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在一天加著班的午後,遇到了一位不常說話的同事,在公事忙完的閒暇之餘,聊到咖啡這件事。我回憶起之前在義大利羅馬的金杯咖啡館買的咖啡豆,沒錯,就是《天使與魔鬼》提到的「全羅馬最好喝的咖啡」。當時的我,不懂咖啡,而這位同事自己有在喝咖啡之外也有自己烘咖啡豆的習慣,當時他說了「單品」這兩字我就矇了!經他一番解釋,我才了解咖啡是如此深奧的一門學問,從豆子的新鮮度、烘培度、風味,均能掌控一杯咖啡的優劣。隔天,他拿了包自烘咖啡豆給我回家試試水溫,為了這包咖啡豆,我還特地買了kono (虹吸式)賽風壺,一打開咖啡豆,那宛如健達繽紛樂般的可口香氣便撲鼻而來,啜飲著果酸中段的花香,最後的蜂蜜甜味收尾,這強烈的咖啡衝擊,為我打開了單品咖啡的大門。

2017年初,隨著小寶寶的出生,我連喝杯咖啡的時間都擠不出來,總是忙到半夜才能歇口氣。有天,我坐在高腳椅上刷手機,正好看到「冰滴」這個詞,心想著,就是它了!在測試階段期間,有一隻豆子讓我久久無法忘懷,「瑰夏(Geisha)」,或許很多人都沒聽過,但「藝伎」應該就聽過吧!在咖啡界裡佔有一席之地的藝伎咖啡豆用來做成冰滴,很奢侈、很浪費,但我還是做了;當時手上有3隻藝伎豆,分別是巴拿馬、哥倫比亞、玻利維亞三個國家,它們最終發酵後會有一種很高雅、很濃厚的花香氣息,入口後韻味回甘悠長,因此「花韻」之名油然而生。

文創三輪車美食特輯(圖/EVENT365生活誌提供)
文創三輪車美食特輯(圖/EVENT365生活誌提供)
文創三輪車美食特輯(圖/EVENT365生活誌提供)
文創三輪車美食特輯(圖/EVENT365生活誌提供)

大部份店家的冰滴咖啡都會選用配豆,我硬是跟別人不一樣,偏要用單品去做,實驗著每個產地莊園處理法,去挑選適合做冰滴咖啡的單品豆。我非常熱愛最純粹的風味,以每一隻豆子本身的風味去調整烘培手法,讓每瓶冰滴各有自己的特色,很多懂咖啡的前輩都說單品豆做冰滴會太單調,而這樣的冰滴咖啡或許不是最完美,但我就是喜歡這種不完美,有著最純粹、乾淨、餘韻悠長的冰滴咖啡。

2017年,歐式餐車文化開始風行,也開始了我的三輪車人生。某天不經意的逛著臉書,看見了跟我理念相同、符合花韻風格的歐式三輪車映入了我的眼簾,心裡藏不住的激動,馬上預約賞車;在設計過程中,車體採用與我烘培桌一樣的風格,還噴上2017.5.26,這是我第一瓶冰滴咖啡的售出日,也代表著花韻的第一次成功;藉由參加市集活動的累積、和平日的擺攤,在這些場合遇見我的人,從我手上接過的那杯咖啡,它不只是一杯咖啡,它是一把鑰匙,一把開啟你對於咖啡界新感官、新世界的鑰匙。

咖啡沒有好或壞,只有喜不喜歡;而慶幸的是,我喜歡的,大部份的人都喜歡!

(本文由 EVENT365生活誌 提供)

(中時新聞網)

#EVENT365生活誌 #小食光 #美食 #咖啡豆 #虹吸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