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會走向戰爭嗎?

面對源自中國的新冠肺炎所帶來的災難,歐美各國的責難,也開始轉為要求中國承擔賠償責任的聲浪。

中國共產黨最害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認為主要是以下三點:

1.在美資產遭到凍結;

2.共產黨的崩壞(資訊公開、政治改革);

3.暴動頻傳,導致民眾叛亂。

因此,中國為了消除這些矛盾,很有可能主動發動戰爭。

2019年11月27日,川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沒過多久,北京飛往美國的頭等艙機票便一位難求,因為共產黨幹部的祕書和家人,全都在此時急著非往美國,轉移銀行的祕密帳戶、出售不動產和債券等。

我們回頭看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的主要重點,就能得知其中的緣由。

1. 美國國務卿每年都必須向國會提出有關香港自治的報告;

2. 鎖定將香港市民引渡到中國本土扣留、迫使認罪之人士,有可能凍結其在美資產並拒絶入境;

3. 將由美國商務部,審查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是否遵守美國的出口管制,並提出年度報告書;

4. 如基於《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及《基本法》第23條的法律通過,則重新檢視美國與香港之間的罪犯引渡協議,並對香港提出旅遊警示;

5. 如有香港市民因為參加示威而被政府拘捕,美方不得以此為由拒絶批准簽證。

這其中尤以第二點最為重要。「鎖定將香港市民引渡到中國本土扣留、迫使認罪之人士,有可能凍結其在美資產並拒絶入境」,這項重點如果真的實施,符合的人數勢必不在少數。

這會對香港造成什麼樣的負面影響?

1. 持有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前往美國,也無法享有優惠待遇;

2. 失去獨立關稅區的地位;

3. 無法購買屬於美國出口管制項目的敏感性技術產品;

4. 美國不再承認香港的特殊金融地位;

5. 香港的國際信用評級一旦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將會上升。

【精彩書摘】

旅遊業和航空業,還救得起來嗎?

企業受疫情影響,資金籌集陷入危機。對金融機構來說,這些融資企業因為生產和銷售停擺,急著借錢的狀況格外令人注目。

加上原油價格下跌與沙烏地阿拉伯決定增產的影響,美國頁岩氣企業也受到嚴重衝擊。原油市價已經下跌一半。川普將頁岩氣出口視為美國經濟已復甦的成果,完全不擔心原油價格一度跌到每桶20美元,十分令人擔憂。

疫情發展日益惡化。各國如同在黑夜當中前行,掙扎著想找到出路,此時北京政府卻高聲疾呼:「我們擊退病毒了,全世界要感謝中國。」

歐盟國家察覺到移民政策的失敗。無止境的接受肆無忌憚的中國人,容忍非法移民,即使取締毒品、槍砲走私,但黑手黨聯手歐盟境內的幫派,來躲避警察耳目,當中也有不少非法賣淫的女性入境。

這樣的放任政策,導致歐洲成為武漢肺炎疫情中最大的受害者。法國、德國因感染而死亡的人數急速增加,歐盟被迫重新審視過去的《申根公約》。

歐盟各國已封鎖邊境。4月13日,全世界的感染人數超過184萬人,死亡人數突破11萬人。世界彌漫著恐懼與不安。

新冠肺炎感染也蔓延到伊斯蘭教國家,伊朗的死亡人數急速增加。整個中東到亞洲的伊斯蘭教世界,尤其馬來西亞和印尼的疫情急遽擴大。印度的伊斯蘭教徒約有1億5000萬人,於是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宣布實施短期戒嚴令。巴西、菲律賓也封鎖國境。4月13日的統計結果顯示,美國死亡人數超過2萬人,都集中在中國城密集的紐約、西海岸的華盛頓州(最大城市是西雅圖,也是波音公司總部所在地)、加州和佛羅里達州。加州州長提出警告:「六萬名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很危險。」

另一方面,臺灣和以色列,在新冠肺炎的境外隔離抗疫上相當成功。

這是因為他們都有備戰的緊急對策,以及平日不懈怠的進行軍事訓練。以色列不僅禁止外國人入境,還聽說已經成功開發疫苗。(按:2020年7月19日中央通訊社報導,以色列找到抗體能中和患者身上的冠狀病毒,有望協助早日研發疫苗。)

全世界的股市不斷重挫,首先是與中國的供應鏈中斷而受影響的製造業,尤其是汽車、半導體與其零件、原料。其次是對旅遊業、飯店、巴士,還有作為重要產業的航空業。

日本航空、全日空等航空公司,約有七成到八成的國際航班停飛,股價下跌約40%、近50%,前途一片黑暗。

川普政府正討論要伸出援手,拯救波音公司。歐美媒體的預測則表示,要恢復以往的旅客人數,最快也得要一年之後,最糟糕的情況可能要一年半的時間。而且,歐美對於新冠病毒疫情責任的追究,主要是華人禍害的「華禍論」,而不是黃種人造就的「黃禍論」。

接下來,日本接下來將要面臨真正的經濟嚴重低迷。

全世界受到新冠疫情影響,除了中國以外,最嚴重的可能是日本。但它並不是表現在感染人數或者死亡人數上,而是在經濟上的成本來說,無疑是受到最大衝擊的受害國。

3月以後,日本仍未限制中國人入境,所以感染人數持續增加,這是最大的敗筆。另有一種說法是,日本一再受到中國的政治壓力,所以跟美國同樣未採取禁止入境措施,而之後的因應對策也都太晚了。

但是,根本性的錯誤是,日本不注重國防力,平常的危機管理能力就很薄弱,是耽溺於和平、國家軍事力不強的軟弱體質,再加上官廳嚴重的垂直行政、不注重橫向聯繫,各自為政的意識造成禍害。

左派媒體把問題焦點轉為批判日本前首相安倍,電視臺則煽動恐懼心理,甚至引發民眾瘋狂搶購衛生紙的奇特現象。

日本消費稅提高,造成消費支出降低,日本經濟出現衝擊性的數字,2019年第四季的GDP負成長6.3%(之後的修正值是負7.1%)。這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之後的情況更加惡化。

從股價大跌的狀況,也能了解到日本的經濟陷入衰退。

遠距辦公、無薪假、學校停課、春季高中棒球選拔賽(按:即春季甲子園)中止、演唱會等活動一律停止,東京奧運會也延期舉辦。大阪舉行的相撲大賽沒有觀眾。職業棒球開幕戰沒有球迷觀戰,奪冠賽開幕賽程未定。這些損害金額龐大,尤其許多自由接案的舞臺布景裝置、後臺休息室相關工作人員,月收入只有10萬日圓以下。入境旅客急遽減少,中小型旅行社陷入經營危機,其中也包括原本內定錄取的應屆畢業生,收到「取消內定錄用」的案例。特別是無固定職業的車掌,身分不屬於派遣公司員工,而比較像是領日薪的打工人員。這些人獲得的保障非常少,全都叫苦連天。

日本政府決定提供免利息、免擔保貸款,給陷入倒閉危機的中小型企業。

但是,當日本、美國股價震盪波動期間,中國股價指數反而上升,一般認為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上海股市完全不見下跌。2020年2月4日,農曆春節剛結束,上海證券交易所綜合股價指數(滬指)跌到2685.27點;2月21日,也就是新冠肺炎疫情造成全世界騷動,股價大崩落前,卻上探至3039.67點收盤。據聞這是因為中國當局嚴令投資人「不准拋售」,而金融機構強力買入所導致。

疫情讓日本經濟陷入危機,觀光旅遊業可說是首當其衝。

2020年2月底,我在日本宮崎市親眼看到,往年巨人隊春訓的季節、人潮聚集的大街,如今卻安靜的毫無人影,餐廳也門可羅雀。

平和台公園豎立著巨大記念碑「八紘一宇」(按: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用來宣傳的標語,意指天下一家)。在這裡,我也聽到計程車司機發著牢騷:「以前這裡都停著十幾輛載著中國觀光客的巴士。你看!現在一輛都沒有。」

在宮崎市前往鹿兒島縣國分市的特急列車上,第一車廂只有6、7個乘客。鹿兒島飯店的入住率只有一半,吃早餐時,餐廳裡空盪盪。霧島神宮完全沒有觀光客。只有飯店裡多少能看到自由行的遊客,但是旅行團消失了,尤其完全沒有來自中國、南韓的團體。宴會廳也空著,整個飯店空蕩得像座鬼屋。

接著3月時,我順便去了四國的松山。有少許人來參觀子規紀念博物館、坂上之雲博物館,知名的道後溫泉也有零星觀光客,當地的特產品店店員閒得沒事做。

兼職和打工的員工被裁員。但不知道為什麼,櫃臺人員大都是中國女性(可以想像中國旅行團有多少,才會雇用中國人來服務這些旅客。而且,就算沒有觀光客,依照契約還是得繼續雇用她們)。

以日本全國來說,這種情況十分普遍。尤其北海道和大阪,飯店裡住宿的旅客減少了一半、甚至少得更多。大阪道頓堀豎立著「武漢加油」的旗子。迪士尼樂園、日本環球影城、上野動物園、國立歷史民俗博物館也都休館、休園,連帶受害的是巴士公司、導遊和翻譯人員。原本簽約的餐廳、土產禮品店(免稅店樂購仕、連鎖藥妝店松本清、連鎖3C電器名店友都八喜、連鎖雜貨超市唐吉訶德等店家也空蕩無人)、巴士包車幾乎都取消行程,司機閒得發慌。

東京原本最熱鬧的赤坂、六本木、銀座、池袋,人潮減少了一半,日本JR山手線和地下鐵也都空蕩蕩的。也就是說,從娛樂設施到電影院、柏青哥店、咖啡店、居酒屋,最後連風月場所,都沒有顧客願意上門了。單從表面上觀察、只鎖定觀光相關產業,就能發現事態嚴重到這種地步,因此股價會持續下滑,也是理所當然的。

4月8日,日本政府對7個都道府縣,16日晚上對40個道府縣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一旦發布後,全國的電影院和風月場所等都必須停止營業。

汽車銷量也呈現持續下跌的慘況。根據2020年1月分的資料,中國的新車銷量減少19%,二月以後減少70%。在中國,豐田汽車銷量減少70%,本田汽車減少85%,拚命擴廠的結果卻適得其反。通用汽車銷量減少92%,韓國現代汽車減少97%。

日本最大工程機械製造商小松集團,在中國的工程也停止,造成營業額減少30%。製造零件的承包商在中國,並集中在武漢,因此一旦停止生產線,也就無法出貨。還有,製造零件也需要材料,依賴進口原材料的產品,也很難更換替代品。進駐武漢的汽車零件製造廠有300家以上,幾乎可媲美半導體製造廠商了。

武漢是資訊科技相關產業的中心。日本分派五次全日空包機,協助旅居湖北省武漢的日本人搭機返國,他們大都是汽車和半導體製造廠的工程師、管理人員。也就是說,在中國的汽車和半導體供應鏈,或許實質上早已中斷。中國政府對外表示,六成以上的勞工都已回到工作崗位、許多企業已重新復工,這種說法顯然是謊言。目前,在中國進行最後組裝的蘋果公司,有12000名美國員工都被要求必須居家辦公。

統計數據顯示,中國1月至2月的出口量減少17%。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自動的減少了8%。

兩次彈劾失敗,終於在總統大選拉下川普

民調公司尼爾森(Nielsen)研究了各電視臺的收視率增減情況,發現福斯上升了32%;MSCB下降了1%;批判川普的領頭羊CNN下降了2%(《華盛頓郵報》,2020年1月29日)。在過去18年中,福斯電視的收視率一直在增加;網路上的福斯新聞,一年有195億人在觀看。

這些數字是寶貴的數據,換句話說,支持川普的福斯電視,近年來收視率顯著提升。

在2020年2月3日的愛荷華州民主黨黨團會議上,前副總統拜登(78歲)以23%的支持率遙遙領先,其次是支持率18%的伯尼・桑德斯(79歲),前紐約市長麥克・彭博(Michael Bloomberg,78歲)以12%的支持率躍居第三,第四則是伊莉莎白・華倫(70歲)。彭博以「直接跳過前四站初選」的方式獲得初選提名,他利用個人財力建立了400人的競選團隊,並在電視廣告砸下約2.6億美元的資金。另一方面,桑德斯獲得工會支持,特別是有20萬人的美國郵政工會表示支持桑德斯,但卻遭到希拉蕊痛批:「沒有人想和他一起工作。」

作為競選活動的一環,民主黨仍繼續彈劾川普的計畫。

但在2020年1月31日,證人傳喚以51對49「被否決」,使得局勢進一步鞏固。2月5日,總統彈劾案在參議院全體會議上遭到否決。

自上任以來,川普實踐了一系列選前的承諾。

例如,審查《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退出《巴黎協定》、對中國發動高關稅、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退出《伊朗核協議》等。特別是退出《巴黎協定》,使得工人重新回到煤礦區和瓦斯開採區,提振了美國經濟,讓股價達到歷史新高,大幅改善失業率。民主黨的支持者轉而支持川普,或是支持更激進的獨立黨,改變了支持的對象。特別是黑人對民主黨的支持率明顯下降,使民主黨開始陷入恐慌。

民主黨的極左傾向反而因此更強烈,桑德斯和華倫等社會主義者,與自由派極左分子的支持率,在民主黨總統大選初選前的一系列活動中持續上升,甚至超越了中間溫和派的拜登。彭博看到了民主黨如此混亂的局面,也決定利用這大好時機彎道超車,取得逆轉勝。

即使第一次的總統彈劾案沒有足夠證據,但民主黨卻依然進行了為期兩年的「通俄門」調查,故意干擾川普。儘管調查委員會的成員都是由傾向民主黨的人選構成,且在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都偏向民主黨的情況下,報告書的結論卻是「無法提供足以彈劾川普的證據」,整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最後卻連一隻老鼠都沒抓到。

共和黨在被稱為通俄門重演的烏克蘭醜聞(按:指稱川普於2019年5月至8月,透過電話施壓烏克蘭政府,要求調查川普的政敵、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及其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一事)上,面對民主黨的彈劾攻擊,罕見的團結一致。在上屆總統大選中,保守派主流人士批評川普,並支持希拉蕊。共和黨的眾議院議長保羅.萊恩(Paul Ryan)直到最後一刻才轉而支持川普,在許多人不配合的情況下,川普只好孤軍奮鬥,最終戰勝了希拉蕊。

現在的情況已經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共和黨人團結一致支持川普,就連被稱為新保守主義代表、厭惡川普的迪克.錢尼,也站出來支持川普。

那麼,川普在2016年總統大選,獲勝的原因是什麼?

川普不依靠選舉專家,並將目標鎖定在純樸且在基層生活的人民,他重視偏遠鄉村的牧場、農場和教堂,在最偏僻的深山雪地,舉辦了自村莊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集會。而且《時代》雜誌注意到了這場在美國鄉村舉辦的集會,一個不到20000人的村子裡,近萬名村民不顧風雪、齊聚一堂,他們冒著大雪和嚴寒,耐心等待川普的到來,這些都是自發性的動員。川普旋風和奇蹟般的突然竄起,就是從此起步。從這時開始,在中西部地區的福音派集會開始聚集2萬、3萬人,偏遠的城鎮和村莊,因為得知川普即將到來而出現騷動。初選才剛開始,就發生了競選專業人士都未預想到的狀況:出乎意料的,川普在初選中居然躍居第一。

「怎麼可能發生川普當選這種愚蠢的事」,共和黨的保守主流派放棄支持傑布.布希(Jeb Bush),改為集中支持參議員馬可.魯比歐(Marco Rubio);新保守主義人士是支持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而華爾街則是擁護俄亥俄州州長約翰.凱西克(John Kasich)。

隨著川普一次又一次在初選中領先,共和黨焦慮了起來,新保守主義派、保守主流派、華爾街開始不顧自己支持的候選人,轉而批評川普。

共和黨全體對川普都相當冷漠,直到最後也沒有與他合作。即使川普贏得了初選,共和黨非但沒有幫助川普進行競選活動,為了讓川普落選,曾擔任布希政府的50位高層官員還發出聯合聲明,呼籲群眾投票給希拉蕊。換句話說,共和黨不知從何時開始,也被深層政府劫持,與民主黨同流合汙。

如今,在彈劾總統的指控被否決後,川普的支持率反而上升,彈劾案可說是民主黨的自殺式炸彈攻擊。共和黨幹部批評民主黨的行為,是「自殺行為」和「感情超越了邏輯」。

(本文摘自《新冠後,中國與世界的最終戰爭》/大是文化)

【作者簡介】

宮崎正弘

1946年出生於日本金澤,早稻田大學肄業。

評論家、作家。採訪的足跡遍及中國全境,對於中國實際經濟狀況的描寫頗受好評,並有多本相關著作。近著有《再會了,習近平》(Business社出版)。

關於中國,曾出版與福島香織、宮脇淳子、河添惠子、渡邊哲也、室谷克實、石平等人的對談系列書籍。新作《震撼世界的歷史之國——日本》(德間書店出版,與高山正之的對談錄)廣受好評。歷史評論著作包括吉田松陰、西鄉隆盛論,近期著有《明智光秀 五百年的孤獨》(德間書店出版)。

【譯者簡介】

林佑純

淡江大學應用日語系畢業,曾任日商企業祕書,現為專職譯者。熱愛旅遊及接觸世界各地文化,相信任何類型作品皆有迷人之處。翻譯作品囊括奇幻、文藝、心理、財經、休閒等領域,期許自己成為廣度、深度皆具的日文譯者。

譯有《豐田人高效率動線思考》、《醫生強烈建議你買的保險》(以上為大是文化出版)。

《新冠後,中國與世界的最終戰爭》/大是文化
《新冠後,中國與世界的最終戰爭》/大是文化

(中時新聞網)

#川普 #中國 #民主黨 #減少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