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分鐘護一生」的子宮頸抹片篩檢口號,早已為台灣女性熟知。這些年來,國內防治子宮頸癌有成,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致病機轉與子宮頸癌完全不同的子宮內膜癌,發生率明顯竄升,更被稱為「最凶女人病」。衛生福利部雙和醫院副院長賴鴻政醫師表示,以往要確認是否罹患子宮內膜癌,只能仰賴陰道超音波或侵入式的內膜切片、子宮腔鏡檢查或子宮內膜搔刮手術等,讓許多婦女畏懼檢查。所幸基因檢測技術漸趨成熟,已有非侵入型檢測問世,以子宮頸細胞檢體中特定基因的甲基化特徵,做為篩檢子宮內膜癌的輔助工具,檢驗結果可提供醫師評估是否進行下一步侵入性內膜採樣的參考。

●子宮內膜癌確診繁複 但早期發現開刀切除 預後良好

賴鴻政醫師表示,子宮內膜癌為女性生殖道的3大惡性腫瘤之一,在臺灣發生率已超越子宮頸癌、卵巢癌,成為台灣第一大婦科癌症,主要的治療方式是開刀切除子宮。

子宮內膜癌9成患者早期主要症狀為子宮異常出血,尤其是停經後出血,就是最典型的症狀。不過賴醫師說,也有患者癌變發生在停經前後,這時候就呈現不規則的陰道出血,患者常會掉以輕心;更糟的情況是,也有少數病患完全沒有症狀,因此發現得晚,預後當然相對不好。

雙和醫院副院長賴鴻政醫師說,分析子宮內膜癌新確診個案,其中四成已到晚期,由於缺乏有效的治療方法,因此五年存活率不到五成。如果可以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五年存活率便可高達九成。(圖/梁惠明攝)
雙和醫院副院長賴鴻政醫師說,分析子宮內膜癌新確診個案,其中四成已到晚期,由於缺乏有效的治療方法,因此五年存活率不到五成。如果可以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五年存活率便可高達九成。(圖/梁惠明攝)

●家族病史、50歲以上、肥胖、未生育婦女是高危險群

賴鴻政副院長表示,子宮內膜癌主要好發於50~70歲女性,且多數為停經後婦女。由於後天環境影響為子宮內膜癌的主要致癌原因,隨著飲食與生活習慣的西化,近年來子宮內膜癌的發病有逐漸年輕化的趨勢。目前研究認為,子宮內膜癌的發生與肥胖、長期雌激素暴露、高血壓和糖尿病有關,而其中2~5%的病人則帶有家族遺傳基因。

哪些人是子宮內膜癌高危險群。(圖/東生華安蓓基因檢測提供)
哪些人是子宮內膜癌高危險群。(圖/東生華安蓓基因檢測提供)

●新型基因檢測 非侵入性一抹二測 揪出早期癌變

子宮內膜癌因缺乏像子宮頸抹片或乳房攝影、超音波等非侵入性的篩檢工具,造成早期診斷困難,每年的死亡人數僅次於卵巢癌,高居婦癌第二。

賴醫師提到,要確認子宮異常出血的患者是否罹患子宮內膜癌,以往只能仰賴陰道超音波或侵入式的內膜切片、子宮腔鏡檢查或子宮內膜搔刮手術等。根據醫學研究指出,侵入性檢查常存在許多風險,包括採樣失敗、子宮穿孔引起出血與發炎、子宮腔沾黏、子宮內膜受損及腹腔臟器受傷等問題。同時根據統計,50歲以上婦女,每8.4次侵入式的檢查,才能確診1位內膜癌病人,讓患者對侵入性檢查心生畏懼,往往延誤了子宮內膜癌的確診時機。

為了提高患者檢測精準度並且降低風險,賴鴻政醫師與研究團隊分析350個子宮內膜癌,約1億4千萬個甲基化基因序列訊號,篩檢出180個基因,證明其中BHLHE22、CDO1、CELF4三個基因,在子宮內膜癌的組織中發生高度甲基化現象。若3個基因中有任2個基因檢測結果為高度甲基化化反應,罹患子宮內膜癌的風險是一般人的236倍。這項研究結果刊登在國際知名醫學期刊《臨床醫學研究》,為台灣醫學檢測科技的重要成就。

由此研究根基,研究團隊結合生物資訊與基因體學,以傳統抹片為基礎,搭配特殊甲基化基因生物標記檢測的「安蓓基因檢測」問世,可作為癌症診療的指標。

「我曾有一位病人反覆出血,在別的醫院做了多次侵入採樣,也找不出問題,輾轉來就醫時,依照病情和病史,強烈懷疑可能是癌變,就建議她做基因檢測,結果出來果然高度風險,再做一次內膜切片,這才確診子宮內膜癌。」

賴醫師表示,抹片型基因檢測結果能協助醫師診斷,大幅減少求診患者非必要性侵入檢查的次數,同時也能為高危險群提早把關揪出癌變,定期追蹤早期治療,讓常被忽視的最凶女人病無所遁形。

#子宮內膜癌 #酷氏基因 #安蓓基因檢測 #賴鴻政 #東生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