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孟達(達哥)27日因肝癌細胞擴散,多重器官衰竭不幸病逝,享壽70歲。2004年曾與他合作電視劇《邊城小子》的杜德偉,今凌晨在社群發文哀悼,追憶2人合作的點滴,並PO出吳孟達送他的書《角色的誕生》,這本書改變了達哥對演戲的整個概念,由最初的「霸」變成後來的「王」,「達哥是我最敬重的一位前輩演員,有幸和他在2004年合作,戲內我們演一對驛城的小品芝麻官,雖然和他相處只兩個多月,但卻在我心中留下了無數點滴,他除了教會我什麼才是一個稱職的演員外,更讓我看到一個真正有俠義風範的前輩大哥」。

杜德偉表示,當時在無錫古裝影視城裏取景很艱苦,「那裏的設備又比較落後,幕後工作人員工資微薄,一天開工時間超過十五、六個小時,六、七個人同睡一個房間,非常刻苦」。某晚寒流侵襲,晚上氣溫下降至零下11度,幕後燈光組和道具組有很多小弟衣服都很單薄不能保暖,達哥當晚很貼心地安排助理隔天一早出城,買回來20多件羽絨服,分派給有需要的小弟們,「溫暖受用的羽絨服讓大家都非常感激,我被達哥的舉動感動了,一直到今天還清楚記住」。

杜德偉追憶吳孟達。(翻攝杜德偉IG)
杜德偉追憶吳孟達。(翻攝杜德偉IG)

他表示,其實拍這部戲對達哥來說並不容易,「第一階段我們在北京一個偏僻的沙漠地帶進行一星期的拍攝,第一天開工達哥便被戲裡一隻駱駝用後腿踢碎了右腳的大腿骨,之後全程都要靠拐杖幫助行動」,但達哥從沒抱怨,每天帶傷準時開工。拍電視劇的過程非常嚴俊,一天會拍攝十幾場戲,有些場次還會出現三、四頁紙的對白,特別是演出主角,幾乎每場戲都會有戲份,經常工作結束、天寒地凍,回到房間裏,在水力不足又忽冷忽熱的水龍頭下落妝、洗頭、洗澡,再算一算睡眠時間已經剩下幾個小時,體力又已非常疲累,隨便洗一洗便去睡覺了,睡前更要把隔天的劇本背熟,所以少不免會有帶劇本進場排戲的需要。

杜德偉表示,在和達哥合作之前,已聽過很多演員朋友說他是一部人肉電腦,從來不會帶劇本進場,「記得那時每朝早上和達哥一起化妝的時候,他會帶着笑容問我第一場戲的第一句對白是什麼?如果第一句對白是他的,他就會主動說出來然後要我接上,但十居其九我都是接不上,因為呆滯的我還在睡眠狀態之中。不過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他不是在跟我開玩笑,而是在鞭策我要我趕緊進入角色的狀態,就像一位高人,願意傳授武功給一個沒有功底的後輩一樣,告訴我這個享盡榮華富貴的歌手什麼叫做拍戲」。

杜德偉記得還有一次,劇組開了一整天的工,進入最後一場群戲,在導演進來講戲前,演員們都會自行商議站立的位置,「我便選了一個自己覺得恰當的位置站立,然後達哥在另外一個位置笑騎騎的問我『德偉,你想最尾收工呀』」?艱辛地拍攝了三個多小時後,一個接一個演員結束了他們的鏡頭後便陸續收工,杜德偉果是最後一個,「到現在還不明白達哥是如何可以把一場群戲的拍攝取鏡,一開始就可以看得四通八達,清楚通透」。這部劇他和達哥的對手戲最多,不管在鏡頭裏看不看到達哥,達哥都會在他對面給來對白,「這個工作態度令我終身受用,在和其他導演和演員合作時得到不少的讚許,不過,在達哥的世界裏這是理所當然的工作態度」。

杜德偉回憶這部劇殺清的那天,自己動了真情,抱著達哥大哭一場,「不知道是因為要和這位亦師亦友的好拍擋分道揚鏢?再沒能每天和他一起化妝?還是拜師學藝終需有下山的一天,要與師傅分別後不知何日再可以相聚」?之後他一直有跟達哥聯絡,「每次找他只要我們都在同一個地點,他都會邀我出來吃飯,感覺就像家人一樣。聽見他離世的消息,心裏面有一種刺痛,卻在我腦海裏出見了一個鏡頭,時光回到我們在北京沙漠拍戲的一天,那天天很冷,我們在沙漠裏拍攝了一整個早上,放飯的時候飯盒已都冰冷,打開飯盒突然吹來一陣風沙,便在涼瓜蛋飯上加料,吃進嘴裏一粒一粒沙子的,我臉上呈現了厭惡和憤恨的表情,然後聽見達哥在旁邊笑嘻嘻的說『德偉,食啦』」。

#達哥 #一個 #杜德偉 #演員 #拍攝