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1980年代,人群中出現一種無藥可根治的傳染病-「後天免疫衰退症候群」(俗稱艾滋病),引起相當程度的恐慌,如今已經奪走了3,300萬人的生命。經過40年的研究,病毒學家幾乎確定愛滋病毒(HIV)是從黑猩猩傳播到人類,但是傳播的過程仍然眾說紛云。最近,加拿大的流行病學家雅克·佩平教授(Jacques Pepin)出版的書,提出他的假說,猜測可能是1920年代比利時的獵人殺黑猩猩的過程,觸碰到血液而帶原與感染。

1981年6月5日,美國疾管局發布通報,指出一種「前所未知的疾病」正在洛杉磯的年輕男同志中蔓延,這是「愛滋病」的第一份官方文件,由於用詞如此,使愛滋病成為最常被討論、也最容易被誤解的病。又因為病理學家在1980年代對愛滋病實在瞭解不多,使得幾乎每十年就會有一次對愛滋病的重大修正,比如在研究早期曾經認為「西非綠猴」(Chlorocebus sabaeus)是愛滋病的最初帶原,但是近年的看法又發現,非洲其他的靈長動物有類似HIV帶原的也不少,而且黑猩猩帶原的病毒樣似乎更接近,因此現在對HIV的研究更著重在黑猩猩身上。

提出愛茲病最初感染過程假說的雅克·佩平教授。(圖/Université de Sherbrooke)
提出愛茲病最初感染過程假說的雅克·佩平教授。(圖/Université de Sherbrooke)

紐約郵報(NY Post)報導,加拿大魁北克省舍布魯克大學(Université de Sherbrooke)的病理學家雅克·佩平(Jacques Pepin)的書《愛滋病的起源》(The Origins of AIDS),認為,愛滋病可能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挨餓士兵,在狩獵黑猩猩為食而造成的傳染。

佩平教授的這本書出版於2011年,但是在本月發布的第2版中,教授借用到了非洲與歐洲的醫學檔案,發現疑似艾滋病的病例在1921年就有,而且是出現在歐洲士兵當中,因此他推測,在一次世界大戰時期,在非洲參戰的歐洲士兵,在喀麥隆莫羅杜(Moloundou)面對後勤斷絕,糧食無以為繼,因此士兵決定獵補森林裡的動物為食,他們的獵物是黑猩猩。

可能這位士兵就在捕獵或是處理屍體過程時受傷,並且傷口與黑猩猩的血液有所接觸,因此原本在黑猩猩體內的愛滋病反轉錄病毒進到人體,並且活化開始削弱人體免疫系統,這是「零號感染者」。

感染者之後又因私生活不良,或是就醫時共用醫療器材,導致病毒開始往外傳染,再加上愛滋病的潛伏期頗長,造成患者的接觸歷程特別久,也就使愛滋病不斷擴散。

佩平在新修定的書的,加上新的導言:「有些人可能會說,了解過去似乎不太重要。但我認為 我們對這種病的擴散,與數百萬人傳染者應該要視為教訓。這一悲劇是多種人為事件造成的,包括帝國主義殖民戰爭、都市化,以及公共衛生系統的不注意等多重原因造成。」

文章來源:Microbiologist traces possible origin of AIDS epidemic to WWI soldier

(中時新聞網)

#愛滋病 #黑猩猩 #雅克·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