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桃群聚感染一名新增的境外移入個案,確診過程對採檢標準和防疫難度形成重大挑戰。這名國人在日本確診,經過治療後康復,已經在日本6次採檢陰性後才搭機返台,返台後又2次採檢也都是陰性,本該萬無一失,沒想到就在他即將結束7天自主健康管理之前出現症狀,再一次採檢後確診。

陳時中表示,個案913為本國籍30多歲男性,去(2020)年1月赴日工作,年底因工作地有確診者,個案12月25日自行至當地醫院採檢後確診並住院隔離治療,12月29日採檢陰性後,1月1日解除隔離出院,個案1月2日~6日間又自行採檢5次結果皆為陰性,於1月9日返台,入境時主動告知曾在日本確診,他在機場及集中檢疫所共採檢2次結果皆為陰性,1月11日前往防疫旅館完成居家檢疫,1月24日檢疫期滿後至另一家旅館自主健康管理,由於1月29日出現咳嗽、流鼻水及腹瀉等症狀,由衛生單位安排就醫採檢卻確診。已掌握接觸者1人,因有適當防護,列自主健康管理。

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表示,總的來說,案913在日本共採檢7次,第1次陽性,其餘6次陰性;在台灣共採檢3次,第1、2次陰性,第3次陽性。

●返台前沒康復?回台後再感染?

這名個案到底是2次感染?還是在日本染病之後根本沒康復?指揮中心研判,案913並非回台後感染,而是在日本感染,最大可能是「從頭到尾就是一次」。莊人祥指出,採檢確診時,這名個案Ct值為36,研判還是以在日本感染的可能性比較高。

如果「從頭到尾就是一次」,何以治療後已經先後在日本和台灣8次採檢都是陰性?

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指出,新冠肺炎病患在感染以後,PCR檢測呈陽性或陰陰陽陽,「有時候確實可以維持很久,案913好幾次都是陰的狀態,但最後又跑出一個陽,裡面當然有不一樣的可能性,不過最大的可能是從頭到尾就是一次。」

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圖片來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康健雜誌提供)
指揮中心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張上淳。(圖片來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康健雜誌提供)

他也指出, 1月29日案913出現咳嗽、流鼻水及腹瀉等症狀,但這些症狀是不是必然跟COVID-19有關,「我們也要保持彈性,不能排除是另外一個感染造成這些症狀,」因個案住院中,指揮中心將對他進行抗體檢驗以及後續的PCR再檢驗,「釐得更清楚一些」。

陳時中則表示,「得過COVID-19並不會百毒不侵,患者還是跟一般人一樣,各種可能性的疾病都會有,」這就是COVID-19讓大家很困擾之處,它的症狀太不典型,形成防疫上很多困擾。

●案908一定是被889傳染? 將以病毒定序確認

部桃疫情外溢的案889與908,目前指揮中心研判案908是陪家人到桃園另一家醫院就醫時,與案8 89同處候診區而感染。外界則有不同看法,曾任台大醫院感染科醫師的旅遊部落客「林氏璧」認為不應該直接斷定案908一定是案889傳染,案908也許是環境受污染而被感染,他更擔心有沒有可能是社區感染,應做病毒定序來釐清傳染源。

對外界的疑問,陳時中表示,「當然沒有辦法排除可能任何微小的可能性,但是目前的判定還是889跟908之間的關聯最多。」

張上淳說,雖然案889與案908沒有面對面談話等清楚的接觸摸式,但在流行病學與疫情調查的推理上,案889跟案908確實曾在同一個候診區域,而且距離比較近,加上沒有看到案908有其他已知的接觸狀況,才會優先研判908在候診區被傳染的機會比較大,但其他的可能性當然也要考量,因此將比對889跟908的病毒序列,以證據佐證之間的相關性。

參與部桃「清零」作業的張上淳也指出,部桃現在的狀況比較穩定了,「清零計劃」進行中,所謂「清零計劃」,就是在部桃恢復運作前,確保內部全面安全,所以將全院同仁、包括PCR檢測及血液血清抗體檢查,了解是否有人過去曾被感染但沒有被檢測到。同時也會做環境採檢。

文章來源: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

(中時新聞網)

#康健雜誌 #新冠肺炎 #冠狀病毒 #陳時中 #張上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