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條旗報》17日分析,隨著總統當選人拜登即將入主白宮,雖然他矢言解決新冠肺炎肆虐並挽救千瘡百孔的美國經濟;但是,從北韓核武、伊朗問題、與中國大陸還有俄國的大國競爭,甚至是國防預算,這些事件勢必讓白宮新主人被迫花更多心力在國防議題上。

雖然外界憂心拜登會過於傾中,但自從川普在2017年《國防戰略》中,以大國競爭取代911事件後的反恐戰略,即使是拜登上臺也難以改變旋律。雖然拜登會努力尋求北京一同解決氣候變遷與北韓核議題;但有鑑於北京在南海的軍事存在感不斷擴張,新政府恐繼續「自由航行」行動,並持續加強與日本、南韓的合作。

然而,美俄關係可能成為拜登就職初期的焦點。特別是美官員指控俄國應為美國政府與民營企業網路遭攻擊負起責任。可預見的是,美國網戰司令部將成為軍方回應網攻的核心角色;與此同時,拜登還會利用制裁與其他報復手段來回應俄國網攻。

另一方面,川普承諾美軍自無止盡的戰爭中撤出,讓拜登必須衡量自阿富汗等地撤出剩餘美軍,對區域、美國安全,甚至是數十年後的國際地位、美國戰略所帶來的影響。

特別是阿富汗地區,代理防長米勒日前宣布,美國在伊拉克與阿富汗駐軍縮減至每個國家2,500人。雖然已達成和平協議但卻脆弱不堪。美軍撤離讓塔利班可能重返軍事統治,甚至成為基地組織、「伊斯蘭國」(IS)的避風港。

就國防預算而言,針對外界要求大幅削減軍事預算,拜登已表態拒絕,故其任內國防預算應可維持穩定。不過,隨著疫情大流行,不少民主黨人高呼削減核武等國防預算,將資金挪於國內議題。隨著政府因大流行接連祭出財政刺激措施,財政鷹派可能希望維持國防預算緊縮。

2020年12月,美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Milley)坦言,儘管五角大廈希望國防預算增長3%至5%;但實際上卻很難,國防部應採取較實際的預算審核態度。

然而,國防預算維持不變卻影響撤軍等問題。這意味美國是否要持續花錢維持海外駐軍,還關乎是否要削減老舊武器的預算,改為投資無人船艦或機器人等替代項目;但是,「老舊武器」卻可為美國增加就業機會。此外,川普的造艦計畫,5年內要新增82艘海軍軍艦,遠遠超過先前預估的37艘。預算維持下如何達成此一目標,恐怕留阿婆生子之譏。

川普任內留給拜登另一新挑戰,當屬軍文關係的撫平。川普任內4年,讓軍文之間的關係陷入越戰以來最矛盾之境界。過去1年來,對於川普有意動員部隊來平息因種族議題而引發的抗議,卻遭到軍事領導人的反彈;但隨後的川粉之亂,國民兵卻不得不扮演重要角色。

針對川粉在國會引起的暴力抗議,部分人批評五角大廈反應過慢,才讓川粉衝入國會;另有人憂心大量川粉再次動員,阻止拜登就職。這些都意味著首都短期內難以擺脫國民兵的身影。甚至,下一任防長將面臨軍隊內部各種社會正義問題,從國會批准軍事基地改以聯邦英雄名字命名,到軍中持續發生的性平案件,以及如何處理極右翼軍人的存在。

在朝鮮半島方面,金正恩可能以飛彈試射來歡迎拜登上臺。畢竟,川普當年就職初期,平壤就進行核試驗與飛彈試射。不過,飛彈試射本身除吸引拜登注意外,還有擴大北韓核武庫,進而累積更多籌碼來與美國談判。

事實上,金正恩日前在金日成廣場舉行大閱兵,除展出「北極星5號」新型潛射彈道飛彈,與「北韓版伊斯坎德」的KN-23彈道飛彈;其更喊出「不管美國由誰執政,反北韓的性質與精神永遠不變」、美國為「最主要的敵人」、華府對平壤敵對的政策仍將持續,以及「核武研發將不斷向前推進」。這些都顯示金正恩試圖以軍事力量,逼迫拜登將其納入議程之上。

在歷經就任初期的唇槍舌戰後,川普宣稱與金正恩在兩次元首峰會後雙方已墜入愛河;但真相是金正恩持續擴建核武庫,並持續研發飛彈科技。這讓拜登決心走出川普的「電視轉播峰會外交」,改以持續協調盟友以及中國大陸在內的其他行為者,一同推展北韓的去核化。

隨著川普政府走入歷史,華府與德黑蘭的關係也持續低盪;更何況,伊朗曾揚言報復川普擊殺「聖城軍」指揮蘇雷曼尼,迄今卻遲遲未兌現承諾,更讓人憂心地雷不知何時會引爆。拜登已承諾回歸川普時期所放棄的伊朗核協議,並擴大其能發揮的槓桿效益。但這並不容易,伊朗已如脫韁野馬,而以色列也不願美國重返協議。

(中時新聞網)

#拜登 #國防預算 #大國競爭 #撤軍 #北韓核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