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凱夫勒纖維(Dupont Kevlar)製成的現代防彈背心,已拯救了無數條生命,那麼這樣重要的裝備是怎麼被發明的呢?竟然是一位遭搶劫、歷經槍戰身受重傷的披薩店老闆,他康復之後立志要發明防彈裝備,並把公司取名叫「第二次機會」(Second Chance)。

我們很強(we are the mighty)說防彈背心的故事。在1969年7月初,阿波羅11號準備登陸月球的前夕,理查·戴維斯(Richard Davis)的披薩店接到外送訂單,地址在一個有點偏僻的公寓,然而當時身為老闆的戴維斯不疑有他,選擇自己外送這一單,沒想到卻遇到搶劫。他徒經一條小巷時,被持槍歹徒洗劫,也包括那3盒披薩。

有些受害者可能會摸摸鼻子認了,但是「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戴維斯尤其如此,他在當披薩店老闆之前,是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服役的,因此遇到搶劫,他是自責「怎麼當天沒帶槍」。幾週後,又接到了同一地址的另一個訂單(戴維斯還記得是兩個意大利辣香腸和火腿比薩)。但這一次,他準備了一把.22左輪手槍,就藏在披薩盒下面,要是有變故,他會第一時間反擊。

還真如他所料,這一單仍然是強盜的陷阱,但別忘了戴維斯有備而來,一看到歹徒持槍接近,他立即先開槍,這下子槍戰爆發了。戴維斯以1對3,他開了4槍,擊傷了其中2人,但自己也在槍戰中受傷,一槍擦過他的太陽穴。另一槍擊中他的腿,槍聲引來其他人的支援,把他送醫診治,但是就在他住院其間,他的披薩店遭遇火災,原因不明,可能是遭到黑幫報復。總之,出院後的戴維斯,除了名字,一無所有。

歷經生死的戴維斯,突然覺得他既不幸又幸運,不幸的是遇到2次搶劫還中槍,但幸運的是子彈沒有打中他的要害,他突然覺得這是他的第2條生命,必須更珍惜,於是他投入對防彈衣的研發。

戴維斯因為海軍陸戰隊的軍旅背景,使他有門路接觸了其中的一些新材料,他先想到的是越戰時期就配發給陸戰隊員的「防彈尼龍」(Ballistic nylon),這是杜邦公司在二戰時期就開發的材料,不過到了1969年,防彈尼龍已擋不住步槍子彈,提供的僅是戰場破片的保護。然而杜邦又發明了新一代的強韌纖維,強度是鋼鐵的5倍,就是凱夫勒。戴維斯透過人脈關係得知了凱夫勒的存在,覺得這就是他想要的好材料。

接著戴維斯成了自己的防彈背心開發公司,名叫「第2次機會」。他拿著一把剪刀,一卷防彈尼龍、剛購得的凱夫勒纖維,和70美元的啟動資金,白天白天縫製防彈背心,晚上帶著剛發明的背心,向警察推銷他那新奇的救生設備。

然而初期收效甚微,沒什麼人相信他的背心能防彈,多數人都更相信金屬板才有足夠的強度,而不是柔軟的合成纖維。顯然戴維斯需要更大膽的宣傳策略才能引起注意,他在於1972年,透過自己的軍旅人脈,安排在密西根州寨湖(Walled Lake)小鎮附,找了一批記者和自己認識的朋友們,來進行防彈背心的現場性能展示,為了宣傳,還借了一台8釐米攝影機拍攝整個過程。

當年拍攝的影片已被史密森尼學會所收藏,因此我們還看的到戴維斯的大膽舉動。一開始,秀場小姐先介紹手槍的威力,一名警察拿槍射擊一顆西瓜,西瓜當場四分五裂。

接著戴維斯拿出他發明的防彈背心,架在木椿上,然後拿起手槍與來福槍射擊,事實證明,子彈打不穿防彈背心,都卡在背心上。

然後,戴維斯做出有史以來最大膽的示範,他將穿著防彈背心,自己倒持手槍來打自己。戴維斯說「我告訴警察,為了證明這主意行的通,我會自己示範,而且沒有救護車在旁邊。」

This Inventor Shot Himself to Market His Invention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天人交戰後,戴維斯真的拿左輪手槍射擊自己的腹部,當場令他痛的往無人區域連續開槍,雖然非常痛,但是子彈的衝擊力僅在戴維斯的肚子上留下瘀痕,這場防彈背心的示範非常成功。

後來防彈衣成為全美國所有警察的標配,接著是軍方的採購,直到今天,美國士兵們仍在使用「第二次機會」的防彈衣。

隨後的日子裡,戴維斯仍然會親自示範防彈衣的效能,總共累積190次,他說「我想我是世界上遭槍擊次數最多的人。」

戴維斯說,在經歷了那一場改變人生的小巷的30多年後,他的「第二次機會」公司,己變成了一家年收入約2400萬美元的家族企業。

文章來源:Modern body armor was created by an irate pizza guy

(中時新聞網)

#戴維斯 #防彈背心 #披薩店 #凱夫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