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性騷每講一次就難過 雞排妹淚喊「示範到哪才夠?」

雞排妹(鄭家純)自曝主持尾牙被廠商及歌手翁立友性騷擾,3日和《國際橋牌社》劇組出席集資《和平歸來》SARS外傳記者會,她捐贈30萬給劇組拍攝,並捐出30個飛機杯義賣。先前兩方各持立場,翁立友3日在她開記者會前,發聲明力挺她提告,對此雞排妹回應:「我把當天發生過程,如實陳述出來,對方想做什麼,不干我的事」。

「雞排妹」控訴翁立友性騷擾 本人親曝事件始末

雞排妹說,「多年前曾告過媒體,一切過程讓人太噁心,我沒有想要在痛苦事情上,還有再走一次荊棘之路,很多人認為我在炒新聞,現在這一切就是血淋淋上演,在台灣說不舒服,就會被這樣對待,就算我告贏、或是自殺,不相信的就是不相信我」,媒體緊接著問是否會再提出證據,雞排妹怒嗆:「證據?公關公司不就代替強勝老闆道歉嗎?這就是證據啊,你還問我有沒有證據」,讓現場一度尷尬。

雞排妹目前沒打算提告原因,她說:「在過往很多案例,都有看到性騷擾案件上法庭沒好下場,很有名的事,碰胸部三秒,法官說三秒而已,不會讓加害者興奮啊,都是有這種法官啊,真的要探討到這裡嗎?」

講到激動處,雞排妹忍不住直言:「我沒必要誣賴一個歌手,賭上名譽,我為什麼要炒新聞,每個月我上幾篇新聞,是新聞需要我誒,這一、兩年記者打給我都不接,今天三立記者打給我,我接起來掛掉,後來打他第二通,說邀請我上節目,我就說『所以上節目比我隱私還重要嗎?』,這麼可笑的事,到底誰需要誰!」

雞排妹接著說,「我週六凌晨發布文章,第一時間沒指名道姓,我等2天,不管是尾牙廠商,或是翁立友,都沒有私下來說,發官方道歉,都沒有,我知道不會有道歉,這件事我一點好處都沒有獲得,新聞我一點都不缺,就算我演藝圈沒工作,不要報導我我也無所謂,希望可以透過這事件,讓過往曾被騷擾的受害者,給你們一點安慰」,更說新聞底下留言就是「照妖鏡」,喊話讀者「這件事你認為兩性平權還有很大空間,去找出認識你的留言,那恭喜你及早發現。」

性騷擾事件延燒,雞排妹坦言,有聽到「會有一種聲音說,你現在贏得這麼多聲量,到此為止吧」,她說無法理解,「我贏了什麼,這一切告訴大家,講出來就會遭到一連串質疑,好像你做到什麼程度,都不是合格受害者,就連我這多年公眾人物,遇到這件事我也會害怕、無助,尾牙當下,主桌做十幾個黑道,公關公司不會救我,我知道他們難處,可以體諒他們,為什麼不能夠把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說出來,說出來變成罪人」。

雞排妹說,這件事後很多人說,她開不起玩笑,被摸一下就這樣,以後誰還敢這樣找他主持尾牙工作邀約,但相反的,也許有另外一群人想法不一樣,敢找我的,他們自己就是很乾淨,不會亂來的業主。經紀人康姐補充,剛剛接到一通電話,是微商廠商尾牙主持邀約。事件後雞排妹說,沒有尾牙被取消,因為她本來不是產能很好的藝人,不是像其他人一年幾10場。

她緊接著說,「本來週六中午有一個和總統聚餐,不是只有我參與,有參與小英公益年曆創作,我一直很期待這聚餐,由於哭得太慘,臉腫得跟豬頭一樣,請經紀人跟幕僚說我感冒,就不方便出席,我也是難過沒辦法參與,就算我朋友安慰我要出門,每講一次就難過一次,我已經講麼完全,不只是透過我自己,還透過熱心人,幫我梳理一切文字,再發上來,還有一些記者,到底要做哪裡才夠,我是要示範到哪裡,才符合大家期待」,講到激動處還落淚。

站出替受害者發聲,未來有參選可能?雞排妹語帶保留:「我覺得選舉太累,我認為我當輔助者很適合,要擔參選戰不是我的願望,我一直不遷戶籍啊,台中潭子,每次有人問我是不是要選,我就說沒遷戶籍,若要代替哪個黨選,肯定在北市啊,但因為這問題,死都不遷戶籍」。

雞排妹先前在節目上透露,自己2年前去醫美診所被帥醫生拍屁股覺得滿爽的,對此雞排妹說:「有些事本來就是他可以你不行,我跟那醫師認識多年,確實暗戀他,接觸上就很像一般曖昧男女,不會覺得他性騷擾我,這有什麼好拿來一起做比較,我確實在當下,我是有點暗戀,他對我做這動作,我主觀意識不覺得」。

至於接下來會提告?雞排妹說:「大家都希望郭台銘把他身家捐出給公益團體,難道所以人期許都要出來嗎?那他可以告我啊,我從一開始,我講出來,我不怕未來沒工作,當然更不怕他告我,我就已經講了,不相信我的就算我跳下去,選擇自殺,他們也不相信我。」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中時 )

#雞排妹 #翁立友 #鄭家純 #性騷擾 #尾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