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立桃園醫院院內群聚感染擴大,9天爆出10例本土,而首例感染的醫師案838傳是替病患插管治療時,不慎被感染,引起各界關注。而ICU醫師陳志金則分享插管急救確診病人的模擬狀況,每次急救至少就要7名醫護合作,其中像是護理師做CPR臉紅爆汗也不敢停、頭套滑落被擋住視線也要繼續急救,讓他忍不住落淚感嘆,沒看過的人不會了解有多辛苦。

ICU醫師陳志金昨在臉書分享「插管急救演練」,當確診病人突然心跳停止,需CPR急救和插管,狀況危急的情況下,要如何在確保病人獲得最好救治的同時,讓參與搶救工作的醫護人員的自身安全也有保障,因此整個急救流程都須不斷再審視。

陳志金表示,這次他們模擬最危急的情境,也就是「醫療人員將自己暴露在最高危險的情境」中,因為搶救得當下,醫療人員容易奮不顧身的搶救病人,而忽略掉自身的安全防護,因此負責肺炎專區的醫療人員必須熟悉整個急救與防護的過程,

陳志金指出,此次演練除了有即時錄影外,也出動13位資深的醫師、護理師、品管師與感控人員,而參與演練者為主護護理師、護理小組長、聯絡護理師、急救醫師、麻醉醫師、麻醉護理師與呼吸治療師,共7人。「沒錯!一次急救插管至少就要7位醫療人員」。

陳志金透露,不同於過去的輕鬆,由於北部多位醫護遭感染的消息傳出,讓旁觀檢視的人員也跟著緊張起來,因為保護醫療同仁的責任更大了。

模擬演練插管救確診患者,年輕的護理師跪在床上做CPR,臉紅爆汗都不敢停,等著醫師們穿好裝備進來救援。(圖/翻攝自ICU醫師陳志金)
模擬演練插管救確診患者,年輕的護理師跪在床上做CPR,臉紅爆汗都不敢停,等著醫師們穿好裝備進來救援。(圖/翻攝自ICU醫師陳志金)

陳志金描述演練時的畫面,在隔離室看著年輕的護理師穿著防護裝備,跪在床上進行CPR、用力壓著模擬病人的胸骨,速度比牆上的秒針移動速度還快上一倍,不用多久就面紅耳赤、汗流浹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孤獨地等待門外的醫師、小組長和聽到廣播趕來的麻醉科醫護穿好裝備、進來救援。「看著她臉上流下的汗水、絲毫不敢停下的雙手,在隔離室的觀察員互看不語,這次感覺真的特別沈重!」

陳志金表示,若這是真的急救的狀況,她要有多少勇氣,才能撐過邊急救、邊等救兵的時間」,光想到眼淚就不自覺地流下來。外面的救兵不可能防護裝備沒穿好就衝進來,而每次穿防護裝備至少要5到7分鐘,因為得配上PAPR(動力濾淨式呼吸防護具)。而脫下受汙染的衣物至少要2、3倍的時間,因為「脫下最容易讓身體被汙染。」

7名醫護模擬演練如何插管救確診者,其中小組長的頭套滑落,被擋住視線,只能透過小縫隙繼續完成份內工作,讓人看了相當不捨。(圖/翻攝自ICU醫師陳志金)
7名醫護模擬演練如何插管救確診者,其中小組長的頭套滑落,被擋住視線,只能透過小縫隙繼續完成份內工作,讓人看了相當不捨。(圖/翻攝自ICU醫師陳志金)

陳志金也說,後續醫師與小組長進來替換護理師、麻醉科的醫師進來插管、呼吸治療師推來呼吸器,整個急救過程中,小組長防護頭照裡面的頭套滑了下來、遮住眼睛,她只能透過小縫來看繼續努力完成份內工作,種種畫面都讓他看了相當不捨。

陳志金提到,有人動不動就說醫療人員沒有遵守SOP、動不動就批評醫療人員怎麼不用心做好防護的時候,可曾想過,醫療人員是如何慎重的看待救人這件事?醫療人員是如何自律的自我要求?醫療人員是如何在這麼危急、這麼大的壓力之下,邊搶救病人,還要顧及自身和伙伴的安全?短短半小時旁觀者的壓力都這麼大,但感受可能不及當事人的百分之一。

最後,陳志金也呼籲大家對於醫療人員,可以「多一點鼓勵,少一點責備、少一點酸言酸語或者馬後砲。」尤其是,當你不知道醫療人員是如何冒著自身的生命危險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沒看過的人不會了解壓力有多大。

文章來源:陳志金臉書原文

(中時新聞網)

#急救插管 #護理師 #醫療人員 #陳志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