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財訊快報理財年鑑》上用了一個標題「貴上極反賤,賤下極反貴」,這個投資原理在進入二○二一年大家要格外重視,這話的意思是任何標的,漲多了就不好;反之,被殺得太賤,反而會顯得尊貴。

在投資市場,有許多投資名言,例如:「行情總在絕望中誕生,在半信半疑中成長,在憧憬中成熟,在充滿希望中毀滅!」最經典的的是「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把這些話串在一起,我們可以拿幾個範例來看,第一個就是台積電,去年十二月台積電的股價一直持穩在五○○元左右,到了最後一個交易日,拉升到五三○元,然後一鼓作氣急拉到六七九元,進入二○二一年又一口氣急拉到二八.一%,當沖比率上升,每日成交金額經常超過六○○億元,大盤交易量超過四千億,台積電當然扮演重要角色,而這正是過熱的訊號。

台積電股價急行軍,源頭是美國ADR不停地大漲,元月二十五日TSMC ADR盤中一度大漲到一三五.四美元,市值拉升到七○二一.九億美元,突破七千億美元,這是驚人紀錄,源頭據傳是女版巴菲特的ARK投資公司執行長Catherine Wood把台積電納入旗下ETF投資組合核心持股,這一加碼,加速台積電漲勢,ADR大漲,也拉動台積電大漲,而台積電大漲也拉動加權指數如同急行軍,本來加權指數在一萬四千點盤整,一下子越過一萬六千,最高來到一六二三八.四六,這下子市場的腎上腺激素上升,動盪幅度也加大。

台積電回檔被過度解讀

這兩天台積電ADR從一三五.四美元殺回一二六.二五美元,市值從七○二一.九億美元略縮回六五六八.一七億美元,台積電股價從六七九跌回六一七元,市值縮水上兆台幣,大盤也往下修正五七九.六點。這兩天媒體喜歡以驚悚版面說外資把台股當提款機、股匯殺手,或「台積電逃命」等字眼,其實有很多是過度解讀。

台積電拉回這是好事,也把市場緊繃的心鬆弛一下,當市場把最績優的公司拿來當投機股炒,當沖客介入,這通常是投機力到頂的訊號,這種當沖四溢,就提醒大家要小心,像去年EPS五○.六元的鈊象,這是超級績優股,元月二十二日成交三六四○張,當沖占一七○九張,二十五日成交四一五七張,當沖占二一五九張,這等於是成交量有一半是當沖創造出來的,當沖太頻繁,也會壓抑股價續漲的力道。

這種市場熱度高漲的現象,當沖是一個指標,像口罩股的恆大在股價跑到二一六元的路上,有一天當沖占了近九成,「天國一輝」在去年六月飆升的過程中,當沖也通常占了四成左右,近來最具代表性的是三檔貨櫃航運股,尤其是長榮、陽明在貨櫃運價大漲中,股價噴出大漲,長榮從十二.二拉升到四六.二元,陽明從七.五元漲到三二.一五元,這一段大漲也帶來市場狂熱追逐,到了高檔,當沖比率經常占五成以上,市場熱度急速上升,此時外資殺出,加上長榮有可轉債逾九○萬張籌碼倒出,股價便一下子跌了三成以上。

股價到了炒作末段,通常伴隨著成交量極度放大,然後當沖帽客湧入,此時也完全應驗了「人多不要去」的投資鐵則,市場熱度最高的時候,通常都是股價到頂的通知書,大家都還記得半年前合一的四七六.五元,現在股價跌破二○○元,那個時候大家天天追著新藥授權的消息,現在沒有人提了,中天從一五九.五元殺到年線也守不住,杏國從一五五元跌到三九.五五元,寶齡從一八一元跌下來,前面那個「一」不見了!大家都還記得瑞基的四三五元,普生的二七八元,金萬林的二○○元,如今這些創過天價的個股,股價都跌到大家沒有想到的價位。

這種市場極為狂熱的現象,其實是短線賣出的訊號,這個理論百年來一直被使用,身在其中的人,可以慢慢體會投資道理,進入二○二一年,我要跟大家談一個觀念,那就是股價到了高檔後,可以實現的價值,像台積電、貨櫃三雄、生技股、資產股都可以當成範例。

「人多不要去」投資鐵則

首先是台積電,去年第四季毛利率已拉升到五四%,單季淨利達一四七二.四億元,也就是單季EPS五.五一元,那麼今年EPS多少?配息會不會拉高?都是探索的焦點,假如今年單季EPS從去年第四季的五.五一元起跳,那麼今年至少有二二元,如果反應三○倍本益比,六六○元是目標;如果EPS從二二元往二五元邁進,目標價還可以再拉高。另外是台積電殖利率,如果維持季配息二.五元,那麼股價漲到六七九元,殖利率剩下一.四七%,而若美國十年期公債殖利率拉升到一.五%,台積電的投資價值就會顯得遜色,因此,台積電股價大漲後,配息會不會往上拉高,當然會影響股價,而台積電有EPS、有殖利率可以算,大家可以算出合理價。(全文未完)

全文及圖表請見《先探投資週刊2128期精彩當期內文轉載》

先探投資週刊2128期
先探投資週刊2128期

(中時新聞網)

#普生 #杏國 #陽明 #長榮 #金萬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