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性騷每講一次就難過 雞排妹淚喊「示範到哪才夠?」

雞排妹(本名:鄭家純)先前自曝主持尾牙時被廠商及男星性騷擾,昨(2日)她受訪點名遭歌手翁立友動手動腳,後來她甚至揭露該廠商真實身分,事情引發軒然大波。今下午雞排妹出席台劇《國際橋牌社》第二季活動,否認想炒新聞,是新聞需要她,承認擁有的是片段錄影,「台下的角度是完全看不到的」。

雞排妹今在記者會表示,自己若被封殺沒關係,「因為我對錢沒那麼在乎」,一個被加害的女生如果不敢站出來公開回應,其他曾受害的女生該怎麼辦?「我無所謂,我很幸運我有選擇」。雞排妹也提到,她會把IG私訊的被害者經驗截圖,放到IG精選動態,為受害者發聲。

【現場直播】「雞排妹」淚訴翁立友性騷擾 本人親曝事件始末
雞排妹和導演汪怡昕。(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 Youtube)
雞排妹和導演汪怡昕。(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 Youtube)

對於許多有知名度的人被性騷都選擇隱忍,雞排妹強調不會呼籲這些人也都站出來,因為選擇「勇敢」真的很辛苦,但她感謝劇組的支持,「能夠站出來力挺我,來幫我加油是非常感動的」,雞排妹表示,這份勇敢真的很辛苦。

《國際橋牌社》導演汪怡昕說,《橋牌社》不只挺鄭家純,也是挺受害人,很多人怕《橋牌社》站出來會影響募資成果,但對於《橋牌社》來說,此劇的宗旨就是在壓力下成立一個典範,選擇將事實說出來。

雞排妹今現身站台《國際橋牌社》第2季活動。(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 Youtube)
雞排妹今現身站台《國際橋牌社》第2季活動。(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 Youtube)

稍早翁立友發聲明,支持雞排妹提告,對此,雞排妹回應:「我這邊做的就是如實陳述,對方想做什麼,不關我的事」,至於會不會提告?是否提物證?雞排妹回答:「我告過媒體,過程都太過噁心了,我沒有想要再經歷一次,實在太痛苦了」,「有人問你不提告是代表在炒新聞嗎?如果你在台灣,你被騷擾,你不舒服,你就會被這樣對待,即使我告了,不相信的人就是不相信」。

至今仍有人質疑雞排妹在炒新聞,讓雞排妹無奈表示:「不論告贏或告輸,不相信的人始終不會相信」。媒體提問是否有證據?雞排妹難掩怒火回應:「公關公司都道歉了,還要什麼證據」。

事發後,翁立友公司曾打給雞排妹經紀人提議要公布活動的影片,問雞排妹經紀人:「你想怎樣?」但擁有的只是片段錄影,「台下的角度是完全看不到的」,雞排妹駁斥要炒新聞,指她不需要炒作新聞,是新聞需要自己,放話說:「以後不要報導我,我都無所謂」。

最後,雞排妹表示:「如果我站出來,能給其他受害者一點勇氣,這個事情的結局就是好的」,這次說出這件事,除了希望加害者未來不要再這麼猖狂,也希望受害者未來能減少被侵害的機率,「新聞底下的留言就是照妖鏡,如果你以為台灣已經兩性平權,那就這回事件,大家應該就知道不是這樣的」,「如果從抨擊我的留言,發現有認識的人,恭喜你提早認清一個人」,最後和導演一起收尾表示:「新年快樂,和平歸來」。

雞排妹和導演一起結束記者會。(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 Youtube)
雞排妹和導演一起結束記者會。(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 Youtube)

近來逢尾牙旺季,雞排妹日前在臉書透露主持了一場有如地獄般的尾牙秀,上台後被公司老闆開玩笑騷擾:「妳單身喔,雖然我結婚了,但我可以為了妳離婚喔。」、「加碼數字隨便妳喊,因為妳是未來老闆娘。」、「我們還沒約會就喊這個數字,也太貴了吧!」,讓她十分不悅,結束後便將酬勞10萬全數捐出做公益。

雞排妹昨鬆口曾被翁立友性騷擾。(圖/中時資料照片)
雞排妹昨鬆口曾被翁立友性騷擾。(圖/中時資料照片)

雞排妹進一步爆料,指出當時受邀的男歌手是公司老闆的朋友,對方沒制止甚至也在台上碰到她,還語帶暗示說:「我一定要為了妳開一間公司。」令她怒批:「這句話隱藏的含義,越想越恐怖和感到噁心」,並指老闆曾跟她要聯絡方式,卻被她打槍,「下一秒我就聽到很大一聲:操!」

針對雞排妹分享的尾牙流程手卡,不少人猜測該歌手就是翁立友,昨雞排妹受訪承認當時在台上的男星就是翁立友,她最終決定公開,不怕因此被封殺,「因為我說的,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並貼出尾牙廠商在104徵才網站的簡介,之後該公司火速關閉網頁,對此暫時無回應。

翁立友捲入性騷擾風波。(圖/中時資料照片)
翁立友捲入性騷擾風波。(圖/中時資料照片)
翁立友親筆簽名聲明。(圖/豪記唱片)
翁立友親筆簽名聲明。(圖/豪記唱片)

對此,翁立友所屬豪記唱片回應公司有聘請助理錄下工作紀錄全程,否認伸出鹹豬手,「本公司已經委託事務所在做蒐證的階段,進入法律程序是非黑白一定會分曉。」今又分享親筆簽名,強調支持雞排妹提告,「替她爭取應有的權利。是非黑白,應該是要由司法,來做公平正義的主持」,「保護女性是我們大家的責任」。

(中時新聞網)

#雞排妹 #翁立友 #尾牙 #廠商 #性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