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該如何阻止崛起中的中國大陸?許多美國人認為某種形式恢復冷戰時代的圍堵(containment)可行,似乎這也是現任總統拜登(Joe Biden)與前任川普(Donald Trump)少數共識交集之一,但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副總編輯兼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Martin Wolf)認為美國難以靠圍堵實現目標,中國最大優勢就是潛力還沒完全發揮。

沃爾夫表示能理解美國的焦慮,他引述的美方文件指出美國要捍衛的重大利益不限於但包括:保持整體經濟和技術優勢、確保美元全球主導地位、保持壓倒性軍事威嚇力;防止中國領土擴張;阻止大陸強行以武力統一台灣;鞏固和擴大聯盟與夥伴關係;捍衛(並在必要時改革)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自由主義秩序。「所有目標都能實現嗎?不,我不認為做得到。」

他指出美方的許多論點都基於冷戰經驗,靠圍堵還有市場至上的資本主義體制壓倒蘇聯,但中國大陸和蘇聯完全不同,強大得多,有更成功的經濟、更有活力的技術產業、更龐大的人口、更有凝聚力的政治制度,以及更稱職的政府。事實上中國對市場的熟稔與運用並沒有落後西方太多,而其體制在疫情下所面臨合法性危機遠低於歐美。

但沃爾夫認為,這些都還比不上中國未展現的潛力,「中國面臨巨大經濟挑戰,但它不必把所有挑戰都管理得很好,就能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目前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人均GDP(生產總值)是美國1/3(2000年約僅美國8%)、歐盟的一半。假設到2050年,中國人均GGDP能達到美國一半,屆時中國的經濟規模就會等於美國加上歐盟的總和。」

他還以圖表指出,中國雖有人口老化、出生率下降危機,但仍將多於美國加上歐盟,這種量體效應難以改變。

還有2點讓圍堵難以執行。其一是中國經濟與世界高度融合,沃爾夫認為這雖是中國弱點的根源,但也是影響力的根源,中國市場對許多國家都產生吸引力,許多學者都強調大多數國家都希望中美關係良好而不願選邊站。

此外是美國自身因素。沃爾夫認為美國在過去20年,尤其是川普(Donald Trump)任內的4年,已經自毀其理智、正派、可靠,甚至是遵行民主準則的聲譽。他質疑,美國常說中國須成為「負責任的大國」,但在伊拉克戰爭、次貸危機引爆全球金融海嘯、川普政權後,美國本身還是個負責任的大國嗎?

沃爾夫稱自己並非販賣焦慮,只是認清現實,他認為應對中國,美國和歐洲可以由重振民主體制與經濟、保護科技自主性、團結起來堅持民主自由核心價值觀以免被各個擊破、革新自己所創建的全球經濟體制並透過多邊主義來約束中國,明確訂出核心利益並考慮用武力捍衛,最重要的是像拜登一樣將注意力集中在保護所有人的全球共同利益。

他強調,中國與蘇聯根本不能類比。中美間會有競爭,但也必須展開深入合作。意識形態之爭,西方的自由民主仍然更有吸引力,而且中國也沒有展現積極輸出體制或直接干涉他國內政的傾向。西方面臨的真正挑戰「並不來自中國,而是如何在國內恢復價值觀。」

#中美關係 #拜登 #川普 #圍堵 #蘇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