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政署刑事局警政監林淵城從警40年,綽號「百猛」的他曾多次偵辦重大刑案和參與驚險槍戰,包括17年前的耕讀園餐廳槍擊案在內,但刑事悍將的他私下書法了得,揮毫名揚兩岸書法展。

民國47年生的林淵城畢業於中央警官學校46期,他告訴中央社記者,自己高中畢業後同時考上師大和警官學校,但因從小常聽家鄉長輩談論刑警除暴安良事蹟和辦案風采,加上崇拜英雄和父親建議下,最後抉擇走上從警之路。

林淵城表示,他於70年自警官學校畢業後接受預官訓,同年、23歲分發到宜蘭縣警察局擔任刑警隊技佐,隔年2、3月便代理鑑識組長,從事警職不到兩年就掛階兩線一,於72年6月正式授階擔任技士兼組長。

提到綽號由來,林淵城說,自己在75年起擔任宜蘭縣警局少年組組長,當時旗下的小隊長年紀都可當他爸,擔心下屬認為他是「小孩玩大車」,所以他在工作上都事必躬親、全力以赴,因此同仁們後來都叫他「百猛」迄今。

鐵漢形象鮮明的林淵城其實辦案心細如髮,他說,早年處理一起宜蘭中正路整排店面火災案時,消防隊和鄰近住戶都認定起火點為A戶,但他勘查發現A戶滅火後又莫名復燃,經反向思考還原判定起火點應為另一區塊,後經刑事局增援警力認同,讓他認為「警察就是要負責還原真相和公道」。

從警40年、征戰無數的林淵城,談到自認歷經最驚險且曾生死一瞬間的案件,就屬曾犯下93年的台中耕讀園槍擊案的林明樺犯罪集團,他們隔年又綁架嘉義縣布袋蔡姓台商並計畫偷渡到中國大陸,警方為解救被藏匿在當時台北縣三芝淺水灣山莊的蔡男,和其中兩名歹徒李嘉軒及黃博廷駁火槍戰。

林淵城說,當時警匪對峙、維安攻堅停擺之際,若無人願挺進談判解決,時間一長就容易擦槍走火,他當時承辦此案且為主管職,心想「我不去誰去」,便舍我其誰、手無寸鐵入屋談判,在被歹徒槍口指著的肅殺氣氛下,他透過換位思考的言語打動歹徒,並找歹徒親友到場親情喊話,和同仁們默契合作下,歷經逾5小時談判才平安落幕。

問到家人是否會擔心辦案安危?林淵城表示,「絕對不能讓他們知道」,自己都是在結案後,才立即打電話報平安。

林淵城就讀警官學校時,也熱中美術創作和美工領域的社團活動,在宜蘭工作時都習慣用墨筆寫公文,曾獲得長官鼓勵學習書法,因此啟發心念,直到92年調職到刑事局中部打擊犯罪中心後,主責10多件重大刑案且經常以辦公室為家,便開始勤練書法紓壓,待靜心後再重新思考案件瓶頸和破案關鍵,有時興起可以一天書寫50張全開宣紙。

無師自通的林淵城是憑藉20年來不斷臨摹古人字帖,才累積如今的書法資產,他認為「文字是傳遞感情的優美符號」,透過臨摹詩詞可增加國學常識和當代背景;除此之外,他也會臨摹近代書法家,以精進所學。

林淵城力求完美,曾有人向他求字「蘭亭序」,只要自覺不好就全篇重寫,最後耗費10天10夜才完工;數年前兩岸警學研討會進行文藝交流,其書法作品也在對岸南京舉辦聯展,另曾受邀在中國大陸澹寧書畫學會畫展、新北市書畫教育學會畫展及海峽兩岸暨香港澳門警察書畫展展出。

外型勇猛且允文允武的林淵城,其實還是個韓劇迷,他笑說,起初是為了和兒女有共通話題聊天,才開始追韓劇,不料現在比他們看得更多,還可如數家珍,鐵漢柔情可見一斑。(編輯:李亨山)1100211

(中央社)

#林淵 #書法 #警官學校 #警官 #宜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