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五人」由雙主唱雲安、犬青、鼓手謙哥組成,近來發行第2張專輯《運氣來得若有似無》。雲安和犬青交往近4年,去年正式公開戀情,關係進階後默契更佳,可即興展現完美合音,小兩口跟雲安的阿嬤同住,感情好也經常為生活瑣事吵,不時呼叫謙哥當仲裁者。

雲安舉例,有次被犬青罵「你更衣室又忘記關冷氣」,但他用意是除濕;他有次問犬青「為何把隱形眼鏡放在床頭」,她卻回「我在收集」;兩人互怪對方忘了關水籠頭時,此時謙哥默默接話「我就會去關水籠頭」,雲安笑說,兩人吵的都這種事情,連歌迷都覺得他們鬥嘴很好笑,不過在做專輯時3人始終意見一致。

其實從團員變成情侶前,犬青認真想過,如果以後怎麼樣(指分手)的話,告五人怎麼辦?她說,「我高中就覺得班對一定會失敗,當這件事要發生時,我想了快一個禮拜,演算了各種可能性」,兩人講好「一定會以團為重」,並嘗試交往半年、撇除所有疑慮後才告訴謙哥。雲安也認同,「告五人不只有承載我們的意志,還包括公司、歌迷,不能辜負他們」,他更自信「真正的搖滾是始終如一」。

告五人2017年成軍,首張專輯獲金音獎最佳新人、入圍4項金曲獎,快速竄紅的他們,沒有意識到自己運氣好,雲安說,「我們從來沒有意識到運氣好跟壞,大家看不到的底下,我們也有流眼淚、流汗的事情」,如同新歌〈醜人多作怪〉所闡述,「貴人不一定會用好人的型式出現在你面前」。

回想剛成軍前兩年艱苦的日子,謙哥靠到處兼課教爵士鼓為生,每月收入1萬5000元;當時犬青還是學生沒收入;雲安則在自家餐廳端盤子、洗碗,爸媽算時薪給他,雲安說,「滿鍛練心志的,那時創作也有爆炸性的突破。」當時3人每周到雲安家的餐廳駐唱一次,費用「我媽給,一人500塊」,印象最深刻是有次客人吵架,「為了聽他們在吵什麼,還唱錯詞,超丟臉的!」此外,雲安和謙哥也組成雙人組合去市集演出,相當辛苦。

告五人走紅後邀約爆增,考驗也隨之而來,犬青學業、工作蠟燭兩頭燒,身體吃不消,思考後忍痛放棄自己考了3次才考上的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她說,身體負荷不了,而且讀服裝設計太燒錢,學費3萬塊還好,最可怕的是材料費,有同學做兩套衣服就花了快5萬塊。

犬青決定休學,雲安也支持:「決定是卡在健康那關,她必須好好顧到身體,加上樂團在起來,有些機會只有一次。」犬青接話說,有天製作人陳君豪對她說:「妳讀什麼書啊?妳要當巨星了耶!」她隔天就去辦休學,笑說製作人這句話是壓垮的最後一根稻草。

「重點是,她發現自己很會唱歌。」雲安稱讚犬青唱功越來越進步,他大學時曾擔任犬青的歌唱老師,當時她才高三,後來組團「告五人」,一路走來建立堅定革命情感,也是閨蜜等級的好朋友。

「告五人」由雙主唱雲安(左起)、犬青、鼓手謙哥組成。(粘耿豪攝)
「告五人」由雙主唱雲安(左起)、犬青、鼓手謙哥組成。(粘耿豪攝)

「告五人」近來發行新專輯《運氣來得若有似無》。(粘耿豪攝)
「告五人」近來發行新專輯《運氣來得若有似無》。(粘耿豪攝)

告五人推出新歌〈在這座城市遺失了你〉大受歡迎。(粘耿豪攝)
告五人推出新歌〈在這座城市遺失了你〉大受歡迎。(粘耿豪攝)

(中時 )

#告五人 #告五人主唱認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