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蔡詩萍專欄】看見川普的支持者,衝進國會大廈,台灣的民眾不會陌生,但美國的人民肯定嚇一跳。

川普在事發之際,發表了一份不痛不癢的聲明,要支持者go home,但仍對自己的大選敗北,不肯承認。

換句話說,他還是在玩弄兩面手法,一則不承認敗選,挾持共和黨同志,強調大選舞弊,激動支持者的情緒。另則呢,又要把責任都歸咎給激動的民眾,而非自己的操弄。

然而,自始至終,他就是這整個事件的操控者,不是嗎?我對川普的沒有好感,始自於他的民粹操弄。民粹,是對民主政治最大的傷害。

我自許對民主政治,有著深厚的信念與感情,相對的,對民主政治的對立面,威權體制,極權體制,也都很反感。無論威權或極權,都是民主政治最大的敵人。

但,來自於民主體制內,藉由民主的機制,例如,言論自由,民主選舉,而操作的民粹主義,我也戒慎恐懼的在關注它,因為,威權,極權是民主政治的外部敵人,你很容易看出它們的威脅。

可是,民粹不同,它來自於民主的內部,經由內部矛盾的激化,又透過民主機制的濫用,回過頭來,顛覆民主政治的內部基石,某種程度來看,它在民主殿堂內挖牆角,更為可怕!因為,它會讓威權,極權的體制,趁機嘲笑民主,認為是民主縱容了民粹!

而同時間呢?由於民粹當令,也會讓民主社會裡瀰漫對民主的失望,進而鼓動民粹破壞民主,或民主的支持者也反過來,寄望民主體制「以超能力」對付民粹,無論哪一種,都可能造成民主的崩潰!

川普的可惡,正在於他完全以「自戀人格」,自以為是的,在破壞美國民主制度成長,賴以長期運作的文化因素,亦即,自律與尊重。

欠缺這種自律與尊重,美國立國兩百多年來的,從北美十三州,擴大到全球第一強權的體制,不可能會這樣成熟的運作!

正因為,美國的民主,需要體制之外的文化條件,所以,它的尷尬在於,如果有一天,來了一個「痞子」,怎麼辦?

唯其是痞子,他就敢利用制度的罅隙,他就敢利用文明的客套,反轉成他要的粗魯,他要的赤裸。

川普敢威脅副手彭斯,在儀式性的認證上,推翻各州選舉人的投票結果,不就是最明顯的粗暴?至於,他的「輸不起」,他的「願賭」卻「不服輸」,不是早在他與拜登的第一次辯論時,他就直接說出來了嗎?

他打開始便「醜化」通信投票,完全不顧這制度行之多年,也送過共和黨總統進入過白宮!他更是從競選之初,便從不回應選輸以後的態度,擺明了,選輸就是「被做票」!

這都是違反民主政治,需要「文明」態度的粗暴言行,誰能做得出來?唯有民粹!對付這種粗魯的民主敵人,怎麼辦?

我說過了,我是個民主政治的信徒,我當然不會從反民主的角度,去建議解決之道。相反的,我還是相信民主可以克服這危機。不信嗎?我分析給你聽。

不懂見好就收,不懂下台靠智慧的川普,最終是要自討沒趣的。先算算,投給拜登的八千萬票,不可能支持他,對吧!

再來,大選中投給川普的選票,會全部都支持他「賴著不走」嗎?應該不致於吧!再發生衝進國會的衝突事件,又會失去多少共和黨選民的支持?不會少吧!

政治是精算的事業,這幾番折騰,共和黨再陪著川普玩下去,整個黨即便不是鐵達尼號,至少也是傷痕累累,半條命吧!

這就是我說的,民主政治還是有它的內在凝聚力,川普一系列沒證據的選舉舞弊指控,一再輸掉法院的訴訟,難道法院都是民主黨「開的」嗎?

連喬治亞州的共和黨籍州務卿都保證該州的選票毫無問題,川普的鴨霸要求,不是更加印證他自己「為求贏不擇手段」的粗暴,無恥嗎?

美國畢竟不是開開發中國家,美國也畢竟是以民主價值做訴求的世界強權,我深信它會以民主的程序,來解決川普的民粹挑戰的,只是,過程會再拖延一些。

然而,程序走完,時間拉長,川普的醜態不是被暴露得更明顯嗎?

川普這場鬧劇,我不認為會真的傷害民主,反而,迫使共和黨與他劃清界線,逼使他的支持者內部分化,而也同時促使我們,更加明白民主的可貴,因為,民主必須對付的,不僅是外在的威權,極權體制,也同時是,內部民粹的叫囂與破壞。

但,唯有讓民主生根,讓民主的各種機制,都在民主程序中自發成長,維持相對的獨立性,我們才得以在民主遭到衝擊時,看到各種民主力量起來捍衛民主!

在民主的路上,敵人很多,川普不過是小丑一個吧!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中時新聞網)

#川普 #民主 #民粹 #民主政治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