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小兒麻痺行動不便的陳安宗(宗哥),從小印象最深的不是被嘲笑,而是父親過世後,債主上門的恐怖模樣。為此,他年紀輕輕就立志「賺大錢」,但卻是搞地下放款和六合彩等。即便想重新做人,30歲左右到台中當搬運工,晚上還到飯店當夜間櫃檯,一場921地震還是讓他苦心全沒了。沒想到,流落到龍山寺,和其他街友一起排隊領食物、深入研究推輪椅販售的種種後,竟迎來新的人生轉機。

他回憶,自己20多歲就開始「撈偏門」,非但沒大賺,反欠下更多債,就算痛定思痛,回嘉義開手工工廠,還是遇上韓國搶光台灣訂單的「歹年冬」,不得不宣告倒閉。

走偏門不行,搞正途也倒,宗哥在萬念俱灰下,拿著家人給的最後幾千元,說要去找工作,「其實我是去尋死,到了中橫,恍惚間頭朝1顆樹猛撞,當時我才知道自己根本沒勇氣死,否則跳崖不就好了?」

宗哥最終在台中豐原找到1間紙廠,鎮日坐輪椅搬3百多公斤重物,薪水卻僅有2萬多元,於是又在當地找到飯店夜間櫃檯工作貼補,即便每日「比狗還累」,那幾年卻是他最安心的歲月,直到921地震重創中台灣,也摧毀了他全部夢想。

即便身障也該有尊嚴,因此宗哥替街賣朋友佈置的「家」,從廁所到房間、曬衣間等,每個小細節都設計得很貼心。(圖/黃威彬攝)
即便身障也該有尊嚴,因此宗哥替街賣朋友佈置的「家」,從廁所到房間、曬衣間等,每個小細節都設計得很貼心。(圖/黃威彬攝)

曾經的避風港瓦解,但日子還是要過,他上台北求職,卻四處碰壁,晚上只能待在萬華的小旅館藉酒消愁,才3個多月就花光積蓄,最終流落龍山寺當遊民,某次他餓了超過2天,忍不住向民間團體索取食物,其他街友看他的眼神透露「你也和我們一樣」。此刻讓他放下尊嚴,卻也為他的人生帶來轉機。

「我看很多身障街友在賣口香糖,一打聽才知道真的能餬口,也參加了他們的團體,心想至少晚上有地方窩。」宗哥抱著孤注一擲的心態加入,卻發現該團體男女混睡、多人擠1床,身障者無人扶持,上廁所還必須「滾在屎尿中」,老闆更規定街賣時必須赤腳襤褸打悲情牌,讓他十分不以為然。

但為了吃飽,宗哥只能照做,第1次進入大龍峒菜市場前,他在門口抽了好幾根菸,才鼓起勇氣坐著輪椅進去,還把眼鏡拔下來不敢看人,意外的是,就算不開口,婆婆媽媽仍主動來買。

不少身障街賣者忙碌了一天,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到協會,和大家一起用餐、聊天。(圖/翻攝新巨輪臉書)
不少身障街賣者忙碌了一天,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到協會,和大家一起用餐、聊天。(圖/翻攝新巨輪臉書)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新聞網)

#宗哥 #龍山寺 #轉機 #讓他 #街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