李恆隆 #蘇震清 #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