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波士頓紅襪投手席林(Curt Schilling)第9次在名人堂落選,一個沒有使用過禁藥、立下赫赫戰功,還留有「血襪」傳說的名將,卻因為政治正確而被拒之門外?席林在臉書寫一篇長文表明心跡:「22年職棒生涯,效力一支最多元化的球隊,我敢說我始終努力當個好隊友。」

美國棒球作家麥亞當(Sean McAdam)連續9年都投票給席林,他主張席林不是媒體描述那樣糟糕的人。2004年季後賽,紅襪內部討論如何分配季後賽獎金,身為少數擁有發言權的資深球員,席林極力主張把更多球團員工納入全額分紅。某位領到全額分紅的職員工表示這是「一筆足以改變他生活的獎金」,他們為此感謝席林。

席林寫道:「媒體塑造出一個從不存在的席林,那些與我素未謀面、可恨的懦夫把我扭曲成一個納粹或種族歧視者。」席林要求美國棒球作家協會(BBWAA)將他從下次票選移除,留給資深棒球委員會來裁決,「他們才真正懂得如何評判一個球員。」席林相信棒球委員會能認可他的名人堂資格。

難道生在這個年代,一定要喜歡黑人、同性戀和穆斯林才能入選名人堂?其實不完全如此,席林的戰功彪炳,但他沒拿過賽揚獎和聯盟MVP,生涯216勝距離300勝大關差很遠,自責分率3.46也都在可與不可之間。再說大部分作家仍是支持席林的,他獲得71%選票,只差16票就能踩過75%門檻。

#席林 #名人堂 #大聯盟 #紅襪 #ML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