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科技創新對金融業的啟發,前閣揆陳冲今日以Car-tech來對應fin-tech,比喻金融業所受到創新科技挑戰的情勢指出,許多新創業者的確有踩到現行的「監理紅線」,但另一方面,「現行有效」的法令,是否符合現代遽變的社會環境及科技衍變速度,法令本身應否調整?這點監理機關應著眼於金融消費者長久的權益,以及享受高品質服務的權利,來檢視是否調整現行法令的必要性。

陳冲對近來在Las Vegas盛大召開,且近半世紀以來每年一度的CES(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登場,頗有所感,也聯想到金融業面臨的科技挑戰。他指出,與往年不同,今年CES採all-digital方式,以往寬廣的展示空間大幅縮水之外,另一個引人矚目的現象,就是參展的汽車製造商特別多,甚至連Sony、亞馬遜等非車商的展場都放個兩部「汽車」,顯見車商與消費電子關係越來越密切。

他進而指出,數位時代商業模式推陳出新,許多被管制、被保護、乃至高度監理的行業,進入門檻不再高不可攀,現行業者以及主管機關,都要有心理準備,從金融業迎戰支付及匯款業,乃至計程車面對Uber等叫車平台,均須及早因應。

陳冲再以德國Bosch汽車比喻,2020年一部汽車則需要寫入一億支程式:「究竟其產品是裝了電腦的車子?還是裝了輪子的電腦?」是有趣且值得再思考的問題。再看一月福特汽車在Kentucky的工廠被迫停工,只因半導體界產能不足,導致汽車所需晶片缺貨所致:「就可看出Car-tech與汽車製造業之區分已然混淆。」

他再舉例,甚至如果2030年後日本新車只容許電動車、2035年後歐洲、美國(加州)又禁售汽油車,Car-tech踏入汽車製造業的門檻幾乎不復存在,屆時Car-Tech在運輸載具上的競爭力,明顯將對傳統的內燃機汽車公司構成極大威脅。

陳冲指出,5年前就預期「科技創新將翻轉特許行業」,包括當時他對外發表過數篇文章闡述該觀點,並且呼籲特許行業(包括金融業、計程車業)及其主管機關,對因法律而受保障的業者及其衝擊,預做規劃,尤其是金融業,他更高分貝呼籲,受創新科技顛覆,當立法背景科技環境己有翻天覆地的改變時,監理觀念也應調整因應。

包括對日前街口支付一案,因仿大陸餘額寶推出台版託付寶踩到監理紅線,以及中國大陸一個月前,傳出震驚全球螞蟻金服被停止上市案件,也因支付寶的信貸業務及槓桿操作,而被大陸官方認定應納入監管,陳冲認為,從街口支付、螞蟻金服乃至兩年前櫻桃支付等案件,由監管立場看,都與「現行有效」的法令有所扞格,但從另一面來看,這是否意謂現行的監理法規有因應時代潮流檢討的必要,值得深思,就像2015年舊金山討論Uber問題時,一位議員Mark Farrel的發言:「21世紀的經濟,不要被上世紀過時的法律及僵化的規定所扼殺,當年根本不能想像有今日的科技。」美國在討論Car-tech的過程與觀點,對監理機關思考Fin-tech應有不少啟發。

(工商 )

#世紀 #tech #陳冲 #Car #金融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