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吳波16日在陸媒《環球時報》撰文指出,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14日提出總額達1.9兆美元的經濟救助計畫,以應對日趨惡化的新冠疫情、推動美國經濟復甦。不少媒體評論認為,這一計畫更多是拜登在上任前,對彌合美國內部不同階層之間矛盾做出的最新努力。因為,美國政治菁英心裡很清楚,美國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是菁英與大眾對立。

吳波表示,《紐約時報》近日一篇評論認為,川普在低學歷選民中的基本盤之所以穩固,是因為民主黨強調「菁英人設」,正是「脫離群眾」的傾向和「不接地氣」的刻板印象助推了以川普為代表的民粹崛起。該文引述美國國會研究處一份報告指出,2019年開始的本屆美國國會535名議員中,100%的參議員、95%的眾議員都有大學以上學歷,作者由此建議,「應在國會招募沒有上過大學的議員」,這樣有助於「微妙地重建公眾信任」。通過拉低學歷改變「菁英人設」作為反思「川普主義」的結論,該文關於菁英與大眾關係的指向,切中了問題的要害。

吳波稱,全球化強化了資本的邏輯,各類資源越來越多地向以資本家為主體的菁英階層集中時,教育資源也具有了壟斷性特徵。換言之,教育就不再是助推向上流動的力量,反而成為拉大社會貧富分化的工具。缺乏資源和資本的中低階層哪怕再重視教育也很難競爭過他們,因此上升管道變得越來越窄,向上流動也就自然變得越來越艱難。階層固化的過程,也是菁英與大眾逐漸疏離和強化對立的過程。

吳波表示,資本在技術和全球化的幫助下,在壓縮美國中產階級進而改變社會結構外部特徵的同時,也嚴重撕裂了美國社會。菁英和大眾一起被資本推入了一個巨大的陷阱之中,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吳波認為,這一幕在顯示資本對美國社會的統治程度的同時,也顯示出美國社會的危機程度。「在國會招募更多沒有上過大學的議員」的想法雖然略顯幼稚,但至少感受到作者對美國未來的高度緊張。美國大選過程中凸顯的意識形態衝突,盡管不是發生在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之間,但是在客觀層面已經宣布了新自由主義的破產。

吳波強調,當前美國菁英與大眾之間衝突無疑是一面鏡子。資本作為馬克思批判資本主義社會的核心範疇,如今在中國大陸不少語境中,早已作為中性概念泛化使用著,這是資本邏輯麻醉和遮蔽功能的顯現。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無論是資本邏輯還是權力邏輯都是一個需要承認的客觀存在,只有始終堅持大眾的根本立場,將打擊權力菁英的背叛和抑制資本邏輯有機地結合起來,才能緩和菁英和大眾之間的疏離和對立。

(中時 )

#菁英 #資本 #大眾 #階層 #吳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