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是否利用管制自身占全球8成以上出口量的稀土來因應美國各種貿易制裁,近期成為焦點,但在稀土之外其實還有1項資源早卡住美國命脈。《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指出,用來開發疫苗、研究疾病的實驗用猴,全美有60%仰賴中國供應,但陸方去年禁止交易野生動物,導致美國各藥商都缺乏猴子來做實驗。

不過這倒不是北京刻意無視攸關數以千萬或億計生命。去年1月,新冠疫情嚴重,由於判斷野味中可能有病毒中介宿主,陸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才發布《關於禁止野生動物交易的公告》,而且該公告內、外均適用。

飼養實驗用猴的湖北天勤生物科技公司銷售經理嚴朔說:「現在不是多少錢的問題。根本沒有動物可以對外賣。」上個月,上海科技創業投資集團總經理沈偉國告訴上海市人民大會,上海3家大型生醫公司去年短缺2750隻實驗用猴,而且預計未來5年內每年短缺增速15%。

Bioqual是負責為強森(Johnson & Johnson)、莫德納(Moderna)疫苗實驗室提供猴子的公司,CEO劉易士(Mark Lewis)稱,最嚴重時大概有10幾家類似業務的公司同時在找猴子,而且價格飆到每隻1萬美元以上。

疫情已經凸顯美國在危機時救生物資,包括口罩、醫療器材、藥品,很大部分掌握在大陸製造商手中,但是猴子問題更嚴重,實驗用猴首選包括食蟹(長尾)獼猴、恆河猴,美國在2019年進口靈長類動物33818隻,有超過60%來自中國大陸,根本找不到替代來源。

美國在1978年以前實驗用猴主要來源國是印度,但後被印度以美國用於軍事實驗禁止出口,從那時起,美國生物科學界合中國供應商建立了長期關係,但近年已因動物權利人士反對變得困難的進口,又因為疫情完全被顛覆。

科學界給聯邦政府建議是建立戰略猴子儲備。圖蘭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副主任兼首席獸醫博姆(Skip Bohm)說,大約10年前該中心就開始討論此事,但是因為育種計畫需要大量金錢與時間,所以未曾落實。他解釋:「我們的想法有點像戰略石油儲備,在某些地方儲備大量石油,緊急情況下才動用。」

由於新冠變種病毒株越來越多,醫界認為疫苗研發競賽可能很快重啟,美國政府應該立即對實驗用猴戰略庫存展開行動。哈佛醫學院病毒學暨疫苗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維(Keith Reeves)說:「猴子戰略儲備是我們應對新冠病毒所需,但我們偏偏沒有。」

即使有儲備也未必可靠。大陸現有4.5萬隻實驗用猴儲備,但是還是有猴子短缺問題。據《紐約時報》報導,這可能是因為研發新冠疫苗需求太大,在美國包括愛滋病等其他疾病研究用動物都已經因為新冠疫苗產生排擠效應,事實上停擺。

美國國家生物醫學研究會主席貝利(Matthew Bailey)已經準備向聯邦政府提出猴子短缺問題,而且他認為解決方案只有中國大陸重啟出口。他表示理解北京當局去年1月頒布的禁令,「那可能是個謹慎的緊急舉措,但現在基於我們對病毒傳播方式的了解,中國似乎應該可以重啟出口。」

此外也有專家認為,疫苗實驗用猴短缺問題,中國並不是主要責任者,而是美國自身。美國有7個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聯邦政府雖在10年前要求擴大繁殖,但並沒有任何追加資金,因此很多中心反而是為猴群採取節育措施,2018年加州中心副主任羅伯茲(Jeffrey Roberts)就曾在研討會警告過猴子短缺,並說:「如果中國停止供應,我們就麻煩大了。」

文章來源:《紐約時報》報導原文

(中時新聞網)

#疫苗 #食蟹獼猴 #中美關係 #動物實驗 #靈長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