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年因實施《香港國安法》以及美中關係快速惡化,大陸收緊給予西方國家媒體簽證,以致許多西方媒體轉進台灣,將台灣作為觀測和報導中國的根據地。台灣IT科技產業與防疫的表現受到重視,也因應時勢成為西方媒體報導重點。不過,這些媒體也指出,在大陸與西方國家關係的情勢改變後,他們仍會重返大陸,但也會留下一些記者在台灣,因為台灣的地位已經變得更重要了。

據《美國之音》報導,去年3月大陸將多位美國記者驅逐出境,同時也限縮發放記者簽證給國際媒體,這些外國媒體記者在過去一年內陸續來到台灣,讓台灣成為西方媒體觀測與報導中國的根據地。

據台灣外交部去年12月底統計,2020年全年新增登記34位外媒記者,其中僅美國媒體記者就多達21位,涵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原先派駐中國的多名記者。不過,西方媒體暫駐台灣因應疫情與美中摩擦影響,目前大多計畫短期駐台。

台灣外籍記者聯誼會(TFCC)副會長William Yang表示,去年美國記者遭大陸驅逐後,現在都在台灣,他們也慢慢發現,從台灣報導中國並非不可能,因此也在思考是否該有一些比較長期的計畫。

報導引用一位去年被北京驅逐的美國記者表示,美國記者被驅逐很顯然是美中雙邊的議題,不是新聞機構自身可以解決,未來得看拜登政府如何與中國政府協商。

報導說,有些原駐在香港的西方媒體則是因香港實施《香港國安法》,其中《紐約時報》在去年7月宣佈將其香港的數位新聞業務遷移到南韓首爾。美國記者表示,香港作為觀測中國的前哨站已經不可行,台灣有潛力扮演這樣的角色。他說,他們在台灣已成立分社,報導中國與台灣。因為台灣的地位越發重要,反映在防疫與美中科技戰情勢上。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在2017年就捨棄香港,在台北設立其亞洲第一個辦事處, 2018年《德國之聲》也在台北設立辦事處。現在,台灣可望迎來更多新的機會。自2016年起常駐台灣的瑞典記者悠野(Jojje Olsson)說,外國記者的社群會持續在台灣增長,或者至少維持相當的水準。許多國際媒體希望他們駐亞洲的記者不要全部集中在中國,因為一旦發生任何事情,風險會太大。

報導說,在台灣做新聞的自由度雖然高,但必須克服其他方面挑戰,例如比較難取得受訪者的信任進行電話採訪,通話安全問題也必須考慮,會比較難刻劃大陸人民的真實面貌。上述不願具名的美國記者說:「如果中國政府願意開放、反轉他們驅趕外媒記者的政策,我們肯定會把一些在台灣的記者派回中國。」但也會留一些記者在台灣,台灣確實以它自己的方式變得更為重要了。

文章來源:外媒被中國排擠出境台灣成為報道中國的窗口

(中時新聞網)

#西方媒體 #台灣 #報導 #中國 #驅逐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