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當前的商業發展環境,疫情是國際的問題,台灣無法置身事外,許舒博分析,疫情下商總不同的會員有不一樣的影響,有的因此得利、有的因此受害。例如,得利的有電器公會、米殼公會、醫藥公會、因為封關,觀光客不來,影響交通、飯店、餐飲、禮品、糕餅等,變成受災最慘的行業、也有因而此創新的行業,如宅經濟的產生,轉型就成為疫情下求生求變的問題。

目前看到的狀況是小店轉型做外賣來彌補、大餐廳有場地的成本,菜可以轉賣,但是場地沒辦法租出去、飯店也是一樣,靠著國旅需求及觀光區還有一些需求、都市內的商務飯店則受創最重,過去就是商務客,現在卻沒了。五星級飯店做不到一般旅遊,也只能做小家庭。即使現在很夯的半導體,想要一下子拉出產能也是不可能,許舒博以自己是台南科技園區的獨董身份指出,半導體投資沒那麼快就看到產能,沒一段時間是不可能。

許舒博認為,當前疫情狀態,要上在今年上半年解除有困難,這跟疫苗製造的速度、施打的速度有一定的程序,要一時解除有困難。台灣對外封關,只能靠國內市場。想賣東西出去,但是又遇到沒有貨櫃的問題,一櫃難求。因為全世界的貨櫃原本1、2天可以下船,現在(沒有人力)要1、2週才搬得完,回程時間就慢了。政府當時要幫忙如何在貨物輸出的這一塊,能找到櫃、而且價格不能漲1倍以上,這樣都侵蝕掉業者的獲利與成本了。

針對持續受到影響的行業,未來會找個時間邀請業者參加,針對業者期待政府能有什麼做為來協助,由商總來扮演中間協商,提出符合業者需求,也是政府施政方向相同,提出新的計畫案建議再推出紓困4.0;許舒博強調,提出的方案在「合理性」上很重要,這是他10多年政治經驗更能夠掌握的眉眉角角。

對於未來台灣總體經濟的發展,許舒博認為台灣的企業再困難的環境都能克服,但是政府要想辦法開放,在可控的範圍內開放,而不是一昧的想要管。常聽到政府單位說我要管理它,卻很少聽到我要發展它,管理與發展兩者是併存的,不能只管理不發展,要想為設法幫企業找出路,而不是讓企業覺得這條路不能走、那條路不能走,最後企業無路可走。應該告訴企業開放這些路,但是提醒企業要走有號誌的路,不能都不開路。

許舒博舉過去幾年台灣的保險業受到很多限制,龐大的資金沒有出路,就是一個案例。也以大陸的電子支付為例,為什麼人家走那麼快,大陸沒規定不可以的它都可以,反觀台灣是沒規定的就是不可以都不可以,但是政府也不幫忙去找出可以的,變成企業不斷去拜託、再拜託、去講、再講,然後才開放,比較保守,台灣需要的是一個比較敢放的人,把行業、產業管死的政府不是好政府。

接下來將施打疫苗,許舒博擔心有疫苗,但是民眾沒信心。除了屆時官員就得帶頭打疫苗示範外,施打疫苗也要框例,若是有(生理狀況)不適合打的人要排除,避免造成負面事件而對疫苗的信心有影響,不是單一的用年齡層概括就施打,必需依每個人的身體狀況。

更多 CTWANT 報導

#許舒博 #開放 #行業 #疫情 #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