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病房內的污染

在隔離病房的醫護人員,其實每天都會和COVID19群魔混在一起,環境非常險峻,科學家發現一般隔離病房和重症隔離病房,到處都有可能是污染源,有些還汚染跑到了隔離病房之外呢!

◎隔離病房的環境污染

1.空氣

重症隔離病COVID19 陽性率:35%

一般隔離病COVID19 陽性率:12.5%

2.空調

重症隔離病COVID19 陽性率:66.7%

一般隔離病COVID19 陽性率::8.3%

3.空間

排風囗處COVID19 陽性率:35.7%:

病室內COVID19 陽性率:44.4%

醫生值班室內COVID19 陽性率:12.5 %

隔離病房的物品污染。(圖/翻攝自黃軒VOCUS)
隔離病房的物品污染。(圖/翻攝自黃軒VOCUS)

◎隔離病房的物品污染

1.電腦設備/COVID19 陽性率:75%

在「重症隔離病房」最易污染,最髒的就是:電腦滑鼠、鍵盤等電腦設備。

在「一般隔離病房 」 最易污染,最髒的也是:電腦滑鼠、鍵盤。

病房 」 最易污染、最髒的是電腦滑鼠和鍵盤。(圖/翻攝自黃軒VOCUS)
病房 」 最易污染、最髒的是電腦滑鼠和鍵盤。(圖/翻攝自黃軒VOCUS)

2.垃圾桶/COVID19 陽性率:60 %

3.病床把手/COVID19 陽性率:42.9%

4.隔離病房的門把/COVID19 陽性率:8.3%

5.囗罩衣物

哪裡最容易發生污染?

在隔離病房,我們都會簡單分成汚染區、半汚染區和清潔區。

汚染區 : 通常就是病室區,病人治療的地方。

半污區:脫下防護裝備的地方。

清潔區:離開以上的地方。

研究發現,最容易發生醫護人員受汚染的地方就是在「半汚區」,也就是說醫護人員脫下防護裝備,是比穿上防護裝備更危險,義大利研究人員發現在半污區的COVID19陽性率為50%,都比「污染區」還更高。

在半汚區,也就是在醫護人員脫下防疫裝備,在此處的乾式洗手液,是100%受到汚染的,而這裡的區域,一半的門把都沾滿了COVID19 病毒。

◎隔離病房外的污染

1. 藥局

國外的研究發現,當對全院的地板做COVID19的研究,發現藥局的地板,竟然是100%完全被病毒汚染啊!但明明藥局都沒有病人,地板上怎會都是COVID19 病毒?後來才想到是「鞋底」。且早就有文獻資料告知COVID19病毒,可在鞋底活上好幾天。

果然查到一半(50%)曾到隔離病房的醫療人員的鞋底下,都有COVID19 病毒,原來病毒是隨這些醫療人員,踩出了隔離病房的。

2.一般病房

國外的文章發現在隔離病房的醫療工作人員,平均得到COVID19的感染機率是8.3%,而在一般病房工作的醫療人員,得到COVID19的感染機率是3.4%而已。進一步分析,不同職別,發現有差別的:

醫師:

在隔離病房感染機率是4.4%

在一般病房感染機率是21.4%

護理師:

在隔離病房感染機率是10.2%

在一般病房感染機率是3.4%

清潔工:

在隔離病房感染機率是10.2%

在一般病房感染機率是0%

在一般病房,清潔工反而最安全的!

在隔離病房中清潔人員 (9.1%) 的感染機率比醫生 (8.0%) 和護理人員 ( 6.3% ) 更高;在非隔離病房的醫生(21.4%)發生感染率,是比隔離病房的醫生(4.4%)更高。

就像那位醫生戴一般外科口罩,因為在非隔離病房,而在案838醫師接觸下,他就容易被汚染到了。主要可能是在非隔離病房的醫生沒有全套防護的。

◎醫療人員NG行為,導致自己被感染

-家中有人確診,而被感染

-防護裝備,穿脫不當

-在休息室,和其他醫療人員交談超過15分鐘

-和其他醫療人員在近距離(1m)內,一起吃飯

-工作時,沒有保持安全距離。

-替確診病人做檢查

◎飛沫傳染是怎麼一回事

1.吸入飛沫

明明醫護人員都有戴口罩,怎麼會相互傳染?大家都以為是醫護互相咳嗽,才得吸入飛沫感染。其實這種機會,不要說醫院,在捷運車廂內只要清喉,類似咳嗽聲音,周遭的人有戴口罩,大家都會遠離你。但只要有戴口罩,面對面咳嗽,吸入飛沫的機就減低很多,但現在多是無症狀感染,這些感染病毒在環境中製造汚染,也就是「手指頭才最危險!」

接觸飛沫感染。(圖/翻攝自黃軒VOCUS)
接觸飛沫感染。(圖/翻攝自黃軒VOCUS)

2.接觸飛沫

在重症隔離病房、在一般隔離病房中,最髒的東西就是滑鼠和鍵盤,這些都是醫生、護理人員共用的,很顯然接觸案838留在手指頭的飛沫傳播,就成主要途徑之一了。當案838回醫院用電腦打病歷,護理人員又用案838用過的滑鼠和鍵盤打報告,接下來就是人類自然反射動作「挖鼻孔」。

3.挖鼻動作

我們在沒有人的情況下、在私人空間中,常常會不自覺接觸到眼鼻嘴耳還有脖子,「你每小時,會有三次機會挖鼻孔、四次機會碰嘴巴,甚至連耳朵都有一次機會摸到」。

我們常會不自覺接觸眼鼻嘴耳和脖子,每小時有三次機會挖鼻孔、四次機會碰嘴巴,甚至連耳朵都有一次機會摸到。(圖/翻攝自黃軒VOCUS)
我們常會不自覺接觸眼鼻嘴耳和脖子,每小時有三次機會挖鼻孔、四次機會碰嘴巴,甚至連耳朵都有一次機會摸到。(圖/翻攝自黃軒VOCUS)

同樣的,當案838協助主治醫師取咽喉異物,如果手指頭的滿滿病毒,也可透過接觸的任何東西造成汚染,而主治醫師與同在的護理師,又沾到汚染的任何東西,然後當把囗罩拿下時刻,又自然反射動作去挖鼻孔,就會傳染了。

◎向醫護人員致敬

在群魔亂舞的隔離病房外,醫護人員在防疫第一線工作,用自己的生命搶救大家的生命,你們知道我們是多危險?時刻都會被環境污染,而間接的方式自己也會被感染?

我們醫療人員絕對「是人,而不是神」,而病毒不會理職務是什麼,逮到機會一樣感染的。故向全球的醫護人員致敬,單一個美國就有三千名醫護人員,因這場戰疫犧牲生命,我們珍惜眼前所有的醫護人員,也向醫護人員致敬。

【本文由黃軒授權提供,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文章來源:隔離病房內內外外,COVID19皆可污染
#隔離病房 #COVID #19 #陽性率 #醫護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