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排妹闖記者會氣氛火爆 翁立友公司上演「調虎離山計」
雞排妹稍早二度回到記者會現場。(圖/許政榆攝)
雞排妹稍早二度回到記者會現場。(圖/許政榆攝)

針對連日來的性騷擾風波,今(5日)翁立友預告將現身說分明,昨雞排妹(鄭家純)放話將到場,今下午2時,雞排妹準時現身翁立友記者會現場,媒體為了搶拍爆發激烈衝突,她表情相當從容,似乎是有備而來,但聽說記者會將結束後,她便離開,而翁立友隨後現身,強調自己清清白白,痛心媽媽為他每天落淚,讓他一度有輕生念頭。

雞排妹日前自爆尾牙場被老闆、歌手翁立友性騷擾,翁立友宣布5日舉辦記者會,雞排妹昨晚在臉書下戰帖「明天見」,今日下午2點左右直衝現場「踢館」,記者會今下午於飯店舉行,雞排妹剛踏進,就被大批媒體包圍,全場擠成一團,甚至還有攝影記者被推倒,還有女性民眾在旁邊怒嗆雞排妹三字經,雞排妹則一副從容樣,面對媒體提問,她甚至拿出手機開直播,完全跟旁人平行世界。

雞排妹稍早現身翁立友記者會現場。(圖/吳松翰攝)
雞排妹稍早現身翁立友記者會現場。(圖/吳松翰攝)

唱片公司稍早出面,用麥克風對雞排妹喊話,稱:「不好意思鄭小姐,我是唱片公司代表,我是懷胎九月孕婦,快暈眩了,你可以離席嗎?希望你們體恤我也是員工」。雞排妹不顧唱片公司,撇著頭繼續用手機直播,宛如她先前所說「不甘我的事」,而雞排妹在臉書上的直播,引來約7311人觀看。

雞排妹稍早準時出現在翁立友記者會現場。(圖/吳松翰攝)
雞排妹稍早準時出現在翁立友記者會現場。(圖/吳松翰攝)
雞排妹一現身,引來媒體追訪,但她閉口不答。(圖/吳松翰攝)
雞排妹一現身,引來媒體追訪,但她閉口不答。(圖/吳松翰攝)

工作人員繼續對雞排妹喊話,直說:「今天是聲明會,不是公審會」,呼籲雞排妹有任何需要擇日再說。對此,現場媒體呼籲雞排妹有事現在說出來,不要讓記者會無法開始,雞排妹此時終於開口,說:「再這樣我就什麼都不說」。

雞排妹現身準備踢館翁立友記者會。(圖/吳松翰攝)
雞排妹現身準備踢館翁立友記者會。(圖/吳松翰攝)
雞排妹昨放話參加翁立友記者會,今準時到場。(圖/吳松翰攝)
雞排妹昨放話參加翁立友記者會,今準時到場。(圖/吳松翰攝)

雞排妹不顧唱片公司、惹惱現場媒體,打算打持久戰,似乎想展現她過人意志。現場人員嗆聲雞排妹,問:「同是女性,我受委屈會提告,妳為什麼不提告?」,「今天是要開翁立友聲明會,還是鄭小姐聲明會」,呼籲媒體幫忙要求雞排妹離開,但此舉激怒現場媒體,記者怒嗆:「這是你們唱片公司要做的,不要利用我們媒體」,而為了該名懷孕的工作人員,唱片公司稍早已叫救護車。

雞排妹後來離開記者會現場。(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臉書)
雞排妹後來離開記者會現場。(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臉書)

見記者會一直無法開始,現場媒體開始問:「豪記,你們可以請翁立友出來嗎?你們有請律師耶!到底在怕什麼?」有人問:「請問如果鄭小姐不離開的話,記者會可以開嗎?」工作人員回:「可能開不下去」,其他人問翁立友不是本來只打算念聲明,可以請律師出來念聲明就好,工作人員回應要到後台跟公司討論,稍後給大家一個交代。

工作人員後來表示,會用直播方式繼續記者會,不願跟雞排妹直球對決,此舉引來雞排妹再度說話,表示:「我今天是以當事人身分出現聲明會,那看到現在這樣,他不願意出面我感到很遺憾,就這樣,如果他們確定要結束的話,我就不在這邊影響大家時間了」,又說:「我沒有要鬧場,我做了什麼?我就是一直坐在這裡,那我們就這樣吧!你們(媒體)辛苦了,可以跑下一個行程了,辛苦你們了」,說完便結束直播,起身離開,沿路依舊遭到民眾謾罵,她隨後搭計程車離開,而豪記宣布記者會將開始,

翁立友與律師合影。(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臉書)
翁立友與律師合影。(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臉書)

翁立友稍後戴口罩現身記者會,表情憔悴雙手合十感謝媒體到來,現場有人高喊:「翁立友加油」,希望他能挺過這次性騷疑雲,翁立友先跟委任律師等合照,唱片公司表示這次記者會開完,將不再對外發表聲明,避免浪費社會資源,一切將將由律師處理,工作人員並問翁立友是否需要摘下口罩?媒體請他卸下口罩,工作人員強調那為了防疫請大家保持安全距離。

翁立友表示這段時間讓大家擔心,對於這段時間紛紛擾擾,他並沒有躲起來,只是很無奈在反覆回想這次性騷事件,思考性騷擾的定義,他原本以為謠言將止於智者,但這想法天不從人願,甚至無法滿足眾人需求,讓他坦言這段時間過的不開心也不舒服,強調自己並不是不勇敢面對,認為自己其實是「受害者」為何要出面解釋此事件。

翁立友強調他是受害者。(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臉書)
翁立友強調他是受害者。(圖/翻攝自中時新聞網臉書)

翁立友強調整起事件非他引起,身陷性騷疑雲自己從未想過,再次強調自己非常痛苦,從過去到現在、未來,從來沒有對任何女性或男性有不舒服的舉動,若對方覺得有被他傷害,可以請對方提告,他是一個單純的藝術表演者,這是他的工作,他熱愛他的工作。而雞排妹此時回到現場,卻被阻隔在外,不得其門而入,飯店為雞排妹準備別房間,請她離開走廊,雞排妹不甩,回:「我沒有要去小房間,他等等會出來吧」,不堵到翁立友不罷休。

雞排妹重回記者會現場,卻被擋在門外。(圖/游定剛攝)
雞排妹重回記者會現場,卻被擋在門外。(圖/游定剛攝)

翁立友強調熱愛自己的工作,如今卻全部變了調,表示性騷疑雲爆發後,母親相當傷心到每天以淚洗面,讓他直言相當不捨,也對不起母親,自己卻連想自殺的權利都沒有,不禁反問自己:「為何沒有權利?」

翁立友表示,此事讓他想到阮玲玉的話「人言可畏」,在這事件中讓他深深體會對方當時的無奈,他發覺輕生不是唯一的路,「因為做了這件事,『翁立友』三個字就不是清清白白的了,我的母親就永遠抬不起頭了,所以我沒有權利做這件事」,會為了家人努力堅強。接著強調雖無法要求雞排妹道歉,但卻能交由司法還他一個清白。

翁立友說,自己有兩個夢想,一是希望讓他的媽媽這輩子過著安穩的日子,別讓她抬不起頭;其二是討一個老婆,「她的老公是清清白白的」,「我希望以後我的小孩,他的爸爸是清清白白的,難道這次事件,我不是受害者嗎?」更表示大家對此性騷疑雲存有的疑問,也正是自己應該要去跟法官說明的。

對於本來想直球對決翁立友卻被碰釘子,雞排妹稍早無奈在外面說:「他就是加害人,他的朋友就更是加害人,而且他的朋友已經道歉了」,今天雞排妹特別來跟翁立友同場,雞排妹說:「剛開始他因為我在場,遲遲不敢出來」,後來翁立友看她走了就舉行記者會,雞排妹立刻回去想再見翁立友,兩人卻隔一道牆無法對質,令雞排妹十分無奈,「他讓所有工作人員不讓我進去,這是什麼意思?」

媒體問雞排妹對翁立友說是受害人有什麼看法,雞排妹說:「應該是要問他到底為什麼不敢跟我見到面?為什麼不敢跟我對話?我人就在這裡,然後(翁立友)離開是用逃跑的」,問雞排妹是否仍不提告?她回應:「我已經完全表述過我的立場了」。

雞排妹更說:「他們一直說他們有影片,為什麼不拿出來,剛剛有播影片嗎?因為他們有的是片段影片,但片段影片可以證明我講的文字的過程都是真的,因為他們怕把影片拿出來,就可以看到他改了歌詞,他對我說要為了我開一間公司,他不敢」。

【現場直播】翁立友陷性騷親曝始末 「雞排妹」突闖會場嗆爆?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專線:1925(依舊愛我)24小時服務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雞排妹ili鄭家純發佈於 2021年2月4日 星期四

(中時新聞網)

#翁立友 #雞排妹 #性騷擾 #記者會 #鄭家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