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淚對宮娥。難怪蘇東坡要罵李後主沒出息了!〉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李後主「凶問至江南,父老多有巷哭者。」可見,懷念他的地方父老,還是不少的。但他在汴京時,會想到自己過逝後,江南父老對他的評價嗎?他敢不敢想?

他畢竟還是把一個國家給敗亡掉了,不是嗎?

他自己留下一首詞,〈破陣子〉,記述了被迫離開宮廷,遠離故國的慘狀。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璚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多沉痛啊!李後主回憶著。

南唐開國至亡國,近四十年。最盛時,佔地三千里,號稱大國。

但可惜,傳到中主李璟,忘記了父親的教誨,接連吃敗仗,喪失大半土地,從此一蹶不振,只好對北方稱臣納貢,花錢消災,國力愈發困窘。

李後主描述的是事實。雖然小朝廷小皇帝,但他一出生,便含著金湯匙,錦衣玉食,鳳閣龍樓,住好,吃好,穿好,用好,他什麼時候懂得戰爭殺伐之事啊~他就是個皇三代啊~

但這樣的好日子,結束了。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銷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當了俘虜的日子,鬱鬱沉沉,頭髮斑白了,身體消瘦了。最難受的,是想起倉皇拜別祖先太廟,宮廷的樂隊還奏起送別的樂聲,他流著眼淚揮別了平日相處的宮娥們。

李後主這首〈破陣子〉,引發後世不少批評。

堂堂一位皇帝,即便被迫離開故國,至少也得不卑不亢啊~怎麼那麼沒出息,竟然是垂淚對著送別的宮娥,依依不捨!

太不可思議了!發出這批評的,不是別人,正是大文學家,一代文豪蘇東坡。蘇東坡是怎麼罵他呢?

蘇東坡的意思是,你既然亡國了,當然對不起祖先,你應該在離開前,痛哭於九廟之外(亦即太廟),再三對人民致歉,你亡國了!怎麼可以那麼沒出息,只是垂淚對宮娥,還聽教坊演奏離別歌呢!

罵得有道理,不是嗎?這個沒出息的李後主。被大文豪蘇東坡罵,實在是很吃虧的,千百年來,李後主就這樣被貼上了沒出息的標籤。

可是,蘇東坡大人啊~冤枉啊冤枉。人家李後主本來就不是個做皇帝的料啊!他生性溫和,柔弱。

他繼承了他父親,中主李璟的皇位,但他也繼承了他父親,柔弱,溫馴的性格。當然也繼承了,南唐大勢已去的頹唐局面。

宋太祖批他,不治國,只搞文字寫作,亡了自己的國家。其實是吃他豆腐,是消遣他,是倒果為因。

李後主並不是因為耽於寫作,忘了治國,而是找不到解決國勢凋零的辦法,陷入苦悶,只得埋首於文字寫作,以發抒他的憂悶。

蘇東坡批他,亡國了,被迫離開了,還只對著宮娥垂淚,聽教坊送別。罵是罵得過癮,但有點對牛彈琴。

因為,李後主就是一位「生於深宮之內,長於婦人之手」的柔弱男人,他的文字細膩,溫婉,感情豐富,不像蘇東坡一揮手,便是「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那般雄渾,瀟灑。

說真的,反而是「垂淚對宮娥」,最像李後主的本性。

我們如今讀這首〈破陣子〉,可以發現,李後主儘管流露出亡國之痛,階下囚之苦悶,但他的表現手法,竟然是「陰性氣質的柔弱」!

一句「幾曾識干戈?」,不覺得是在向天下恥笑他失國的人,撒嬌式的,頓腳,甩頭,哎呦一聲的,「人家就是不懂干戈(軍事)啊~要怎麼辦?!」

而下闕的「垂淚對宮娥」,就更加像「姐妹淘式」的閨蜜情感,完全沒有一絲絲「陽性的剛強」了!

如果拿來跟項羽在烏江,知道大勢已去後,對著虞姬吟唱的〈垓下歌〉,更明顯看出李後主的陰柔性格了。「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一個是霸氣,不服輸的面對命運。一個呢?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被命運拖著走。

但,你能怎麼辦呢?人家就是李後主啊~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中時新聞網)

#李後主 #蘇東坡 #垂淚 #對宮 #沒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